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枫网--ChinaSmile::服务加拿大华人的综合性网站 :: 中国导演揭黑幕:不花钱买收视率 电视剧别...

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华枫首页 | 华枫论坛 | 分类广告 | 华枫黄页 | 华枫服务
你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法律

中国导演揭黑幕:不花钱买收视率 电视剧别想播出
收视率造假已是影视行业内公开的秘密,电视台的广告定价以及客户数量全看收视率高低,使得造假常见。近日,导演郭靖宇披露,他拍摄的电视剧,以人民币1亿余元卖给卫视,却被要求花7200万买收视率;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已介入调查。

Posted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18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黑手”谈黑幕:近年播的所有大剧,没有一个收视率不是买来的

9月15日,导演郭靖宇在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的长文,引发关注。

文章称,因为没有购买收视率,他导演的《娘道》被某卫视购买以后,迟迟没有安排档期播出。卫视总监称,要按规矩办事,不花钱买收视率就不会播出,而且买收视率找谁也是这名总监指定。

郭靖宇说,对方指定的“能搞定收视率的大神”开门见山“90万一集,还不保第一名、第二名”,这么算下来,80集的戏一共要花7200万元买收视率。而这家卫视买下《娘道》的价格才130万元一集,总共1亿多元。

文中还提到了这位“大神”透露的一些黑幕,“大神”称,近三年来播出的所有大剧,没有一个收视率不是花钱买来的,比方“去年播的平均收视率破二的某剧,是三个团队一起买的。今年某两位大明星拍的剧,花了钱,但没找他,所以数据没上去,卫视很生气,不会给制片公司结帐。”

这名“大神”称,曾经公开反对过假收视率的导演尤小刚,也曾被他们戏弄过,前一天的戏收视率升高,后一天就让往下掉,如此反复操作。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收视率造假不是个别现象

郭靖宇还保证自己的爆料真实,“我今天说的话,都可以负责,主管部门、纪检部门、公安部门都可以来找我取证……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决定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团伙决战”,并呼吁“整个影视行业团结在一起,彻底清除假收视率毒瘤”。

一时间,微博引来广泛关注和热议,截至记者发稿,该微博转发评论点赞数已达20余万。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9月16日发布《总局就收视率问题开展调查》称,针对收视率问题的舆情和反映,国家广电总局相关负责同志表示,已采取相关措施,并会同有关方面抓紧开展调查,一经查实违法违规问题,必将严肃处理。

9月17日,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发布声明称,收视率造假不是个别现象,已成为行业之痛,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始终反对收视率造假。认为收视率造假属违法行为,包括票房造假、点击量造假,都是行业丑恶现象,应该彻底铲除。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表示,号召全体会员与一切丑恶现象作斗争,全力支持国家依法治理影视产业。

●业内人谈“手段”:收视率与尾款挂勾 制片公司硬著头皮买

影视行业业内人士王超(化名)说,电视台收视率造假早成行业内的公开秘密,电视台的广告定价以及客户数量全看收视率高低。以50集的电视剧为例,卖给电视台是每集100万元,收视率每降0.1%就扣除单集购片费10万元。而在实际播出时,假如该剧平均收视率未达到约定的收视标准,要扣除500万元的购片款。甚至有的电视台要求收视率与尾款挂勾,直接导致制片方尾款无法回收。

王超介绍,为了尽快回款,制片公司一般也只能硬著头皮压缩利润空间,挤出部分资金购买收视率。

编剧余飞表示,收视率影响制片方、电视台、广告商的既得利益。制片方和电视台为了更高的效益,广告商为了投放广告的效果,只能拿收视率作为前期的一个评价标准。对于如何造假收视率,王超说,一些公司收买样本家庭的收视率统计设备、远程干扰服务器获取数据等方式来操纵收视率。

●“商家”谈“业务”:腾讯视频2000元1000万播放量、PPTV网站5000元1000万播放量

王超介绍,网络的兴起带动网剧的迅速发展,广告商也纷纷跟进,这就出现一些公司和个人在网络平台开展刷播放量的“业务”。

实际在淘宝搜索“刷视频播放量”出现多条开展刷视频阅读量的商家。其中有店铺显示,刷视频播放量业务月销量为2万4082笔。这名商家称,目前市面上所有的视频网站都可以刷播放量和热度。

记者以客户身分咨询时,该商家直接发来一份价目表,“腾讯视频2000元1000万播放量、PPTV网站5000元1000万播放量等”。该商家不仅给这些有电影、电视剧的视频网站刷播放量,还为秒拍、快手、抖音、斗鱼等平台刷播放量和人气、热度。

该商家称,他刷视频播放量的原理是透过机器实现,已经干了多年,比人工刷要便宜许多,而且机器刷安全可靠,不会在刷过后掉播放量,该商家还称经常给视频网站上的电影、电视剧刷播放量,“一般情况下视频网站不会发现异常”。

实际在QQ上输入“刷影视播放量”,出现大量QQ群。随机加入三个QQ群,10分钟内有11名商家主动来谈生意,价格在2000-5000元1000万播放量不等。

一商家给了记者一个链接,称他们开发了客户自助下单刷量的全自动化系统,打开网址,注册充值后就可以开始刷影视剧播放量。

记者在网站看到,客户在刷视频网站上的视频时可选择快速执行、按用户习惯执行和自定义三种模式。50元即可刷10万播放量。

这名商家介绍,他开发的系统已经非常完善,按照用户习惯,选择不同IP刷影视剧播放量、人气不会有任何人发现。并且可根据客户需要设置刷影视剧播放量的时间段、每个时间段刷多少播放量等精细数据,逃避检测。

●律师:恐涉经济犯罪、行贿罪、受贿罪、诈骗罪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分析,收视率的运作基本上是不公开、不透明的,收视率的生产基本处于“半地下”状态,收视率是否造假,存在调查取证上的困难。

韩骁表示,买卖收视率索取费用的行为危害国家的经济管理秩序,严重危害影视行业有序发展,涉嫌经济犯罪。如果是犯罪团伙直接与收视率统计机构内部人员勾结,通过向机构内部人员行贿令其直接在收视数据上动手脚,伪造收视率,那么犯罪团伙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机构内部相关人员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如果电视台或网站以制造假收视率或刷流量等商业欺诈方式吸引广告,这种数据造假行为还涉嫌诈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