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其他◆ > 时事闲聊区




发表新主题 回复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Nov 19th, 2017, 11:12     #1
金复新
Senior Member
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
 
注册日期: Apr 2011
帖子: 470
金复新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Smile 郭文贵重拳出击,唐痔疮领袖梦碎


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
欢迎访问我的美腿丝袜博客,大量美女图片,保证让你满意!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金复新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Nov 25th, 2017, 22:01   只看该作者   #2
金复新
Senior Member
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级别:4 | 在线时长:4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
 
注册日期: Apr 2011
帖子: 470
声望: 0
金复新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默认

茅坑有蛆是因为我们卫生没有做好,让蛆找得到粪便为食而活命,一旦我们做好了卫生,深埋了粪便蛆就活不了了;唐柏桥能不用工作混迹民运二十八年,也是因为我们愚昧、固执、草率,它以其为食而苟活其中,如果我们能将愚昧减少一点,智慧就会增长一点,就不会有唐柏桥诈骗的土壤,它早饿死在了法拉盛的街头;雷哄稚凭自己胡编乱造出来的可笑神话故事,从一个小保安变身千亿富豪,也是以我们思想中的贪婪、仇恨与轻信为食,象蛆那样寄生在我们的阴暗面中,一旦我们内心阳光升起,它就会无处藏身,只好回长春市粮油公司继续看大门;党妈能霸占全国所有资源,是因为我们懦弱、自私,做不到“民不畏死”,党妈就以我们的懦弱与自私为食,认定我们没出息,不会反抗,才能十分滋润地生活在其中。

当年几名日军可以用刺刀轻松押解几千被俘的南京国民党败兵上刑场,可以想象,若政治局七常委半夜拍板作出了屠杀决定,八千万党员同样可以端着机枪押解着十四亿人民乖乖地去活埋,那是保证在天亮前能顺利执行完毕的,连这都能做到,当然可以放心地象赶驴转圈一样蒙着我们眼睛奴役我们,肆意地剥削我们,但一旦我们抛弃了恐惧,党妈就断了粮,一天都不可能存在。

《大浪淘沙》里的薛健白讲得好:“青年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盲从,而感情冲动又往往是盲从的忠实伙伴。”有的人空活几十年,半截身子都入土了,却比年轻人还糊涂,连郭文贵也不例外,竟置众人规劝于不顾,幻想利用唐柏桥,却反被其利用,给自己的肛下养了一块疼痛难忍却又难以割去的“唐痔疮”。

柏桥、哄稚、于丹、韩寒、中共这些披着人皮的蛆也很可怜很下贱,象蛆一样,靠吃我们思想中粪便和月经般的污秽之物——愚昧、固执、贪婪、懦弱、自私才能存活,试想,在愚昧、偏执、恐惧时产生的物质能好吗?有人讲,人在发出崇敬心的时候会产生一种美好而纯净物质,在某种层次下的神仙正是以人类的敬仰为食的,所以就崇高。所以无论古今中外,你随时都看到有人在烧香、跪拜、祷告、赞叹。在唐以前,崇敬心形成的物质以结成蟠桃的形式供神仙食用,几千年几万年一结,吃一个管很长时间,不想有一次蟠桃园被孙悟空给毁了,蟠桃宴也给搅了,连带引出一系列仙界食物重新分配的问题。所以自唐以后,受其影响,中国的宗教格局马上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给神仙烧香磕头并非愚昧迷信,恰恰是智慧的表现。所谓心诚则灵,用诚心产生“美食”贡献给神仙,达到一定标准,神仙就会保佑。什么是诚心?就是以崇敬心去赞美,绝不能以贪婪之心去求取,否则产生的食物就不纯净了,神仙会拒绝接受。我认识一个人,目前和我关系密切,他农民出身,电大都没毕业,家里无权无势,人糊涂得不行,只是因他老妈常年虔诚地给某位神祇烧香磕头,十几年前开始走运,几年间白手起家办起了企业,当了大老板,身家数亿。相反,去信唐骗哄稚那才是真愚昧,它们又不是神明,非但不能保佑你,轻则骗走你钱,重则还会给你带来牢狱之灾。

