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马铭专栏

污点英雄,悲剧英雄
尽管2012年春节后,中国不少地方的普通百姓感到物价在以百分之十几的速率飞涨而官方统计数字却是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仅仅同比上涨3.2%,但是他们依然努力自己承担和化解这种生活压力,并衷心希望国家安安稳稳地发展。可惜,已经并不清明了的中国官场依然波涛汹涌,中国大多数善良的人们心中被压了重重的石头。

Posted Friday, March 16, 2012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2012年2月7日曾任重庆市公安局长时任重庆市副市长的王立军突然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滞留24小时后自愿离开,然后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带入北京接受调查。3月15日,重庆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上宣布,薄熙来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免去王立军的重庆市副市长职务,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在这个会议上指出,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事件,性质严重,影响恶劣,中央十分重视对王立军事件的调查,这次重庆市委主要领导的调整,是鉴于王立军事件造成的严重政治影响,中央从当前的形势和大局出发,经过慎重研究决定的。(更详细一些的情况,请参见本文附录一及其它媒体的系列报道。)

最初,当从看到王立军进入美国领事馆的新闻时,感到很震惊,中共的官员究竟怎么回事,怎么能进入外国使领馆长时间的滞留呢?无论在任何国家,国内在职官员与外国势力这种明显非正常的接触,都会受到爱国法案的治裁。终于,一个月后,中共正式免去了王立军的职务,这应该是一系列正式官方处理的开始。 在出事与处理之间的一个月多点的时间里,持各种立场的国内外媒体通过网络、通过传统平面媒介,以不同的立场进行了轰炸式的报道,有竟争对手阴谋论,有上层官廷斗争论,有政治路线斗争论,而在论坛、微博等新型媒介上更是热闹,纷纷扰扰,不一而足。

在种种言论中,我感触比较深的还是一则出现在不少论坛上的诗词,其题目是《军哥,重庆人民喊你回家吃饭了……》,其中一句是“如果我能够,我会代表所有为您寝食难安的您的兄弟姐妹对你说声:我们信任您”。当然了,感情在政治生活中是不能用来吃饭和作挽救的,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重庆市普通市民对王立军是满意的,起码一个基本的事实是,在他的任上,人们并没有喊出“警匪一家”,并没有得出一个结论“当地最大的黑老大被我们某某领导罩着呢”;但是,在中国的不少地方,普通民众是却有相反的认识,虽然粗糙和不确切的,但却深刻地反映出了中国一些基层地方已经烂掉黑掉了的事实。 如果一个地方,政府官员以及领导层没有多少造福一方人民的心思,与之同时当地社会又存在大大小小的地下非法组织,这个地方的普通民众会有什么样的景遇呢?他们心中会怎么看待当地的社会呢?一些地方,虽然有不少富人,但是当地依然有大量的打工族苦苦挣扎,在这种地方,你可以想象出社会治安究竟好不好,黑社会存在不存在?不讲中国,只说从去后半年以来在美国加州搞“占领运动Occupy”最凶的一个地方,加州奥克兰(Oakland, Cal.),翻看相关报道,会发现此地每周至少几起枪击事件,有的事件是独立的,有的则是相互联系的。所以说,重庆当地人民对肯做实事能造福一方的人是有感情的,这种感情不是凭空掉下来或者吹出来的,也不是什么政治事件所能抹杀了的。

为什么王立军会私自进入美领事馆,他滞留期间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作为普通人,我无法给出答案,唯一确定的,正如我前面讲到的,王的这种行为确实是一种有损国家利益的做法。而且,无论有什么样的内幕,在整个事件中可以得益的各种势力中,无疑美国得益匪浅。在众多的中外媒体相关分析文章中,更多讨论的是所谓中国政治内幕,却没有涉及到作为当事者之一的美国政府,得到了什么短期或者长期的利益?到目前为止的整个事件的发展中,美国显得非常超然,这是不正常的。美国白宫女发言人在2月9日在日常记者招待会上,只是简单地表示确实有这么一回事,王事先与美领馆进行了预约得以进入,然后第二天自愿离开,没有提供更多细节;2月15日,美国的一家不知名的网站freebeacon报道说,美国会议员要求政府解释王是不是在寻求避难,美国政府保障了本国的利益了吗,保护了寻求避难者的权益了吗?(...whether Mr. Wang sought asylum protection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if so, what steps were taken to secure U.S. national interests and Mr. Wang’s personal safety.)此后,很难发现来自美国官方的相关消息。不过,对于3月15日中共中央对重庆的处理结果,一些美国的媒体却表现得很是兴奋,详见附录二。

