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职业 > 教育

上海中产父母的焦虑子女教育问题
「真的不容易」,这是今年中国上海市高中入学考试的作文题目,也是当地考生与家长的心声。说到教育,许多上海中产父母的感觉就是两个字:焦虑。

Posted Friday, June 29, 2018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在竞争激烈的上海,要得到最好的资源,得从小就开始争抢,拚的是父母的口袋。

44岁的叶姓民众是个律师,双薪家庭,唯一的女儿现在9岁。中央社记者联繫上他的时候,他们一家人正要从上海坐飞机到美国华府,因为女儿已报名为期两周的海外夏令营活动。

他列出女儿的课外学习费用:游泳、钢琴、国画、书法、舞蹈、体操、英语,每年约在人民币8万7500元(约1万3300美元)。叶姓民众强调,在同龄孩子中,他女儿的花费算低了,因为没有补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课」和「文化课」。

如果家长的经济收入比较吃紧,通常会补习语文、英语和奥数3门课。

所谓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学校其实是不教的,但因为有很多相关比赛,能在「奥数盃」拿奖成为学生申请初中的利器。也有家长说,小学进入初中时,有些学校的笔试包含奥数,如果先学了就会答题。

「现在的上海小孩基本都是这样在焦虑中成长的。」叶姓民众说。他还有个朋友,儿子才两岁半正准备入幼稚园,已经报名了英语课、「思维训练课」和三门早期教育课。

等到孩子面临人生的第一次大考—中国称为「中考」,也就是高中入学考试,是什麽模样呢?

上海市区一家咖啡馆裡,秦姓民众向记者娓娓道来,她的孩子正在附近的学校参加中考。她说,家长焦虑的原因是,小学升初中时,学校的录取标准不明。官方为了消除教育乱象,近来严禁各种奥数盃比赛,但「没了奥数,学校收学生的标准是什麽?」相关讯息并不透明。

据她观察,很多初中仍进行入学笔试,但是「只做不说」,譬如以「学校今天举行家长谘询活动、游园活动」代替「笔试」。校方、学生、家长一起配合「演戏」,如今只是对各种考试做得更巧妙罢了。

在她陪伴孩子成长的经历裡还发现,家长之间会「谍对谍」,有补习但故意说没有,或故意不说在哪裡补习、请了什麽老师。一旦校内举行知识竞赛,不少家长想办法拿到考古题,一起与孩子准备。

这场看似无止尽的长跑比赛,终点线究竟在哪儿?秦姓民众说:「朋友说,等孩子上了高中只会补习更多,要到高考(大学入学考试)考完那天才会停止焦虑。」

在国内的教育跑道上辛苦竞争,会不会觉得乾脆把孩子及早送出国,教育及生活品质可能更高?她说,以前不这麽想,但现在她会劝孩子还在幼年的家长的确可以考虑及早规划。

除了在国内的各种补习花费不少之外,「最重要的是,我不认可国内的大学教育。」秦姓民众自己后来也在名声不错的学校念了教育方面的研究所,在生活中接触过不少大学教授。她觉得,当今中国大学的品质不值得从小就那麽拚命。

有人说,上海人的竞争是客观环境的竞争,因为几乎每个学习阶段都是用金钱和人脉资源打通的;但个人主观意愿上,上海人其实没有太强的竞争意识。

一些观察指出,上海最有拚劲的年轻人都是外地人,大概因为本地人家有房产,又成长在中国逐渐富裕的年代,因此对工作的态度比较任性。

他们半是调侃半是有感而发的说,上海人因为从小到大「奋斗」得太辛苦了,等到脱离学校进入社会,已经累了,更想要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