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马铭专栏

令人难于理解的陆川《南京!南京!》
有些事不能较真,因为一较真会真把你气晕。

Posted Wednesday, June 17, 2009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举一例子:

<<陆川:重审南京公案>>

这是出现在2009年5月11日人民网上的标题新闻。人民网是由中国人民日报举办的网络媒体,应该是铁打的中国主流媒体,但是竟然也用这种标题来哗众取宠。南京大屠杀是个铁案,这是由当前世人所掌握的历史资料和依然幸存的真人资料所公证了的,无人可翻案(尽管日本军国主义复兴势力多年来一直在否认)。所以,读者一见“重审”这个词,第一反应就是南京大屠杀这个史实有问题,现在要重新审视,甚至要重新审理了。

人民网之所以出现这种标题,是为中国第N代新电影导演陆川的《南京!南京!》造势。此片于2009年4月22日在中国大陆公映。影片公映后,一时舆论纷纷,总得来看,官方主流媒体执肯定态度,比如人民日报上出现了这部电影的专访报道,题目是《电影,<南京南京>用文化融解坚冰》(作者 李舫);反观民间言论,特别是在网络上,却有出现了不少骂声。

在此,我们暂时放下这些截然不同的反映,先看一下2009年4月的一些相关政治新闻:

2009年4月29日日本现首相麻生太郎访华,30日晚麻生太郎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此次访华在经济、节能环保、信息技术领域合作与促进两国人民交流等三方面取得重要成果。据中国主流媒体报道,麻生这次访华团队阵容强大,人员涉及外事、经济、农业、环境等多个领域。

但是在同一年的5月1日,日本首相结束访华的第二天,日本交流协会驻台北事务所长斋藤正树发表演讲时,公开宣讲“台湾地位未定论”。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核心就是在日本殖民结束以后,台湾的归属一直没有在所谓国际法理中得到确认,所以台湾是一个无主之岛;这种未定论是台湾本岛台独分子进行台独活动的重要理论根据之一。

按中国人的思维就是,既然你要表示对华友好就应该起码在一定时期内保持友好言论一致,但是在首相访华之后,日本的高官就在中国敏感问题上发表极具侵略性的言论,这种不一致,是说明了日本政坛的现实复杂性呢,还是说明了日本外交政策的两面手法,或者按流行理论讲就是“日本是民主国家,言论自由,三权分立,各级官员没必要与最高长官言行一致”,这种流行理论,信乎!?


现在,我们回头再看一看引起争议的《南京!南京!》。这部电影按导演的本意就是“力求真实还原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尽力挖掘日本侵华军队中具有“人性”的一面。全片采用黑白色彩,从一个日本下级军士的角度来讲述南京大屠杀。关于这电影,陆导演讲道,“一部以中国民众的抵抗意志和一位日本普通士兵的精神挣扎为主线的电影,提供出一个与以往的历史叙述完全不同的南京。”“我要讲述的,不是单纯的施暴者和受暴者之间的故事,而是两个民族的共同灾难,这关系到我们以何种心态重读历史。”

以上是导演的自述语,但是观众的观后感是什么呢?请看一则:

相比起以往作品,《南京!南京!》降低了民族情绪,赋予了日军人性化的东西;但在对中国人的形象塑造上却明显跟不上对日军的拔高程度———过早牺牲的陆剑雄远不及有血有肉的角川,“小妹”的一段越剧小曲明显敌不过日军鼓点阵阵的跳丧舞,打着麻将的金陵女子更无法匹敌跳着“田乐能”的日本男 人……(2009年04月23日,金羊网-羊城晚报)

这一则观后感基本上对这部影片持批评态度的。当然也有不同的观感:

相较于以往的同题材影片,《南京!南京!》是一种进步。它把侵华日军还原成人,很多时候采用了一个日本士兵的视角来经历南京大屠杀。这表现出中国人已经有觉悟从更高、更开阔的视角来看待这场战争,而不仅仅着眼于民族情绪。(邵梓恒,2009年04月23日,金羊网-羊城晚报)

这后一则基本是对这部影片持肯定态度的,而且还对这部影片的意义进行了“拨高”,赞扬这部影片对多年的中国民族情绪进行了“纠正”, 中国人应该有觉悟来看淡、看远半个多世纪以前的那场侵略战争和血腥屠杀。

如果你不赞同这位邵姓观众的评论,你可以完全不理会,跳过即可。但是如果你再看一下,《南京!南京!》上演不久后,由人民日报登出的这部电影的专访(题目是《电影,<南京南京>用文化融解坚冰》,作者 李舫),估计你就会更糊涂了。为什么呢? 这篇专访讲述了《南京南京》拍摄背景,即,现在的中国大陆是“一个更加宽容、多元的时代”这种氛围是《南京!南京!》问世的前提。陆导演用“诗”一般的语言讲道“那柔和的光柱,会缓慢而坚定地走过你的身旁,如同两个世界的朋友,我们无法交谈,却可以相互融化。文化如水,可以滋润心田,也可以融解坚冰。”在这篇专访的结束之处,陆导演告诉记者他的理想,“我希望能将中华文化的脉络表达出来,希望有一天中国的文化产品可以真正走出国门,抵达世界…”(备注1)

