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多伦多都市报

中国书画引领投资风向标
随着1992年10月3日国内首场书画专场拍卖会的一声槌响,中国书画在接下来的十多年中拍出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如果说当时人们甚至还弄不懂究竟什么是艺术品拍卖,那么如今艺术品投资尤其是中国书画已经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Posted Friday, August 11,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与国际市场高价位器物类艺术品引起国际藏家关注并成为主流不同,在国内市场,高价位的中国书画作品当之无愧地成为艺术品投资市场的主力军。 作为中华民族独树一帜的民族艺术,中国书画在众多的拍品门类中脱颖而出,至今已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可以说,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繁荣发展的10 年,也就是中国书画在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上走过辉煌历程的10年。十多年来,中国书画引领着国内艺术品市场的逐步升温;并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继续成为艺 术品投资的风向标。

**国画:一路领跑

长期以来,中国传统书画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一直占据老大地位不可动摇。

20年前,一位日本的资深学者曾说:“中国绘画是东方最有价值的艺术资产,是五千年中华文化的产物,在世界上无可取代。假如我有1亿港元,现在已可把你们近百年的艺术精品收购得七七八八了。”事实上,那时一台日本电冰箱或电视机已可换走一幅齐白石或张大千的佳作。

然 而,自从1992年中国书画拍卖市场启动,国画价格就随着国内经济的上升而稳步上升。即使1998年亚洲的金融风暴也没有让国画价格受到太大影响。 1996年,清代著名画家任伯年的《华祝三多图》仅拍出了200多万元;时隔10年后,在中贸圣佳公司春季拍卖会上,它以2860万元成交,翻了10余 倍。1998年,赵孟頫临《兰亭序》的佳作真迹《临禊帖》当时仅以33万元成交,而7年后价格涨了25倍,以935万元成交,成为艺术品拍卖市场十几年来 涨幅最高的作品。以这样的速度领跑,丝毫不让人怀疑国画的实力。

近10年来,国画的流向形态亦从过去的外流型渐转变为回流型。以前外籍人士收藏居多。但随着中国经济进一步强劲发展,国内对国画精品需求持续上升。精品回流导致了国画市值呈现继续大幅上升的势头,表现出巨大的投资潜力。

**油画:奋起直追

油画对中国来说属于舶来品。出现最早的也始自明代,由欧洲传教士传入中国。至清朝开始在民间传播。因此,油画在国内长期处于不被重视的地位。

20 世纪80年代,中国的油画市场几乎呈空白状态。直到1994年,国内的拍卖公司才开始涉足油画拍卖市场,如中国嘉德1994年春季拍卖会油画专场推出的 51件作品,成交仅196.13万元。而且在此之后,由于藏家、买家很少,效益不佳,不少拍卖行也逐渐放弃了中国油画的拍卖。在这期间,油画拍卖专场的成 交额只有几百万元。到了1997年,中国嘉德春拍推出的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成交额才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

虽然价格偏低,但从1994年到2002年间,中国油画发展的势头还是呈平稳上升的趋势,作品的市场价格增幅一般在50%以内。在国画一路遥遥领先的情况下,2003年中国油画出现了转机。2003年成了中国油画市场这十余年来的分水岭。

从2003 年到2005年的短短3年间,中国油画市场如脱缰野马,一路狂飙,甚至出现了被人们惊叹为“井喷”的现象。在最近的这3年里,大部分中国知名油画家的作品 其市场增值达到200%以上,其中林风眠、罗中立、吴冠中、王沂东和刘小冬等人的作品的增幅更是达到惊人的400%至500%。当代中国油画收藏家唐大堤 曾表示,艺术品市场的周期一般是28年,而中国油画仅用5年时间就完成了这一收藏获利的周期。

正由于2003年以后出 现的火爆情形,去年开始,“泡沫”、“崩盘”之类的词语也不绝于耳,让人担忧今年的油画市场。然而,从今年刚刚过半的拍卖会情况来看,并没有出现人们的这 些担心。不久前徐悲鸿油画代表作《愚公移山》以3300万元价格成交,创下了国内油画拍卖的最高纪录,显示出中国油画市场的巨大潜力。有专家指出,如果继 续以这样的行情发展下去,过不了两年油画行情将直追国画。

**油画板块行情分析

**清代油画:市场有待开启

清代油画属于中国油画开始发展的最早期,是当代中国美术的基础。但由于人们对其缺乏一定的了解,流传作品又相对较少,使得清代油画一直处于边缘状态。

整 体来看,市场中价格较高的清代油画主要以宫廷油画为主,而外销油画的价格较低,多处在几万元至十几万元之间。近几年,虽然清代油画价格随着市场的升温而有 所抬升,但其成交价处于尴尬境地,在写实油画和当代艺术作品火爆的市场,作为中国油画“始祖”的清代油画市场并没有随之火爆,流拍的作品没有因此而减少。

