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枫网--ChinaSmile::服务加拿大华人的综合性网站 :: 中国修宪留余波

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华枫首页 | 华枫论坛 | 分类广告 | 华枫黄页 | 华枫服务
你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视角

中国修宪留余波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的重中之重是修宪。11日下午的人大会议上,“宪法修正案草案”以高票通过,意味中共19届二中全会的修宪建议正式入宪,成为中国“根本大法”的内容。近年强调的“中共党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已成定局。

Posted Monday, March 12, 2018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然而,不能不看到这次修宪在内容上,仍是内有纷纭,外有物议,是以修宪定局,留有余波。如何观察那圈圈涟漪,是新的话题。

由中共中全会建议及最后定局的修宪,从其内容上可取三个视点,即“过去”、“现在”、“未来”。

看过去:盖棺定论 入宪最高级别

站在谈“过去”的视点上,中共主张修宪,不论如何解说,在修宪史上常有盖棺定论之意,这与外国宪法多少有些不同,就是过去一届领导人换代、交班,要把其思想或功过写进宪法。所以过去数次修宪,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要透过修宪来入宪,成为指导思想的用意。

“盖棺定论”,本来可以透过修改党章来完成,但中共作为一个要领政“千秋万代”的政党,党又要“领导一切”,于是入宪才是最高级别的“定论”。这次修宪也有这层意思,表现在两处,一处是把已交班而未在交班时修宪的胡锦涛放了进去,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这回正式入宪。

另一处,把“改革”二字在两处写进宪法,且将其与“革命、建设”比肩,这是因应今年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所做的地位定论。

看现在:监察机关 赋予宪法地位

另一视点“现在”,在内容上表现为多段落加入“监察机关”、“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内容,这是因为监察已由“改革”变为“体制”,在这次人大会议要上透过立法程序以便全新设立,这是“现在”或马上就要做的事。

做这件事要修宪,主要是要透过修宪赋予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宪法地位,“建立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同时在宪法第三章“国家机构”中专门增加“监察委员会”一节,就国家监察委员会和地方各级监察委员会的性质、地位、名称、人员组成、任期任届、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等作出规定,为监察委员会建立组织体系、履行职能职责、运用相关权限、构建配合制约机制、强化自我监督等推出宪制规定。

看未来:最难读懂 前后说法不一

最难读懂的永远是“未来”。这次中共修宪的“未来”内容,焦点不在“习思想”入宪,而在任期制的改变上。更具体地说,是在国家主席任职规定上作出调整,中共中央全会建议提出,将宪法第79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抹掉“不得超过两届”字样。

与未来相关连的又永远是“过去”。这一对“未来”而作的修宪,立即给人带来的是回忆,即中共11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共改革党和国家领导制度,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实行任期制;以及后来将“党的主张转化为宪法规范”,作为现行“八二宪法”的核心内容,在过去30来年的政治生活中,成为主流政治价值观和操作规范。

正因为有这样一段“过去”,才有了这次对“未来”的意见纷纭和外面物议。有政治学者认为,这次操盘手用党、国、军领导人“三位一体”领导体制,要保持任期制一致,说法苍白无力,而操盘手在人大会议上的具体操作,比如发言人与修宪说法前后不一,又显出操盘手忙中之乱。

是以,修宪后如何平余波,不用传统诠释而用时下潮流的公关手法,将“自信”转换为“互信”,才是一道全新课题。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