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马铭专栏

未来民主社会没有政党制度
这几天,众网友在天下论坛热烈讨论民主问题,特别是中国台湾省的民主问题。因此也来凑个热闹。

Posted Monday, April 9, 2007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小序]
说民主,道政党。
这几天,众网友在天下论坛热烈讨论民主问题,特别是中国台湾省的民主问题。因此也来凑个热闹。

本文原是早前与网友“无数人派”讨论“牛克思主义”而写就的。“牛克思主义”的主要要点是:

法律为王:科举+选举+县郡制:三权分立消灭政党
其中也涉及到了两个问题(应该可以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两个基点),一是经济发展问题;二是道德问题(教化问题)。

无数人派小结为:
“三权分立+选举+科举+直选末尾淘汰制度+海岸法系民选独立司法+新闻言论结社自由”

当然了,这是典型的“草根理论”,按网友无数人派的讲法,你也可以称它为羊克思主义,驴克思主义,这些都没关系。有兴趣者看一看,没兴趣者把它当非驴非马的东西略过也就算了。

以下文字,由讨论“未来的民主制度沒有政党政治”而引起。

[正文]

中国古代王朝,有没有党争? 肯定是有的,但是没有明确的现代意义上的政治党派,而更多地表现在围绕利益形成的派别,这些派别有时是很短暂的,只是暂时的势力联合,有时是查对较长的,往往围绕朝中某一两个实力人物而形成。

为什么形不成明确的党派,因为上面有个皇帝。人们常说“家天下”,那么作为臣子的政治人物们,你们怎么能结党营私呢?这就形成了中国人比较根深蒂固的对政治派别的看法。

在此,多谈几句“家天下”。实际上,家天下这种叫法也不太准确。中国王朝的更替还是比较频繁的,从刘家换到李家,臣子作了皇帝,世袭弟子被灭门。一些绿林好汉甚至清楚地说到,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对于由儒学培养出来的读书人来说,虽然忠君为第一规矩,但是,“替天立道,为民立命,为百世立太平”这种思想,却是正统儒学历经多少家皇帝统治而始终不变的第一要义。一些忠直的谏臣对皇帝的规劝往往就是“如果这样,就要危险到江山社稷”,言下之意就是说现在虽然是你家天下但是明天就有座位换姓的可能。对于前朝的读书人来说,前朝已亡令人怀念,但是只要新朝所做所为能得人心合儒学认可的道义原则,这些读书人照样会出来为新朝做事。忠义与天道,在儒家读书人来说,是辩证的统一。


现在回头再谈“家天下之下臣子怎么能结党营私呢”。此中,除了皇家的制约外,其中还有更重要的内因,即社会意识形态的看法,主流的儒学认为,人类是遵守天道而形成的一个有机体,其核心是“家”。由家及国,修身齐家平天下,是儒家读书人的理想境界。在家,父子关系最重要;在国,就是君臣。下孝上亲,这样才能保持家庭祥和;臣忠君亲,国家才能稳定。父之亲,在于血缘亲情;君之亲,在于视民如子,亲民恤国,爱护民力。家是儒学核心之一,这是长期以来形成的中华文化与众显著不同的特点。

在家里,同为血亲,你怎么能结党营私呢?于国家,同为辅助天子治理国家为民立命的人臣,你怎么能进行朋党之争呢?这也就是儒学常告诫读书人的一句话“君子群而不党”的原因。

以上是从义理上进行的理论分析,而实际上,在中国王朝中,虽无明显党争,但是相互勾结共谋私利的事却是很多。后人批判道,虽以德治国,但是内部权力纷争,黑幕重重。

中国传统的建国原则是放在高尚的道德基础之上的(即天道为基础,注意天道不是神道),虽然大家都清楚,人中圣者少,营私事情多,存在明显的周期败坏现象,但是只要这个天道在,那么败坏终归有结束的时候,政治总是有清明的时候,天道总是有显扬的时刻。


随着汉后佛学的逐渐兴盛,中国社会意识形态中又引入“因果报应”的因素。孔子告诉弟子要为天道而牺牲,即教导人们尽量守天道(守孝道顾忠义),希望天道在人间常转不衰,这是孔子理想主义的表现之一。而佛教中却明确指出了因果点明了报应,于是给那些总是努力但是总是发现理想与现实差距很大的人们以一个慰籍,即天理人心在谁也逃脱不掉,这种因果报应对营私者是一种警告,对君子是一种提醒。

其实,为什么佛学与中国传统社会结合得那么好,不仅是因为因果报应,而且更主要的是佛学讲求一种修练,一种显人之本性恢明人类“良”知的修练,修练成功者可谓之佛。佛者,知者、觉者,根本摆脱了人类营私的原和因。在中国人的社会里,人人都希望“公”无处不在,但是事实却往往相反,有时你自以为执公义而事实上却伤害了不少无辜之人。因此,佛学干脆摆脱了人间这些事事非非,求一个回归本性,超脱尘间。从人类对生活的根本追求或者说从哲学意义上,佛学给中国传统的读书人又一条认识 “天道”、追求“天道”之路。近代以来,面对着强敌侵入河山破碎,大陆中原的佛教高德,提出了“人间佛教”明确口号,佛教不仅求得是一个自了汉,而是积极入世,通过教化、通过感化来帮助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可惜,近现代以来,民族危机和社会动荡,西学日盛,使佛学被迫退至一隅。现在大陆的佛学,仿佛回到佛教在中原最初传播的时刻,有香火无高德,有寺庙而无丛林(古代佛学兴盛之时,高僧经常开坛讲座,经常演讲之所还被建起了丛林,就象现代学院一样,众人聚在一起共同研习)。也许,现代佛学在中国,只是一种暂时的状态:重新认识自我、重新积聚力量。

