Find this page online at: http://www.chinasmile.net/csnews/business/28001.shtml

川普上任 「中国已做最坏准备」
中国人行货币政策委员樊纲8日接受彭博电视访问时则表示,中国已为川普任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Posted Tuesday, January 10, 2017

樊纲认为,川普竞选时承诺要大搞基础设施建设,这对于那些生产大宗商品的发展中国家构成利多,此因素的作用不久便会显现出来。从长期看,两个货币间的汇率取决于两个经济变数的比较,其一是经济增长速度,其二是通货膨胀率。

他预期,在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内,中国经济增长率会高于美国的近两倍,而通货膨胀率不会比美国高。这些均预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长期变化趋势将是稳步升值的。

川普亚洲团队成形 将实现「亚洲再平衡」

财经网报导,樊纲对彭博表示,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的特别提款权(SDR)后,中国不需要那麽多的外汇存底,「长期来看,外汇存底下降是好消息」。

华府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知名中国问题专家拉迪(Nicholas Lardy)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川普上任后可能会改变竞选中的一些政策观点,变得更加务实,并有可能出于美国自身利益而推动中美投资协定谈判。

拉迪分析说,川普曾发表过攻击北美自贸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TPP)的竞选言论,但从未就谈判中的中美投资协定公开置评,这表明川普今后几年更有可能推动中美投资协定谈判。

他指,美国许多就业机会与贸易相关,企业设备的零部件来自中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徵税的做法会让许多美国企业处于竞争劣势。

在去年12月中国经济年会上,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演讲中援引了「彼得森研究所」的报告,模拟了中美贸易战,三种可能的后果都对美国有非常重大的负面冲击。

第一种,全面的贸易战爆发,美国对中国徵45%的关税,对方也照方抓药,全面的回击;第二种,非对称性的贸易战,中国有选择的採取一些反制的措施,可能威胁终止购买以至抛售美政府债券以及其他金融市场等;第三种,短暂的贸易战,预测估计不超过一年。其中,苹果手机可能成为中国反击的秘密武器。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