王立军私自进入美领事馆事件的背后,我个人认为,却是反映了当今中国政治的不清明,不少政府官员失去了政治信念。当民众对政府所制定的经济发展方向有疑惑时,当政府在民间的信誉不高时,作为具体国家政策执行者的各级政府官员很容易陷入矛盾状态,产生一大批没有基本道德观、没有政治信仰追求的庸官、贪官甚至黑官;同时,在面对西方发达国家占据主导地位并对中国的发展施加巨大压力的世界现实之时,弃国背民的官员必然不少,与国外势力产生千丝万缕联系的官员也必然增多。在2012月3月中国两会期间,面对媒体的问题,中国监察部部长兼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表示“中国有多少‘裸官’,恐怕现在还难以拿出统计数据。”早前,2012年2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发布的《法治蓝皮书》指出,“根据调查,近四成公职人员认可当‘裸官’,级别越高的公职人员对‘裸官’更宽容。”虽然“裸官”并不一定是背叛国家者,只能说是高危病发人群之一,但是背后却反映的是官员失去了信念,官员对上级、对国家政策没有信心,却热衷于官场政治斗争,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在官场生存,如何为自己和家人谋求利益最大化,有些人说不折腾可是拿下政治对手毫不手软小圈子政治凌驾于国家发展之上,有些人谈改革说民生其子孙却闷声窃国资发大财。裸官们可以相对轻松地出卖本地民众的利益,可以相对容易在出事后到国外享受,在这种并不健康的官场气氛包围下,王立军越打黑对黑幕了解得就越越多,为什么庸官甚至贪官都十分安全,而想在中国想做点实事、做些有益于人民之事的人却很容易陷入危机之中,在特定情况下,在有针对性的外部压力下,是不是王立军产生严重的不安全感,并且失去了对国家的信心,怀着对外国势力的“幻想”,走入外国领事馆从而上演了一场悲剧。是的,无论是对他个人的人生来说,还是对一直支持他打击黑恶势力护一方安定的普通百姓,这都是一场悲剧。

至此,我愿意大声地说,王立军,一个有污点的英雄,一个悲剧英雄。

当他面对那些真正的黑社会老大、事实上的贪官和污吏时,面对那些与国外势力联手在中国谋求个人和家庭私利的中国权贵时,他可以昂起自己的头颅并且依然可以拿出当年打黑时的英雄气概来逼视他们,但是当面对那么多眼光充满疑惑的普通百姓时,王立军应该羞愧地说一声“对不起,我使信任我的民众的声誉受损了、使我们民族的不折不屈的自强精神蒙羞了”。

中国普通百姓不会忘记曾经做过实事、做过有益人民事情的任何人,依然会不加吝惜地给他戴上英雄的称号;善良而宽容的中国人民也不会长期被欺骗,那些善于表演、擅长政治争斗的且给国家民族造成事实上的长期利益受损的形形色色的人物,最终会被历史岁月所冲刷,还中华大地一团正气!


附录一:至今为止的王立军事件进展表

2012年2月2日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不再兼任重庆公安局长改为专任重庆副市长; 5日(周日)王立军到市教委、重庆师范大学调研。

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2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王立军确实以副市长的身份要求在成都总领事馆会面。这次会面是预订好了的,我们的人跟他见了面,他确实访问了领馆后来自愿离开了领馆(Wang Lijun did request a meeting at the U.S. Consulate General in Chengdu earlier this week in his capacity as vice mayor. The meeting was scheduled, our folks met with him, he did visit the consulate and he later left the consulate of his own volition.)”。

2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表示,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于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1天后离开,有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同样在9日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在习近平访美向中外媒体吹风上表示 “在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是个非常偶然的个案,这事情现在已经解决了,这个跟习副主席访问没有什么关系。”

3月6日,重庆市长黄奇帆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谈到事发后,他只带一辆车及一个秘书长去的,美国总领事接待了他,他与王立军沟通,说服王不要呆在里面并同意出来,整个过程是一个很平和的过程,;他说,“这是他的职任担当,所必需做的一件事情,(王立军)就是我的一个同事,到这里面发生什么问题,我首先要去了解,同时我应该做他的思想工作,因为他长期呆在里面不出来的话,这不仅是一个一般的思想矛盾的问题,而是一种政治问题,甚至是国际政治问题,会形成外交危机的问题,在这个角度上,我们尽快地请他出来。”

3月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重庆市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本次会议向中外媒体开放。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重庆的政法队伍是好的,对广大公安干警,包括检察、法院、司法的广大干部,百姓是基本满意和拥护的,我也充满信心!绝不能因为个别人、个别事的发生,就否了大家的功绩。”

3月14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提出的问题时表示,王立军事件发生以后,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国际社会也十分关注。我可以告诉大家,中央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有关部门进行专门调查。目前调查已经取得进展,我们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要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多年来,重庆市历届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为改革建设事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显的成绩。但是,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

3月15日,重庆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上宣布,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同志兼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同志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提名何挺同志为重庆市副市长人选,免去王立军的重庆市副市长职务。黄奇帆主持会议。


附录二:一些显得很是兴奋的美国媒体

2012年3月15日,作为国际金融势力代表之一的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络版上(wsj.com)有一篇由TOM ORLIK撰写的短评,题目是One Cheer for the Departure of Bo Xilai ,开篇写到,Give one cheer for the departure of Chongqing Communist Party chief Bo Xilai. A demagogue who threatened the status quo has been ousted, but the party system that has reasserted itself still needs serious reform.

同日,客观性真实性方面声誉不佳的“美国之音”在其中文网络版上也发表题为《川渝百姓评薄熙来被免职》的文章,首段写道,“薄熙来和王立军被免职消息传到重庆和四川,有民众说,早有预感。有人说,大唱红歌的文化大革命味道十足。还有人对温家宝政改寄予希望,但担心他势单力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