引发我上面这番感慨的,是这几天我看到有人发了一条推,转贴了当年唐骗与韩晓榕因还学生贷款问题而在网上发生的争执,跟贴的网友几乎都痛斥唐骗是变态人渣。但是,如果有人翻看几年前的原帖,就会发现那时网民并不象现在这样主持公道,而是正好相反,超一半的人站唐骗一边,有的骂韩“谁叫你自说自话去还贷的”,有的嘲弄韩晓榕能为“革命领袖”还债理应感到无尚光荣,本就该乖乖拿钱出来供唐吃喝嫖赌,就算是它老婆龙小姐,被它传染上花柳病,也不应把革命领袖赶出家门,并要韩忍气吞声,顾全大局,不该出来败坏“革命领袖”的名声,怀疑韩受中共指使,是故意来抹黑唐的。更有的反而同情唐骗,说“没想到唐作为革命领袖居然过得这么清苦”,不知在它以为,革命领袖该过上什么样的富豪生活?是不是领袖就该不用干活,不用工作,游手好闲受人供养,诈骗钱财当业余爱好?再说,唐骗当年在学潮时领导过谁?现在又有几个人服它的领导?算哪门子的领袖?

唐骗未否认韩晓榕讲述的基本事实,只是用荒唐的理由辩解欠债有理。是非曲直已明,那么,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站赖账者一边呢?我不相信这些人是雇来的水军,因为彼时唐还是一个流氓无产者,它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小号,因为那时它正在忙于写自传。这些人理应就是一般网民,其中不少应该是昧着良心来“报恩”的轮子,它们只关心唐的政治口号,连韩写的东西都没兴趣读完,就急着表了态。

韩欲哭无泪,连唐骗都会感到不可思议:“我这么胡扯都有人信?原来世人这么好骗!原来革命是诈骗最好的护身符!”使得这条从湖南穷山恶水永州窜出来的毒蛇更坚定了走诈骗这条路的决心,更以劳动为耻,要以懒汉、骗子为自己的终身职业了。

韩晓榕还不是最可怜的,最可怜的应该是三妹刘晓东。在所有揭批唐骗的人中,刘晓东写得最好,有理有据,有条有理,从没过激言辞,使人一看就能认清唐骗的真面目。奇怪的是,越是她的文章、音频和视频,越遭到网民谩骂。在几个月前,她与卞和祥接受采访的视频放到YouTube上后,跟帖的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唐骗。我想,就算唐骗确有几百水军,上百的小号,跟帖的不至于连一个普通网友都没有吧?想到这,连我都替她心寒。唐骗看到自己这样被人爆料都毫发误伤,得意忘形之余,愈发有恃无恐,奚落三妹“她老公死了,现在她也躲在芝加哥的公寓里等死呢。”这份自信,活像电影里歹徒侮辱女性时狞笑的台词:“你喊吧,喊破嗓子也没人听得见啦,哈哈哈哈~”

唐骗多次在视频中污蔑曽宏为共特,那恶狠狠的表情我至今记忆犹新。曽宏似乎也被唐骗吓破了胆,不敢象现在这样与大哥对垒,只写了很有限的几篇文章,直到郭文贵出手,倒唐战役大局已定,他才慌忙跑出来打扫战场,每天制作视频,拿唐骗的旧事吸粉。而易改、成斌麟、茉莉等人既缺乏口才,形象不佳,又没有袁建斌那样的毅力、决心和积极的态度,照易改的话说,虽然他受唐鼠狼迫害最大,但他也只敢在别人都出来痛打时加一棍子而已,唐耿犯罪团伙根本不把他们放眼里,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它们制胜法宝只是一分钱不用花的几句革命口号,而脑残粉恰恰只认谁口号喊得好听,而不看做了什么。