 

现代意义上的政治党派,是来自于西方。欧洲中世纪以来,人们重新发现了古代希腊罗马文明,并借此来摆脱宗教统治,摆脱政教合一,摆脱“神道”(注意,神道不是天道,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并没有出现过大范围内的神道统治现象)。在新技术和新兴资本阶层兴起过程中,传统的皇家士族、封建土地拥有者与新兴的资本投资阶层进行长达百年以上的利益较量和斗争(注意:中国王朝制度也不是西方学术意义上的土地封建制)。利益如何分配,位置如何排列,地位如何确定,就成为斗争的焦点。在斗争过程中,逐渐产生了上议院下议院,逐渐产生了司法行政分立。从欧洲到美洲,当欧洲的清教士来到新大陆后,内心虽然依然信奉着基督,但是更多是喜悦,摆脱了传统的压制,开始建立自己的新家园,散落在广大土地上的一个个家园被建立起来了,这些家园的主人们虽然每个人拥有的园子不大、园主的力量也不强,但是大家联合了起来,进行独立革命,终于摆脱了欧洲宗主国的制约,打跑了想搞现在果子的欧洲原贵族们。独立是独立了,但是应该建立怎么样的一个国家?既然大家是联合起来进行战斗的,那么出于利益均衡、利益共享的原则,在以各地自治的基础上,在充分维护各个家园主人的利益基础上,建立联合美利坚国。各个园主虽然是自治,但是大家也清楚联合的作用大,于是在美利坚国内部进行合纵连横,于是美国历史上的各个政治大党逐渐也就形成了。

 

一位网友说道:
“结党是人类的天性。为了共同的利益肯定要结党。即便制度上不叫政党了,实际上也一样存在。政党存在实际上使斗争简单化,没有政党各自为政反而容易陷入无序状态。政党是有存在的道理的。”

而网友无数人派说:
“现有选举制度以政党互斗竞争为基础,来源于古代的武装夺权,即使是现代,在条件不好的地区,也极容易重新转化为武装斗争,政变,至少是恶斗。未来的民主制度应该放弃这种方式”、“没有了政党政治,用不著党斗来消耗社会资源,用不着周期性的竟选社会动荡,政府倒台”


不同的网友,对政党提出不同的看法。没有对错,只有不同的环境和各种制度实施之初的条件不同。


现在的北美政治以自治为其原则之一,但是,存在不存在自治被冲击、移民中存在着的不同文明被重整的可能性呢?美国是个年轻的国家,1980年代被美国学者提出来的“文明冲突论”的意义不仅在于世界范围内国与国的政治斗争,更深的考虑却是在美国内部如何整合各种不同的移民人群。在这种整合过程中,自治原则会不会被逐渐淡化?

加拿大的魁省搞独立(大家应该都清楚自治不等于独立,主体意识不是分离),70年代主张独立的魁人党,这是一个地方性政党,随着它的组建并上台,70年代后期在本地区通过强制立法把法英两语混杂变成了一语独大,然后80年代又搞出公投题目含糊的独立公投运动。80年代后期,魁人党不满足于地方上政治斗争舞台,由其主要精神领导人物组建了一个全国性的政党魁人党团,意即在加拿大联邦范围内为争取魁省独立而进行政治活动。现在魁人党团在联邦议席中拥有的席位虽然不到 1/6,但却是国会中第二大在野党,对执政的少数党政府颇具“危胁”。魁省主张独立的势力先后建立地区性和全国性政党来鼓动独立,这是一个典型的现代政党如何产生和如何发挥作用的例子。

中国的台湾省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大家都在说台湾乱象,其实是在说,两个主要的拥有不同意识形态的政党展开了 “你死我活”的斗争,从现象观察来说,后建的民进党更具“角色凶狠”的特点。我看,老大难“国民党”要不争取优势选举胜利,要不举手投降主动放弃本党意识形态和宗旨,除此以外是很难与民进党在同一朝野共存的。对近来的台湾的政治发展形势,本人有一个不成熟的观点,即“民主与独裁只有一步之遥,独立与统一也只是一念之差”,在此分别送给阿扁总统和马英九主席。关于台湾政坛,大家都比较熟悉,本人就不多言了。在此,只是说明政党是如何制造社会动乱的,在某种政党斗争中根本不存在民主协商和平共处等现代民主原则,有的只是消灭异己、同一类型的政党独占全部天下的政治局面。其实,社会不稳定,整个地区发展方向不明确,必然会导致政治倾向根本不同的政党们在百姓面前恶斗。所以有些台湾的年轻朋友说,不管是蓝的绿的,都滚出台湾最好!

由政党谈到了中国传统社会,谈到现代政党制的一些现象,碎碎絮絮,见笑于方家,权当作一个背景文字,仅供各位网友参考。

作者: 马铭 于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