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片儿刀专栏 > more articles

片儿刀专栏

Continued from main 片儿刀专栏 page.

[屯上人家] 8.1 来电之后
[Aug. 23, 2005] 祸从天降,爱民屯夏季最热闹的长周末到来之际爱民屯里却闹起了停电,这可给即将志得意满踏上班芙之旅的老杨支书烙上了一块重重的心病。停电导致大家无处可 去,有乱窜的几个村民跑到家园网上发牢骚,发牢骚的结果是群众的集体智慧最终发明了“他奶奶个熊”这一骂娘最高境界。好在还没等骂出来,电又给来了。
 
片儿半仙算卦记
[Aug. 23, 2005] 昨天差点酿成大错,拉了半车的volunter和家属,跑到服务中心去坐到野鸭湖的shuttle,没人!小陈和小陈的老婆四只眼睛同时瞪着我,有没有搞 措?服务中心是这儿吗?我心虚,喃喃自语,应该没错呀,产前辅导班和周末中文学校不是都在这里吗?难道服务中心还有两个不成?
 
加拿大的一天
[Aug. 23, 2005] 早上七点,准时醒来。说是被吵醒,不如说是被烦醒。收音机里的嗓门,每天都像是刚被人抢了钱。
 
一波三折 好事多磨 北屯聚会 又见湿人 ----记北屯社员第三次周末小聚
[Aug. 23, 2005] 俗话说事不过三,聚个一次两次大家乐乐也就可以了,三个星期连着聚三次是不是有点太过频繁?我去鸡儿啃泥村的路上手心也捏一把汗,一到场地果然发现,没人!一村之长刚刚上任没几天,就遭遇到村民集体消失,这实在是一件很令人悲伤的事。
 
北屯社员第二次聚会暨鸡儿啃泥村挂牌仪式纪实
[Aug. 23, 2005] 昨天北屯社员们的第二次聚会,令人高兴并感意外的事情接二连三。
 
410巴比扣油侧记
[Aug. 23, 2005] 欣闻又一界巴比扣油(Barbecue, 或B.B.Q.)大会近日于野鸭湖举行,昨日清晨与友邻HM老兄共驾一车,同携爱女,乘兴前往。移步野鸭湖畔,一轮暖日初升,一阵清风徐来,一片春意盎 然。想起去年此时此地,也曾“聚众会于湖”,当日之会众此时或迁徙,或隐居,今日之聚者不知又为何方神圣,顿发感慨
 
[屯上人家] 老村长
[Aug. 23, 2005] 昨天的啤酒大会,没看见老村长。去年村委改选的时候,连任八年的老村长已经做了一次发自肺腑的告别演讲了,以为他真的就此退隐了,但冬天去滑冰时看见孤零零的小房子里还只是他一个人在值班,看来老村长是余热尚存啊。
 
[屯上人家] 啤酒大会
[Aug. 23, 2005] 下午文思沟举行啤酒大会,想着天公不作美,没人去吧?让人大跌眼镜的是300多人的大棚里居然也坐满了!高兴的文思沟村长窦大卫乐得合不拢嘴,老窦是去年才上任的,大棚聚会是他从临村学来的,结果一炮打响,我们社员对大卫还是很给面子的。
 
点炕亩时代
[Aug. 23, 2005] 金小鹏真把那两位漂亮美眉请过来和我们坐到一张饭桌上时,我反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看得出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梁总多少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语无伦次。 被盛情邀请过来的两位美眉可能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落座之前郑重声明,“说好啊,AA制。”金小鹏不住地点着他那头上没几根毛的脑袋,嬉皮笑脸地直说 没问题没问题,好像一只撒欢摆尾巴的京哈,我心里直纳闷这两位漂亮美眉怎么这么容易就上了他的道儿。
 
我的女厕所情结
[Aug. 23, 2005] 大三时全班去成都实习,一个满街都是麻将和茶馆的地方,人间天堂。入乡随俗,把麻将直接搬到宿舍,日夜酣战,学习了不少麻将文化,女厕所也是那阵子学来的新名词之一。
 
给大家唱段rap
[Aug. 23, 2005] 那天应邀参加双语高中麦纳利的毕业典礼,回来后抑止不住兴奋唱的一段rap.
 
打分归来
[Aug. 23, 2005] 没想到咱爱民屯的公立学校中文教育居然堪称全北美第一!12所双语学校从小学直到高中,孩子保持了文化传统的同时,中文课成绩还能记学分,对上大学都有帮助,所以在双语初中任教的细雨老师邀请我去观摩她们学校的学生中文演讲比赛时我当时一口就答应了,后来......
 
我的洋哥儿们老戴
[Aug. 23, 2005] 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五六年却总是发不了财,后来有阵和人合伙做公司,没得工资发不说,还几乎把一半家当都搭了进去。最后老婆死活不原意再给我多垫一分 钱,没法子,我只好接受现实,算算存款,交技术移民的申请费差不多刚够,想着这辈子也就算是穷鬼一个了,早早远遁他乡海外隐居算球。赶快把移民申请递了上 去,同时再精心准备准备简历,四处找找工,弄个老老实实挣工资的活安分守己地先混着吧。
 
我的哥儿们黄胖胖
[Aug. 17, 2005] 黄胖胖是独生子,妈妈是县医院的护士长,专业技能加上无尽关爱使得黄胖胖从小被养得白白胖胖。身材虽然看着臃肿一些,但黄胖胖的身体素质一点不差,足球场上跑得尤其飞快。暑假里我们一起骑车去城西二十公里外的张家山玩,路上不带歇的,都是一口气骑到。

Continued from main 片儿刀专栏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