那时正是唐耿最为春风得意之时,曹辛袁等三位活摘愚民大脑最多的重量级“大师”眼见郭文贵与唐称兄道弟,似乎准备学老毛把唐骗当林彪作为接班人来培养,借着当年与唐曾一起为轮子站台助纣为虐的感情,急忙跳出来帮忙,企图混进挺郭队伍分一杯羹。

这三个家伙在江湖上的辈分极高,唐甚至可以拿这老三位的牌位来要挟郭,更把世人唬得晕头转向,唐骗此时的声望如日中天,不可一世。在这与唐耿犯罪团伙做斗争的最艰苦卓绝的时期,稍微能让唐耿感到威胁的,只能算不信邪的袁建斌了。唐耿以为自己这几年的共特活动不会有人知道,却偏偏得罪了这么一个有财力去调查,有毅力去死磕的袁建斌,居然会追到纽约送传票,花巨资请调查公司,不仅查出唐耿为中领馆管理房产,还查出耿静骗婚六次的老底,指出其某任老公就是中领馆的高占生大使,为谋其500万美元的房产,耿竟将高占生推下楼杀害,耿的妹妹耿莹是特务机关“孔子大学”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共代持数以千万计的活动经费,舆论顿时一片哗然,反对唐耿的声音渐起。张欣萍女士正是通过袁建斌的爆料,才从唐粉转化为坚定的倒唐先锋的,也惊醒了糊涂的郭文贵,从这点看,袁建斌在倒唐事业中功不可没,不仅挽救了张欣萍,更挽救了郭文贵,并严重影响了唐耿企图接近郭文贵暗杀郭文贵的行动计划。

郭文贵之所以一来就有十几万的订阅量,原因之一是绝大多数所谓的吃瓜群众上网就是为了寻找刺激找乐的,只对黄色、暴力感兴趣,都等着看他播放偷拍的高层黄色录像。如果大家都象三妹、韩晓榕、陈维明那样哭哭啼啼,讲事实摆道理,唐耿根本不担心。但后来出现的两个人,却让唐耿如坐针毡。那就是盲流子大哥和张欣萍女士,这两人虽无料可爆,却不象刘晓东那样温良恭俭让,盲流子满嘴脏话,连唐骗八辈祖宗都操了,还扬言要拿鞋底抽它吖的,网民觉得这才有意思,哪怕盲流子半夜起来骂骂咧咧几个小时都有人看。唐骗恶人胆小,见其凶神恶煞象黑社会,吓得至今不敢回骂一句。那张欣萍更了不起,拿唐当龟孙一样训,把唐骂得狗血淋头,网民观者如堵,连袁红冰也拍案叫绝。这下唐耿坐不住了,革命领袖凛凛然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辉形象被如此糟蹋却又无可奈何,成了大家的笑话。尽管唐按捺不住,与张对骂了一回,却不仅没有挽回脸面,反而更损形象,脑残粉极速流失。眼见形势危急,一筹莫展之际,唐耿只好违反中共隐蔽战线的组织纪律,向上级发电求援,由上海国安找袁建斌大姐谈话,加以威胁,才暂时阻止了袁继续爆料,驻新泽西的特务组织也同时对张欣萍晓以利害,张作为家里唯一收入来源,担心连累家人,只好低头服软。

袁建斌、盲流子和张欣萍虽然使局面得以改观,但仍不足以斗垮唐耿,只有超重量级人物出手,才能彻底摧毁唐耿诈骗组织,我原以为高智晟家族出来揭露唐耿,定能毕其功于一役,唐骗再无翻身的机会,哪知我想错了,连高家在江湖上的威望都难以动摇唐骗的根基,唐耿反而倒打一耙,威胁要爆高家的料,搞得高家狼狈不堪,偃旗息鼓,原先视高为精神领袖的愚民们竟也有被煽动而倒戈的。

真正起决定作用的非郭文贵莫属,郭拉黑唐是倒唐事业最关键的转折点。为了讨好郭文贵而昧着良心与唐勾结的曹辛袁郭宝胜之流见状,立即退出了挺唐队伍,生怕为此赚不到“活动经费”。但唐耿仍不死心,到处散布“郭文贵拉黑唐柏桥其实是为了保护唐”的谎言,继续混淆视听,让人以为“反唐就是反郭”,使倒唐与挺唐势力相持不下。