看到这里,我想大家都比较晕了,比如普通老百姓讲事论理都是有事讲事有理讲理,一桩是一桩,我们现在大家都关注南京大屠杀这个血的历史教训,而且从事件发生后,几代人都通过血脉相传来关注它,而我们的一些艺术创作人员却用“侵华日军是人”、“文化如水,可以滋润心田,也可以融解坚冰”、“希望将中华文化的脉络表达出来,希望有一天中国的文化产品可以真正走出国门”这类高雅动听的文化语言来肢解这种历史教训,一言之,纯朴的民众的朴素感情,却碰上了文化人艺术创造的文化软氛围,你的感情撞上去被弹回来,朴素的“民族情感”遇上高高在上的文化软墙。

普通人的这种民族情感,就一个个小个体来说,是错是对,无所谓,但是如果上升到民族层次上,却触及了一个如何教育后代的问题:

我们是不是告诉后代,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要看得更远更淡,要看未来。如果未来是美好的,我们的子孙会认同我们当年的“教导”,可是如果…,如果我们的未来子孙又一次面对外族侵略时,他们会怎么想,届时我们的后代会不会思想混乱,他们会想到“侵略者也有人性,我们要宽恕,我们不能一味地气愤,我们能忍则忍能让就让吧,事情总会过去的,我们要着眼于未来。”

但是,出于历史和现实的考虑,出于对后代的负责(也就是对民族进行的底线教育、保底教育),我们要告诉后代,当恶狼对你进攻时,你可能会想到这头恶狼也有妻儿老小,它也有可能本来是一个人但是在群体的压迫下变成了一头儿狼,但是在此刻,你本人、本族的生存更重要,你的妻儿老小,你的家园都需要你的保护,因此不能心存旁念,而要一心杀敌,并且不能手软腿软。

这就是普通中国民众的朴素民族感情,一种保家护国的基本感情。但是我们在读了电影导演和一些评论者的文化高论后,却竟然不知道我们的这种基本感情究竟是对还是错!?可怜普通父母教育子女之心啊!(备注2)


对于《南京!南京!》,对陆导演,在此,本人提两点意见:

1.陆导演对主体内容的处理失当,顾此失彼,结果导致适得其返,我想陆导演肯定不是为侵华日军唱赞歌的,但是观众看后却难免越来越糊涂了,请看一则影评:

陆川实在是把角川这个日本人描写得太有血有肉,整条脉络和整个形象通过种种优美的细节自然铺陈。相反地,中国人这一边,则是以群体形象出现的。看完电影后,我跟大多数观众一样,最喜欢的角色也是角川,这种效果不知道是不是陆川愿意看到的。(2009年04月23日,金羊网-羊城晚报)

2. 这部影片是基于南京大屠杀史实而摄制的,既然是基于史实,陆导演基于虚拟人物(就目前来看,影片的主角在当年的侵华日军中还没有找到相应的历史原型人物)进行大张旗鼓的艺术创作,对严肃的历史题材来说是不是一种不尊重?

如果陆导演热衷于人性,我建议陆导还是用艺术形式展现一下当年二战结束后中国人民对日军战俘的伟大人性,这可不是基于虚拟人物而是可以找到很多原型人物的,这些原型人物就是我们可爱可敬的中国善良百姓。对这些可敬可爱的中国普通民众进行艺术创作,可以帮助陆导更早地实现其“中华文化、中国的文化产品可以真正走出国门,抵达世界…”的理想(备注3)

 

其实陆导所采用的这一视角,更应该由日本生产的日本导演的影片来表现,通过一个参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士兵的内心变化来表现日本侵华的残忍和一些有良知的日本人的痛苦。可惜,在目前的日本看不到这么大规模的艺术表演来演绎这种日本人的自我救赎。于是我们中国的导演出手了,替日本电影界演绎了这么一场好戏,希望用这种艺术表现方式来融解中日双方之间依然存在的坚冰,真是用心良苦。当然,陆导演只是一个艺术创作者,为了追求所谓的与众不同的效果,有意从不同的角度来表现南京大屠杀这段史实。可是,日本战后军国主义复活和挑衅中日友好的无情事实粉碎了陆导演的一厢情愿。因此,对待南京大屠杀这种历史史实进行艺术再创作,从我本人情感上来说,从千千万万受难中国人角度来看,从90年代以来参加过种种反对日本法西斯主义复活的全球华人来说,陆导演演绎南京屠杀的角度并不令人舒服。如果陆导的这部片子来试图以此来化解民族之间的坚冰,不禁令世人怀疑中国人有一厢情愿进行自虐的变态习好。

