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多伦多都市报

不飞走的海鸥
多伦多没有海,只有湖,却有海鸥,为数众多,尤其在短促的春夏两季。可能因为时间短,它们恍惚更珍视在多伦多的日子,一如多伦多人,每年八月初就已经感 慨:夏,又日见远去,学生的暑假长,夏,却从来不长。多伦多的海鸥经常数以十计的在商场的停车场上聚集,无论停车场是冷清的,挤满人车的,它们总有栖身之 所。

Posted Friday, August 11,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那天路经Finch 夹Warden 的Bridlewood商场停车场,沿路有穿上灰白毛外套的海鸥在旁,它们三五成群,紧闭嘴巴,在晒太阳,在休息,在静待路人有意无意跌于地上的“食物”。

虽 然在旁的海鸥可能都是静待猎物的“猎人”,走在它们身旁,一股暖流莫名地涌上心间,脑海里弹出一个画面――在日本卡通片《伙头智多星》最常见的剧情,就是 主角每次吃到极品美食时,脑海都会出现的画面――色彩斑斓的,赏心悦目的,一切都在形象化地表现人在超现实的极乐情景。

第一次察觉到多伦 多海鸥多是几年前还是“学神”身分时,一次学开车,师傅饥肠辘辘,到KFC买小吃,我在关了引擎的汽车上等。他回来的时候,带来了给自己和我的小吃外,三 五只的海鸥也随他来到汽车周围。我们在车厢吃,它们在车外等。我既然不饿,吃了一点,其它就抛出车外,两秒就消失了,很好玩,一如在鱼池喂鱼 – 鱼群一哄而上的场面,壮观。它们乐了,我也乐起来。在陆地喂海鸥,听它们哇哇的笑声、吵架声,感觉更不可思议。

师傅说:海鸥一如清道夫,垃圾也不放过,干嘛如此兴奋? 大杀风景!

那时,我的眼里,却只有肚子隆起,身型胖胖的海鸥。

在石死屎森林长大的我,总对大自然有种向往,渴望亲近山水、跟野生动物有接触和相处的机会。可是,在香港的街道、大学校园的休憩处和公园,总没有停在身旁的雀鸟、猫狗,有的只是蚊子。

虽然多伦多没有海,却意外地可以在城市中的商场停车场,跟本来翱翔在蓝天碧海的海鸥,很亲近。大自然,原来可以这么近。那天,我的心情直比日照,心花都盛开了。

盛放过后的花,结局只有一个。哪有人会对残花温柔,愿意多留败柳一会,爱惜它。

花无百日红,莫待落花时才来婉惜。

翻翻中国农历,原来本周一(8月7日)是立秋,多伦多的夏,原来已到尾声,喜欢到户外跑跑跳跳的人,要趁近日真正风和日丽的“夏日”,珍惜机会亲亲大自然的香泽。

2006年的秋天已经来了!

筱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