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多伦多都市报

没有冷气的日子
夏天没有冷气,人类将会怎样?怎样?该怎样就怎样。没有冷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家都有冷气,而唯独你没有。

Posted Friday, August 11,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小的时候家家没有冷气,故乡地处海边,有电风扇的人家都稀罕。我那时常常做小扇子,用竹子和硬纸板,再画上美女野兽之类的图案,傍晚的时候,搬着小板凳坐在婶子大妈中间,摇来摆去,颇为生资,众人纷纷摸我的头,这丫头手真巧。

记 忆中,持续高温不会超过三天,那时山是个山样子,河是个河样子,三天的高温下来,你不着急,天着急,肯定是大雨倾盆,哗哗地把四处洗得一丝烟火气没有。人 人都跟吃了个冰镇西瓜似的,从里到外好一通舒服。孩子们撑着伞,光着脚,纷纷跑到马路上踩水,大人们忙着收衣服,打开窗户进凉气。四季的雨,唯独在夏季变 成了节日,电闪雷鸣也不见狰狞,倒有些像开场锣鼓了,听声儿就透着欢喜。

记忆中的夏天,人们跟大自然亲密无间,人人的皮肤都是最直接的气温计。天地是老君炉,我们是美猴王,谁也耐何不了谁,再大的胖子也没想过冷气这种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家家户户开始热衷于在窗下挂冷气盒子。老爸告诉我的时候,我还奇怪,我们那个地方夏天再热也不至于吧。老爸感叹,你哪里知道,现在人人都装冷气,户外温度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以前热的时候上街,现在街上都站不住人了。

而 孤悬海外的我,早就跟冷气相依为命了。冬天开是制热,夏天开是制冷,春秋也隔三差五地开开,换风去潮。如果可携带,出去野营我说不定也带俩。我对冷气如此 依赖,以至於没有冷气的日子就像是世界末日,空气中仿佛凭空多出无数个小爪子,我动一动就跟它们纠缠不清。突然间发现,我已经不习惯跟大自然近身肉搏了。

现 代文明发展如此惊人,总是在带给我们无数便捷的同时,也让我们消化很多未解之果。但即使有太多的人从各个方面质疑,甚至批评某些设施过度消耗能源,但时代 的潮流是谁也档不住的,人们对自我技能的挑战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科技一旦要发展起来,不是道德可以抑制的。这就好像在跑下坡,根本煞不住,即使大脑一直 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劲。但不可否认过程是非常爽的,造型也是非常拉风的,至於到达坡地的时候,我们是摔一大跟头,还是安然无恙,那大概就只有天知道了。

也许几万年后,当考古学家扒开一处二十一世纪遗址的时候,他恐怕会指着坑里或园或方的印迹对学生们说:这叫冷气,当时的人们用以制造恒温空间,从而把自己跟自然界隔绝的一种东西,长此以往,人们不再适应变化的温度,终于绝迹了。

不知道围观的学生们会不会发出悠长的感叹:原始人真的好愚蠢耶。

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