在所谓唐记革命大会结束后,又相继发生了一系列蹊跷的爆料事件,最先由郭文贵授权郭宝胜公开了唐骗教训郭文贵的音频,又有袁红冰私下骂唐的音频“意外”泄露,紧接着,吴建民贬唐的电话录音也被人发布出来。这一系列重拳出击,狠狠打击了唐耿的嚣张气焰。可唐认为网民智商仍有侮辱的空间,还有资本翻盘,公然顶风作案,再次呼吁大众捐款,给自己“改善生活”。又逃到加拿大接受采访“讲清真相”。这显然是在向郭示威,不把郭放眼里。这回真的激怒了郭,公开了八月份给澳洲后援会的批唐内部讲话,前几天又在川普庄园不点名骂了唐骗,逼着唐骗发推反对自己,这才下决心做了痔疮切除术,不打麻药,割痔疗毒,割下了“唐痔疮”,疼得吱哇乱叫,鲜血直流,爽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才断了唐骗蹭自己热度吸脑残粉的念想,使挺唐与倒唐的力量终于发生了逆转,唐骗终于被批烂批臭,再也没有以前每天做视频的“意气风发”,即使做了视频,也只能引来无尽的谩骂,跟帖都是:“快把钱还给曽宏!唐骗还钱!还钱!”的怒吼,删都来不及,连推特上中共为唐准备的机器人水军也撑不起世面了。

倒唐事业终于胜利了!东亚睡狮醒了!中国有救了!唐骗以后再也骗不到脑残粉,就再也骗不到钱,也就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结束,领袖梦碎。只要留个曽宏盯着它就够了,一旦发现又有愚民要上当,曾宏就做视频唱对台戏恶搞“大哥”,把大哥的好事给搅黄。

从中也可以看出,郭文贵要当皇帝肯定是昏君,他智商不过如此,在唐骗问题上反映得最清楚,他的商业成功绝非是所谓的智慧,也是个思想中充满愚昧、狂妄、狭隘这些粪便月经的人。老毛说:“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郭连首要问题都分不清,一意孤行,谁也劝不回来,硬要和唐搞一起,为此牵扯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得罪了许多本可团结的力量,把自己搞得极其被动,偷鸡不成蚀把米,羊肉没吃成还惹一身臊。对付个唐骗都这么难,还怎么可能是中共的对手呢?

这还只是与中烂海决战前的一场小小的前哨战,刚刚拔除了一个外围据点而已。回顾斗垮唐骗的艰苦历程,胜利是多么地来之不易啊!其实哪里需要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呢?关键是中国愚民太多,太难让他们清醒过来,难就难在这,否则仅从唐骗说话不算数,不肯公布捐款账目,一直躲传票,与这么多人反目为仇,就早该自己就能看穿它了。

有人或许听了我这话会不高兴,说“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什么愚民不愚民的?难道我是愚民吗?我们清醒得很呢!”您是不是愚民我不知道,不过您可以去做个试验证明自己是不是愚民。怎么做呢?您就上网大骂轮子是邪教,一定会有轮子跑来跟帖“什么邪教不邪教的?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你又去骂黑社会,也会人跟贴:“什么黑社会不黑社会的?中共才是最大的黑社会!”你再去骂传销组织,也有人回帖:“什么非法传销不传销的?中共才是最大的传销组织!”如果您的第一反应是:“呀,真有道理耶!邪教黑社会传销组织真的太冤了,以后我再也不骂它们了,只骂中共,骂垮了中共,就再也不会有邪教黑社会传销组织了。”那可以不幸地告诉您,您肯定是愚民了。

复新幸运,没有张欣萍郭文贵那样先被唐忽悠,后来才觉醒的经历,更没有曽宏袁建斌那样被唐骗走钱财才痛悔的过程。不信大家可以翻阅我的过往博文。可以发现我连韩寒、于丹的当都没上过,都是一眼就看出它们是骗子的。

