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梦醒十分专栏

诗意卡尔加里的雪
雪,飘飘洒洒,无声无息。她脚步轻的像只精灵,一眨眼就能改变世界的颜色。可以把纷飞的雪看做是天使正从我们的头顶飞过,她向人间撒下洁白的花瓣。在宁静和轻盈的雪花中并不觉得冷,不是因为雪是热的,是因为严寒被婀娜飞舞的雪花征服而失去了力量。

Posted Tuesday, February 21,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在卡尔加里的冬季,遇见一场银装素裹的晶莹世界是相当的容易,奇怪的是若想觅见堆堆残雪却相当的难。你看见雪来了,“一片二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 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雪最后藏在了哪里?这样一来卡尔加里的雪和郑板桥眼里的雪一样充满神韵,也变得相当有诗意了。

我小的时 候在寒气逼人的北国生活过许多年,对残雪有着深深印象。积着厚实的残雪内核是让人颤栗的寒气,这种寒气,只有在童年的时候,才感觉的不明显。离家不远处有 一座小山坡,坡几面倾斜的角度不一样,最抖的那一面用来滑雪橇。雪撬制作的挺简单,一对不太宽的木条上各嵌入一条细钢筋,中间再用木板搭上,人在上面或坐 或爬,一人,二人都行,最多三人,从坡上往下冲,速度越快笑声越朗。我都忘了,还是今年欣赏都灵冬奥会滑雪橇比赛时掀起了我对自己这段童年的回忆。邻居家 的二小子坐我后面,我前面挤着小晴,那个时候真的是无邪写在我们的脸上,纯真拉着我们的手。当对雪不再有童真的时候,从心里盼着残雪快点被太阳吃掉,残雪 不尽就看不见春天。依据一个作家的思想说,当一个人对四季的来临区分的特别仔细的时候,人就年长了。我觉得人年长怨不得季节,只是是否个人还能带着童心回 到四季不分明的快乐中去,比如去滑雪橇。

卡尔加里的雪是包不住寒气的,早晨才刚刚被大雪铺了层白莹莹的温床,晚上那雪呢?在太阳的含笑 里,卡尔加里的雪就愿意为春光让步,所以,卡尔加里的冬季便常常有春天偶尔来造访,大诗人雪莱意味深长地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去吧,这句话一 点也不适用于我们的卡尔加里。

卡尔加里是冬天里有春天,春天里有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