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枫论坛

华枫论坛 (http://www.chinasmile.net/forums/index.php)
-   网友随笔 (http://www.chinasmile.net/forums/forumdisplay.php?f=18)
-   -   母亲和我--真实的故事(ZT) (http://www.chinasmile.net/forums/showthread.php?t=563051)

FC-1 Dec 7th, 2012 22:23

母亲和我--真实的故事(ZT)
 
我想讲讲我的故事,在成都高校科研教书期间,我母亲不幸得了胃癌,晚期,扩散。可是母亲仍然坚持要在青年路市场继续做生意,不管日晒雨淋。因为家境困难、生活艰辛,那是1989年。


在母亲最后的2年多间,我一有任何时间就飞向青年路,把母亲换回家中,我可能那2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青年路市场打拼,不拿一分钱,就为让母亲不去路边、不去吃灰尘、学校多数教师包括校长都从我的小摊边路过,学校也传遍了关于我一心做生意,视钱如命的说法。我觉得没有必要给别人解释,做你应该做的,人的孝道应该是没有理由、不需解释的,否则,都是假的。


我自己很心安。为了母亲能安心吃药、能在家看看电视。我在路边多呆呆有什么了不起、给路边各种人交流又怎样,与小混混打几场架又算什么?


病魔最后无情地夺走了母亲的生命、在她生命的最后一个多月,全身扩散,我一直守在她老人家床前。首先是在医院大口大口吐血,医院说最多3天罗。母亲强烈要求回家、不住院。“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中”。母亲抬回家,没有医生,气氛不好。我也没有学过,我就是要给母亲治病,晚上急读华西医大研究生“病理学”“药理学”“内科学”“解剖学”等,那时街上还有零售针管、输液针及吊瓶。在华西开杜冷丁我自己给母亲注射止痛、人体球蛋白扎针输液营养(母亲已不能吞咽任何东西)、维K止血、激素止血、先锋霉素消炎控制。。。。。


首先是不让母亲痛,其次吐血越来越少,半个月后居然可以出门晒太阳虽然仍然水米不进。川医内科教授还专门来青年路我家来看看,问了我好些用药的配搭。他连声称赞用药很好,有天赋,早该去学医。。。可是,他也给我说癌症仍然治不了,令人悲痛的那天还是会来到的。


母亲是很坚强的人,癌症痛起来的时候,她总是忍着,我也看的出来,就给她注射杜冷丁止痛,母亲只要不是太艰难、总是微笑着,总是迁就别人。


1991年我亲爱的母亲还是离我而去了。头一天晚上我们还在看电视相声、歌舞晚会节目。第二天,先是人事不省,然后重症肌无力,全身衰竭,最后安静、安详地离去了。


这20年来仍然常常梦见我亲爱的母亲。半夜醒来、似梦似真、泪水满面。就我现在写这么点文字,已经是心境惨淡、泪水充盈了。




原创――红叶(Edward Li), 2012 秋, 多伦多




(在“天下华人”读了Allison的“爱是最大的出息”, 好有感触!

写点经历,以作回应!)

落基山 Dec 13th, 2012 22:35

Ordinary life, Great motherhood.
A question to myself, what have I done for her?

love mountain Dec 13th, 2012 23:59

引用:

作者: FC-1 (帖子 4782909)
我想讲讲我的故事,在成都高校科研教书期间,我母亲不幸得了胃癌,晚期,扩散。可是母亲仍然坚持要在青年路市场继续做生意,不管日晒雨淋。因为家境困难、生活艰辛,那是1989年。

这20年来仍然常常梦见我亲爱的母亲。半夜醒来、似梦似真、泪水满面。就我现在写这么点文字,已经是心境惨淡、泪水充盈了。

你能够在母亲最后的日子这样陪她走过,很不容易,也是永远的怀念。做母亲的不会喜欢孩子伤心流泪,20年是太长的时间了,欲存孝心要从此振奋,你母亲一定愿意见你平安喜乐,人生尽是缘份,就当是她借我这枝笔来劝慰吧!

笑一个:lol: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16:27


Copyright © 1999-2022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