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马铭专栏

北约全球化的对比阅读 -兼谈有关中国发展的对立观点
 

Posted Monday, December 11,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作者:马铭 于2006年12月

我是不太明白国际政治的,不太明白大国之间的纵横开阖,如果国家、民族、民主、人权、宗教信仰等等名词再揉和到一起,那就更不明白了。

但是天下高人众多,却可以把国际政治谈得语重心长,谈得眉飞色舞。

近日,看到两篇观点截然相反的国际政治分析文章,两篇有关2006年底北约首脑会议的时事分析文章。

一篇是《牟传珩来稿:“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见12月4日万维读者网读者来稿),另一篇是作者署名辛一山的《笑看 “北约全球化”》(见12月1日联合早报读者来稿)。

《刺激中共神经》一文起势笔力雄厚:

世界瞩目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首脑会议,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召开,来自北约26个成员国的11位总统、15位总理及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出席这次为期2天的会议,探讨美国提出的“全球伙伴关系”计划。这是北约自2004年实现最大规模东扩以来,首次在位于东欧地区的新成员国举行首脑会议,颇具耐人寻味的象征意义。这次会议令中国官方十分敏感……

《笑看》一文简短但直点主题:

看到新华网的报道:美国拼凑“全球北约”,不禁哑然失笑。看起来美国人是更加的没有自信了。用更加这样的词是有含义的。

《刺激中共神经》一文结束在:

只有每个国家都能崇尚自由,尊重人权,实现民主,世界才有可能真正和谐。中国政府对此心知肚明,所以应当端正心态,拒绝对抗,参与合作。

《笑看》一文的结尾轻松语调中话中有话:

美国的局促和多变说明了它现在非常的难受。北约的行动还是会以欧洲为主,现在北约的强大压力会激起俄罗斯的强力反弹,俄罗斯的行动够北约忙的。“北约全球化”只是美国一相情愿的构思,此事我们可轻松的、从容的面对。

两篇文章角度不同,但立足点都在中国。

《刺激中共神经》一文的作者牟传珩,被亚洲民主亚洲基金会等团体誉为“中国青岛的民主运动者”(是不是改称民主运动在大陆青岛的伟大先行者更好些,更有气势?),牟传珩曾经作文名曰《高扬“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人类“类”化意识的政治自觉》,也曾创作文字《一篇划时代的民主宣言──陈水扁藉就职演说教化江泽民》。在《刺激中共神经》应该作者信奉的“人权高于主权”原则在国际政治中的运用和分析。牟传珩自称是“求真求实”的大陆布衣,在《刺激中共神经》一文中,作者确实求真求实、不讳言不忌文,他直接了引述布什在2004年连任演讲中精彩的演讲,“在全球范围内推进自由,向独裁宣战。”布什总统的讲话为全球北约奠定了基调……进而真正迈开全球北约的步伐。作者高兴地看到,“这”就令不赞同西方价值观的中共当局,大有被围堵之感而坐立不安的,于是便难以掩藏“大国崛起”的心态焦虑。

《笑看》一文是从国际战略来分析隐藏在北约全球化背后的美国、欧洲、日本及俄罗斯和中国的变化关系。作者是辛一山,其资料不详,但是从网络搜索的结果来看,应该是一位近年来勤于笔垦的作者,有大量杂文出现在网络上。《笑看》一文的思路是:美国原来就非常的不自信。制造一万枚核弹就是最好的证明,要五百颗或者是一千颗核弹就足够了,造那么多核弹有什么用?而“北约全球化”是美国更加不自信的表现。国家跟人类似,在没有自信觉得力量单薄的时候就急忙寻找帮手,所以“全球北约”的提出可以看出来美国完全对自己的能力丧失信心,他们再也不是苏联解体后信心爆棚的美国人了。《笑看》一文举例道,当希拉克总统在首脑会议上声明说北约不应该向亚洲扩张,北约只是欧洲与北美的联合防御机构,在电视上可以看到布什总统在希拉克讲这话时的脸色相当难看。

