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梦醒十分专栏

“冯波之死”给我的感悟(一)
人类每天都有生命在向这个世界做诀别,特别是意外死亡很让人心痛。尤其是在今天,从我们这一群特殊的群体中,出现任何一个非正常死亡事件,我的心都犹如被刀深深地扎了一下,很痛。

Posted Thursday, May 11,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我们是怎样一个群体:以技术移民方式选择一个陌生国家,开始新一轮生活。过去的一切真的是一片过眼烟云,什么都变了,语言,职业,文化,生存环境,一切, 一切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踏上这片国土,我们一无所有。我们不是国内那些贪官,洗钱及精明的生意人带着财富来这里享受安心。我们也不是一群烂漫如春天树 的留学生。我们是一群靠个人技术含量打拼进加拿大两手空空白手起家的一群青春的“尾巴”。奋斗,奋斗是我们移民在加拿大开辟天地的不朽精神。在这条艰辛创 业的路上,好多年轻的生命倒下了,一串名单里,卡尔加里也有一位年轻的母亲就猝死在读书的课堂。

谁在乎我们这个移民群体?我们是漂泊在外 的一群游子,离最无私地爱戴我们的母亲那么遥远。我们即使在这边承受无限的辛苦和艰难,也要对妈妈说,我们很好,很好。我和冯波几乎是同时期的移民。创业 初期最艰难,没有日夜,从头开始,摒弃过去所有的成就感,不得不与小餐馆,垃圾,厕所结缘,要想在短时期内翻身就的拿出以生命做赌注的劲头来,拼命拼命。 我对我自己走过的移民路一点也不想回望,虽然还在继续走。回望比行进在路上可怕百倍。所以,我每次和友人在一起聊移民初期的过程时,我的述说特吸引人,有 些说聊斋的味道,让人听的不眨眼。

奋斗到哪一天,才能有个好的结果?有时总觉得只要再向前迈一步就是个圆满的满足,可就这一步,让我剥了两层皮,还在等待。而冯波走的过猛,过快,猝然间自己的生命就解体了。想想自己也有过那要死的感觉啊。

生 活本身就有一面是艰辛,不幸的是这一面终于有机会朝向了自己。学会调适是保持健康的最好方法,因此我常站在华枫的花园里听风望月思雨,使自己感觉生活依然 美丽,生活的每一面都有动人的地方,让我们更好的体会生活的温馨轻松和快乐。大概是在史铁生的一篇小说里有这么个思想:人生可能丢失和真正要寻找的都是爱 情。细想想可能这种寻找指的是种理想。移民路上我们努力了,成功更好,接近了自己的移民理想,值得骄傲;不成功,也用不着泄气。平实而又快乐的生活并不排 斥洗碗的职业。快乐和财富与工种不成比例,它与我们的心态成正比。生活的幸福与否取决与自己是否快乐。

我到今天才终于明白快乐是美的一个 分支。《论美》这本书里说:“美的特点并非刺激欲望或把它点燃起来,而是使它纯洁化,高尚化。”保持快乐就是使生活纯洁和高尚的过程。所以,我觉得也用不 着与有了成功基业年薪在十万上下的人之间接受刺激,这些人也别把这种自豪感常挂在嘴边,瞧不起年薪五万的家伙。五万的家伙也别看不上三万的,以此类推,大 家平等吧,把互相帮助常挂在嘴上。伟大的俄罗斯诗人叶赛宁说的好“剖开自己柔嫩的皮肉,用感情的热血去抚慰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