但是,清代油画作品融中国传统技法和西方油画风格为一体,它能代表我国绘画风格发展和转变,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因此,拥有高度艺术价值的清代油画,其市场价值有待发掘。

**当代油画:关注四只绩优股

第一、以吴冠中、林风眠、靳尚谊等为代表的老一代油画大家。这些油画大师们在艺术道路上已经取得辉煌成就,属于功成名就的巅峰人物,其作品的价位之高令许多后辈们望尘莫及。吴冠中的《鹦鹉天堂》在2005年北京保利拍卖中以3025万元高价落槌,彰显老一辈艺术家的魅力。

第二,以陈丹青、陈衍宁、姜国芳等为代表的当代中年画家。他们都有海外成功艺术活动的背景,市场表现格外令人看好。2005年中国嘉德拍卖中,陈衍宁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以1012万元成交,预示着中年画家的极大潜力。

第 三,写实画派和现实主义画派两个学术团体。以陈逸飞、杨飞云、艾轩等为代表的写实画派自从公开露面之后,所有人的作品价格都开始猛涨,这其中包括一些原来 并不怎么出名的画家。现实主义画派以孙为民、徐惟辛等为代表。尤其是徐惟辛,在短短的近3年中,其作品价格呈数倍上涨。

第四,以刘小东、王广义为代表的新生代画家的作品逐渐受到喜爱先锋类艺术的收藏家的追棒,作品价格也节节攀升。刘小东的作品《死猪》,在2005年北京翰海秋拍上,以198万元成交。

**红色题材值得关注

从油画创作题材上看,革命历史题材和红色经典最红。著名领袖肖像油画家魏楚予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革命历史题材和红色经典油画在艺术品流通领域,数量较之其他题材要少得多,具有很高收藏价值。

业内专家建议收藏者,不妨关注一下革命历史题材。这一题材的非主流作品和经典作品的创作手稿、局部作品草稿、习作之类极有收藏价值。这类藏品目前还未被艺术品拍卖行纳入常规拍卖项目,也未被主流收藏群体所关注,在收藏投资方面有“原始积累”的可能。

国画板块行情分析

**古代国画:走出低迷

从这些年的拍卖市场来看,古代书画的总成交额和成交率都不是特别理想,尤其是在近现代书画和当代书画的衬托之下,这种强烈的对比显得更为明显。究其原因,一来是因为古代书画流传至今的作品少,市场上流通的更不多;二来古代书画历史久远,给鉴定工作增加了困难。

尽管如此,随着中国书画的整体走强,这两年的古代书画逐渐走出低迷。除了540万欧元高价成交的清宫廷画卷《苑西凯宴图》之外,在去年纽约佳士得的拍卖中,王蒙的《清渰垂钓图》被一位美国私人收藏家以169.6万美元的高价竞得。

但是古代书画的巨大增值潜力还没被充分挖掘。与近现代作品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元的情形相比,古代作品大多处在十几万,几十万元的低价位,这种性价比的不平衡会逐渐打破。

**近现代书画:全线飘红

书画市场数量最大、人气最旺的要属近现代书画。尤其在2004年显示出了出人意料的火爆局面,成交旺盛,价格大幅上扬趋势十分明显,单件作品成交价过千万已不再是惊天动地之事。

张大千、齐白石、任伯年、吴昌硕等大师级作品的成交价远远高于其估价,并不断有“天价”作品拍出。名家作品坚挺,处于中低价位的作品也开始有大幅攀升迹象,不同阶梯的画家作品间开始形成价位相互促进,共同攀升的良好势头。

中国近现代的大多数画家作品经过几年的井喷式增长,已经达到一个阶段性的价格。在2005年,有专家预言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将进入调整期。但是从去年和今年的成交情况来看,随着市场上流通的大师精品越来越少,争夺也越来越激烈。

当代书画:渐成气候

在书画拍卖十多年中,当代书画一直充当着配角,极少以专场的形式出现。

直 到2004年当代书画才被首次专场推出。而且一推出专场就大获全胜。当年,当代名家作品行情创新高的有近百位。同年翰海秋拍会上当代名家作品的崛起更让业 内人士刮目相看,208件作品成交金额2066万元,成交率高达94%。特别是2005年,当代书画行情明显升温,渐成气候。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国 内“当代书画”专场拍卖成交额近8亿元,专场数量30余个,成交情况良好。几家大公司如北京荣宝、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中贸圣佳的成交率都超过了80%以 上。

中国当代书画的整体趋势是,吴冠中、程十发、陈佩秋等老一辈当代画家作品高位领衔,中青年画家成为生力军。在老一辈画家的画价打开空间后,中青年紧紧跟上,不少画家的精品或大尺幅画作皆纷纷突破百万元大关,上涨之迅猛令人始料不及。

潘黎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