《刺激中共神经》和《笑看》二文的基调都是“积极向上”的,一个是看到人权在全球即将到来的胜利,一个是用轻快的笔调揭开了美国强大后面不安的信心。一个是借北约首脑会议畅想世界上的独裁野兽被民主文明所围攻的美好前景,督促中共认清形势;一个善于揭开北约内部国与国之间的潜在矛盾,以图从中找到解决美国围攻战略的破解之术。一个的文风是高扬的,“中国政府应当端正心态,拒绝对抗,参与合作”,大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让民主的红旗插遍全中国”雄伟气势;一个的格调挪谕的,“北约全球化只是美国一相情愿的构思,此事可轻松的、从容的面对”, 国际纸老虎不过如此。

牟传珩曾因鼓吹政治异见不容于中国大陆政府而被捕,2004年被公安释放。从其文字来看,大有“我是布衣,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味道。出狱后,这种气势更加显扬,其潜在的资本更加雄厚,越来越具备足够的资历去筹划中国的未来了!

辛一山,从其时事政治分析文章来看,应该是“中国愤青”中的一员。这种中国愤青被中国之外的观众解读为潜在的民族主义危险。此人行文不长,喜谈国际时事,国内政治也有专篇。牟传珩谈人权谈民主,辛一山也谈,一篇署名辛一山的文章《中国腐败缘由考略》谈到了“权力没有受到限制和监督”,谈到了“促使官员们转向为大众服务”。

看来二位作者都是有“实力“的中国大陆布衣。一个洋气些掌握着人权这个最高话语权,一个略有土气时刻不忘老话题“为人民服务”。

现在这年月,针锋相对的观点越来越多,各种主义也越来越多。具体到中国事务上,可以看到一个趋势,大家已经不满足于“含糊地共用一些词语了”,而是明明白白地大张旗鼓地作不同的宣传。例如,中西里外左右都愿意谈民主平这几个词,一些宣传力量也有意混淆其中的分别,但是现在有人明确指出:

对现在居住在西方自由国家的来自中国大陆的人人来说,有两种对立的“民主”,一种是追求保护少数基本人权和认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的“民主”,另一种是主张多数对少数实行任意掠夺和侵犯的多数暴政和追求人人物质享受和物质分配平等的社会主义“民主”。这里,前一种“民主”是今天我们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理解,或者说这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真正涵义。后一种“民主”,不应该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涵义,或者说根本不应该是以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为基地的“中国民主运动”各团体和个人所认同和追求的“民主”。(见2006年11月正义党 崔光杰《我们有必要给“中国民主运动”划一道分界线》)

以上这段文字点出,中国大陆有两种民主,请大家不要搞混了。类似的情况,细心的读者应该发现国际政治观也有两种:

一种是“英明伟大的理论家”曹长青先生指出的中东问题的症结是民主和专制的对立,是“先进和落后、文明和野蛮的冲突”,要用军力铲除所有的恐怖组织;另一种是中国愤青和官方的语调,中东的局势是巨无霸帝国的石油利益使然。

以此类推,大家应该还看到过或者即将看到:两种全球化观,两种人权观,两种经济改革,两种政治改革,两种历史观,两种文化观等等。

立场从来分两立,观点宣传不针锋相对便没味;只是希望读者不是垃圾倾倒站,历史文化、社会文明不是大酱缸。

有人会问,你卖力地对比了两种对立观点,那么你的立场是什么呢?我的回答是:我觉得 “北约全球化”这种说法太有意思了,为什么不直接呼吁“建立紧密地团结在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化组织”呢?

附:

北约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简称,1949年成立,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sation,NATO。北约曾被称为北大西洋联盟或北大西洋集团。

1996年,美国就有人提出使北约全球化。理由是,只有当北约能够在海湾地区或东北亚的军事危机中采取军事行动时,才可能得到美国的持久赞同。

2006年9月,美国《外交》杂志曾刊登《全球化的北约》一文,主张北约成员国的大门应该“对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国家敞开”,以及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理事会”,使北约的合作伙伴“遍及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