当年杨澜采访李敖,曾为韩寒打抱不平:“你连韩寒的书都没看过,怎么就知道他是骗子呢?”李敖说:“臭鸡蛋只要一闻就知道是臭的,何必还要去吃呢?”我的观点与李敖相同。男的里面有韩寒,女的里面有蒋方舟,它们的字我一个都没看过,我决不会为了求证它们的书是找人代笔写的,而浪费我的宝贵的时间去看,但这并不影响我作出正确判断,我决不会非得上一回当,才能反应过来。

而那于丹,大概十年前我就在电视上看到它评《论语》的节目,但我顶多只看了十来分钟就看不下去了,首先我还是“以貌取人”,看她一脸的市侩气,装腔作势,拿腔拿调,与钱文忠、蒙曼、康震等学者的气质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一副急于出名的骚货相蛮婆相,俗不可耐。孔子的话连我都不敢随便评论,粗人怎敢信口胡说?肯定是上面什么“男人”硬塞进《百家讲坛》来滥竽充数的。再听其十几分钟的讲话,果然硬伤无数,粗鄙不堪,用堆砌的辞藻哗众取宠,用比心灵鸡汤还不如的垃圾误人子弟,我恶心地想吐,急忙换台,从此以后再没看过,也未提起过,唯有一次例外。

2009年3月的一天,我在上海田子坊边上思南路泰康路交界的一家饭馆与几位多年不见的亲人聚餐。其中甲乙二人不知怎么说到了于丹,甲对于称赞不已,似乎从她的节目中受益匪浅,旁边的乙也顺风接屁,诺诺连声。我知道这两人虽然名校毕业,但都是酒色之徒,对国学对文化对艺术全然没有概念,甲因为有点名气,办了企业,赚了点钱,在家族中说一不二,平时爱看电视,但只对里面的骚货感兴趣,说不定中了于丹的毒,跑我们面前附庸风雅。而乙对世间一切都不感兴趣,脑子里只想着搞婚外情,平时电视都不看,对于丹是男是女也不知道,却厚着脸皮不懂装懂,拍甲的马屁。他们正是最适合被于丹欺骗的愚民。我相信,越是让他们这些外行赞叹的,越有可能是胡说八道的东西。他们聊吃喝嫖赌,我听着很正常。可他们却偏要在我面前充内行,糟蹋圣贤,这让我难以容忍,便很不客气地制止了他们。

此后我常在网上看到于丹这个名字,仿佛它越来越红了。我也曾怀疑自己,难道是我的判断错了?直到八年后的今天,我偶然误点击了梁宏达批于丹的视频,这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都看出它是个误人子弟的骗子;这才知道它果是贱货,穿超短裙演讲被学生轰了下来;这才知道它把《论语》《庄子》总结成一句话——“命苦不能怨政府”,中共用维稳资金捧它,让它给人民洗脑,叫人民老老实实接受统治,争当“顺民”,当“快乐的奴隶”;这才知道周孝正说它的节目全是些“智者就是不迷惑,迷惑就不是智者;吃饱就是不饿,饿了就是没吃饱”等“正确的废话”,称它“巧言令色,鲜矣仁”。我这才确认以前的判断没错!

毕竟社会上读过论语研究过国学的人还没死绝。这些人见不得于丹出名,都跳了起来,尽管于丹有官方力捧,却遭到内行反对而被抑制住了。我在想,有些领域没有内行可怎么办呢?比如了解雷哄稚当年鬼话的知情人很少,修佛修仙的行家更是鲜见,这使得雷哄稚能轻易抵赖以前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论,随意解释佛道经典而不被拆穿,装可怜,博同情,使人们误以为它们真的像其广告宣传的那样美好。而中共对它的揭批文章又都是些外行人写的,说不到点子上,漏洞百出,难以服人,反而常被轮子抓住把柄,效果适得其反。现在连美国政府都被雷哄稚骗走了巨额活动经费,我到哪里才可以为社会找到抵抗雷哄稚病毒的疫苗呢?
金复新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23:22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17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