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职业 > 教育

亚裔控名校陷困境
2016年6月23日,这一天对所有的亚裔,尤其是华人来说,是令人遗憾的一天。当天上午,联邦最高法院以四比三做出裁决,认为德州大学(Fisher vs. Univ. of Texas)在招生中将学生族裔作为录取条件之一合法,并不违反宪法(lawful under the Equal Protection Clause),这是联邦最高法庭第二次就大学招生考虑族裔而做出判决。

Posted Saturday, June 25, 201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此判决将为很多大学搞族裔配额提供法律支持,而华人控告哈佛等名校招生歧视诉讼将陷入困境。

在2016年的今天,大学还可以根据族裔和肤色来决定是否录取,这是有关美国族裔平等最大的笑话,也是对亚裔最大的羞辱。乔治奥威尔的政治讽刺寓言「动物庄园」,动物领导说,「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不过有一些动物就是比其他动物更平等)」,这句话在美国演出了现实版。

在大学录取考虑种族的政策下,亚裔的孩子必须要比其他族裔SAT成绩多考150分才有机会和他们坐在同一间大学教室里,这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不公现实,但美国最高法院却认为,这是合法、应该的。

在这种政策的逆向歧视下,很多亚裔学生申请学校时,甚至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族裔。2013年,哈佛大学官方公布的当年录取学生中,亚裔占19.9%。但该校在学生入学后又对新生做了一次问卷调查,却发现这届新生声称自己是亚裔的学生比例高达25%。

为什麽会有5%的差别?

只有一个解释。这些学生,在申请学校时,不愿透露自己的族裔,因为他们知道选择「亚裔」这个选项,并不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录取机会,只会让自己被拒之门外,只好直到到入学以后,他们才敢公开宣称自己是亚裔。但这只是被录取的学生,不知道还有多少未被录取的学生不敢填写自己是亚裔。

这件事情发生在21世纪的美国,发生在同性恋、跨性别者都可以满大街游行宣称自己有多麽骄傲的美国,发生在非法移民可以骄傲地公开自己的非法身分,并登上大学毕业演讲台的美国,发生在「排华法桉」(Chinese Exclusion Act)已在1943年被废止的美国。但亚裔,尤其是华裔,却不能在申请大学时骄傲地填写自己的族裔?这是美国的耻辱,这是美国大学的丑闻,这揭露美国知识界的冷漠,这彰显美国政客们的无耻,这更是对亚裔的羞辱。

在平权措施(affirmative action)种族照顾政策庇佑下,精英大学们精心地给亚裔录取设置无形配额。自1990年至2011年,美国亚裔适龄入学人口在20年间大约增加了100%,但亚裔进入菁英大学的数量却在这一时期一直被限制在20%左右。只有对亚裔完全没有族裔限制的加州理工学院(Cal Tech),亚裔录取率从1990年的20%增长到40%,和适龄人口增长符合。而哈佛、耶鲁等常春藤校,一直维持20%的无形配额。

2014年,三位分别来自沃顿商学院、哥大商学院和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的学者做了一个实验。他们随即选择了6500名美国各个大学、各个专业的教授,以不同族裔的虚拟的姓名给这些教授写信,希望做这些教授的博士,并希望和教授见面十分钟。

结果发现,以华人名字发出去的信,收到的教授回覆率最低。华人女性(Mei Chen,虚拟名,下同)比华人男性(Chang Huang)情况更糟。

而23日的最高法院判决,四位左倾的法官却认为这一切都合理。幸好三位较为右倾保守的法官认为不合理。投了反对票的保守派法官Samuel Alito质疑为何这种歧视性政策竟然被支持。他表示,当天的裁决令人瞩目,同时它的错误也非常显着。(This conclusion is remarkable—and remarkably wrong)。

加州华人社区曾经消灭大学入学种族配额制的SCA5法桉,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更应该拿出努力和智慧,让不公平消除。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