城破族人被屠,不思如何“自立,自强”以避免历史的重演,而是抱着幻想在没有历史原型的基础创造所谓有血有肉的具有人性良知的侵略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态思维?我是不太理解这种艺术思维角度的,请见谅。

尽管日本电影界没有拍出陆导这部电影,但是我希望陆导的这部电影在日本电影市场能顺利上演并创造惊人票房,否则的话,陆导和中国一些主流媒体口口声声念叨的“文化如水,可以滋润心田,也可以化解坚冰”便成了一句彻头彻尾的空话,其结果揭露的只能是一些人浅薄的历史观和自虐倾向。

 

备注1:

中华文化的脉络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博大的内容,每个华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理解。但是据我个人观察,对多数华人来说,“克己恕人”是很深入人心的,在海外华人群体身上,与其他民族人群相比,我们可以明显地观察到这种伦理对华人精神世界的影响;在中国大陆,当中国普通民众与其他外国人交往时,也能时时看到运用这种伦理对外人的博大宽容。所以,如果我们也象陆导演一样,非要大讲特讲人性时,我们会得到一个肯定的结论,相比世界上其他民族,长期受中华文化熏陶的华人群体更具有人性,中国人信奉的一些价值伦理观更具有普世价值。

实际上,中国人长期的信奉的“克己恕人”是有一个“度”的概念在其中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外族人眼中可以看到长期居弱的华人在危急时刻能爆发出一种牺牲精神,为什么中华民族千年来略遭外侵最终能“续种复国”的原因之一。

当年日本侵华军人中有没有具有人性的一部分人呢?从概率上讲,应该肯定有。但是,这种侵略者的人性对阻止当年的大屠杀起过作用吗?我想,大部分华人都会回答,没有!战后侵略军中的这种人性对日本社会起过积极作用吗?从历史角度来看,战后的日本一度奉行和平宪法,在部分时间内对华实行友好政策,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频繁出现的令人气愤的现象,比如2005年,为什么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中间,大家都自发地组织了反对日本篡改教科书内容的游行和示威活动呢?原因就在于,现在的日本社会有一股势力长期进行否认历史的宣传教育,使现代日本人缺少对历史真相的深入了解,如果日本现社会不进行深入的自我拯救,日本会最终背离和平宪法精神走上新的一种军事扩张甚至军事法西斯的道路。这不是我个人在此危言耸听,关心东亚及台湾新闻的华人朋友都会或多或少的有这种危机感。

我们可以不要日本人的战争赔偿,但是不能忘记历史,也不能不警惕日本新的军国主义倾向。更不能打着文化旗号来肢解这种血的历史教训。


备注2:

为什么搞不清自己的对与错呢?是由什么造成的呢?是不是由外部的强势主流宣传所导致的呢?或者再说的大胆一些,这是不是文化强奸?举一例:在轰动一时的邓玉娇持刀杀官员一案中,一个潜入的看法就是,如果你不是出来卖的吗,那么为什么还要在那种娱乐健身场合工作?为什么顾客出示钱后你还要持刀伤人?在目前这种流行的观点下(起码在事发当地的警方和官方一些人心中这种观点是非常流行的,案发后邓被送往医院进行精神看护就是一证),邓玉娇估计已经被搞晕了,扪心自问:我出手捍护自身安全,究竟是错还是对?


备注3:

如果有机会, 我建议陆好好表现一下国人对日军战俘的伟大人性,这可不是基于虚拟人物而是可以找到很多原型人物的,那些我们可爱可敬的中国善良百姓。比如战后对日本10万俘虏的优待和人性化遣返。

1946年5月7日,二战后最大的侨民遣返行动在中国东北拉开帷幕。从这一天到同年12月25日,在232天的时间里,经葫芦岛港遣返的日侨、日军俘虏共158批,总计1017549人(含日军俘虏16607人)。在全球遣返侨民的历史上,这是没有先例的。

天皇投降诏书一下,东北的百万日侨瞬间便成了“难民”。更让这些日本侨民心寒的是,日本政府采取“弃民”政策,使他们陷入困境。

日本投降后,国弘威雄和同学们开始逃难。1945年10月11日下午,他们在饥渴交加中来到石头村(今黑龙江省宁安市石头村)。中国村民看到这些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孩子,及时对他们进行救助,救了他们的性命,使他们后来得以顺利从葫芦岛返回日本。

据日侨俘管理处处长李修业将军回忆,1946年11月底,最后一艘接运日本侨俘的轮船即将离岸时,日方负责人再三邀请他讲话,他只好即兴演讲:“中国人近几十年来,受尽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欺辱,千言万语也说不尽。现在日本虽然战败了投降了,但是我们没有采取冤冤相报的办法,而是以德报怨把你们妥善地遣返回国。……你们回去以后,要仔细地想一想比一比,你们是怎样对待中国人的,中国人又 是怎样对待你们的。希望你们以后只带友谊来,不要再带刺刀来,再见吧!”(葫芦岛遣返百万日本侨民,2008年6月2日,星岛环球网)

(作者:马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