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is accessible to all versions of every browser. However, you are seeing this message because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basic Web standards, and does not properly display the site's design details. Please consider upgrading to a more modern browser. (Learn More).

你的位置: 首页 > 多伦多都市报

面朝大海
最近活得烦躁,情绪几次往下掉的时候,海子那句诗就会蹦出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Posted Friday, August 11, 2006

e-mail E-mail this page   print Printer-friendly page

每次想完这句诗,内心真有些惊讶,也有些恐怖。

在当代诗歌领域里,海子绝对是学院派新诗人的代表,尽管他最后亲自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但从80年代至今,海子一直是中国大陆校园诗人的偶像。

我 之所以觉得惊讶和恐怖,是我会念起这个自杀的诗人,是海子,不是顾城。我想这与多伦多最近几单案件,包括媒体竭尽煽情渲染的新移民自杀案。现在看来,媒体 对自杀事件的过分渲染,确实能影响很多人,包括了陷于沉沦的人,理由是,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很独立很自主,不容外界因素影响的人,但无形中,也几乎中招。

《面 朝大海春暖花开》这首当年被我们以手抄诗传诵的佳作,现在已被收入了中国大陆高中课本。我不知道老师是怎样辅导学生理解这首诗的,假如按照编者所认为的, 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对尘世幸福生活的向往”,确实是强差人意的解释;但如果以海子的死为这首诗作注解,即认为海子向往的是“结庐在人间,而无车马喧”的一 方净土,求一个摆脱名缰利锁后“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超脱遁世,将一生寄托大海,则更是不可信。

要理解诗以及诗人,需要人生经验的积累。

这些天几次想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句诗,忽然感受到作者那种居于闹市,面对尘世不能容纳他这个淳朴天真的农家孩子的不满和无奈的情绪波动,这种波动恰如今日在加国不如意的新移民,只是,我们有理由更积极、更乐观、更阳光地面对。

生活是海,忙忙人世间亦是海,岂是想超脱就超脱的?既然不能超脱,最实际的办法,当然是积极地面对它,从中感受宽容,感受温暖,感受花开。

能如此坦然,再大的痛苦都可以轻轻放下,坦然处之。

老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