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梦醒十分专栏

四月的雨,把我沉醉
当一阵阵清越的鸟鸣从原野传来的时候,你以为春天来了吗?古人言:以鸟鸣春。

Posted Monday, April 10,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在卡尔加里,冬天里小鸟也欢唱。那清脆的鸣叫不断地飞进我的窗口,那鸣声不含糊也不断续,象是一首划过苍空,穿越白雪,穿越森林,穿越江河,穿越草原......最后越过我的窗口,温润我心田的春天交响乐!-----《以鸟鸣春》

按古人所言“以鸟鸣春”,那么春天在卡尔加里便是永生了?而我以为卡尔加里自然的春天蓬勃涌出,草绿,花开,枝条抖新芽,皆因为四月的细雨。

卡 尔加里的第一场春雨在四月来临,它滋润而又温柔,有谁在这样的雨天里撑一把油纸伞?卡尔加里四月的雨,细如牛毛,洒在脸上感觉如丝绢飘拂般的细腻轻抚。四 月的雨,清新,温暖。春天在丝丝雨线中来大地复生。河水清清,树枝吐绿,没有残枝,没有败叶,只有春天轻轻地拍打冬眠的万物。

食人间烟火者都知,比金子还贵的是春雨。卡尔加里四月的雨也如金子么?小雨落下,一路潺潺而去,迎接五月的鲜花,接纳六月的浮云,消退七月的流火,滋生八月的浮萍,让九月收获,在十月里醉倒,然后与俄罗斯文豪一起高唱:

美终究是美
即使是在它凋谢的时候
我们的爱始终是爱
即使是在我们要死的时候

这个世界就这样爱着我们
我用我的手指触你的体温
你那样温暖
因为我就活在你深情的目光里

卡尔加里四月的雨是杯美酒吗,我欲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