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其他◆ > 时事闲聊区



发表新主题 回复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Apr 2nd, 2019, 11:48     #1
金复新
Senior Member
级别:1 | 在线时长:6小时 | 升级还需:6小时
 
注册日期: Apr 2011
帖子: 146
金复新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Thumbs up 开门揖盗,川普痛失隐身衣;家贼难防,美国赶快补亡羊


欢迎访问我的美腿丝袜博客,大量美女图片,保证让你满意!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金复新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Apr 6th, 2019, 20:44   只看该作者   #2
金复新
Senior Member
级别:1 | 在线时长:6小时 | 升级还需:6小时
 
注册日期: Apr 2011
帖子: 146
声望: 0
金复新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默认

去年夏天,我常在Youtube上看东森台刘宝杰主持的《关键时刻》节目。其中有一集谈到美国杜克大学开发成功了战机的隐身技术,能很好地躲避雷达波的探测,克服了以前隐性飞机需要牺牲速度和机动力,以奇怪的造型减少雷达波折射的缺点,而只需在机身涂上这种“超材料”就可以达到目的。这种技术独步天下,使得美军要攻击对方时,可以让对方防不胜防。更惊奇的是,这种叫隐形斗篷的技术,不仅可以让雷达探测不到飞机,而且涂在坦克上,连肉眼和红外线探测仪也看不到,完全达到隐身的功能。连法国总统席哈特在航展上都想用指甲抠一点回去研究。从此,这种被美国视作最得意的东西再不参加任何航展,以防被人偷去这项绝密的纳木光纤技术。

然而,在去年的沈阳航展上,中国也展示了这项技术。经过调查,确定是这项技术的发明人——杜克大学的大卫·史密斯教授带的中国留学生刘若鹏给偷去的。原来,虽然这项技术号称绝密,其研究所却向中共敞开大门,刘顺利地成为史密斯的弟子,名正言顺里进入绝密实验室学习。而白左实验室的保密制度形同虚设,刘在学习期间可以经常带不明身份的中国人来实验室参观,顺带拍摄实验室设备。等刘若鹏学得差不多的时候,连史密斯也害怕了,便以奉送绿卡为诱惑,希望刘若鹏留下来。可换来的却是刘若鹏的冷笑,不久,刘若鹏便裹挟了全套秘密图纸和文件,毅然回去“报效祖国”了,让美国的巨额投资打了水漂。

不提史密斯是如何地后悔跳脚,那是美国自作孽不可活。且说刘回国后受到了包子的接见,包子给了刘60亿,让它成立了一家上市公司,申请自主专利,专门开发隐性战机技术。原来中国空军对美国空军,等于义和团拿大刀对付冲锋枪,现在一下缩小到手枪与冲锋枪的差距。

史密斯教授思维还停留在三十年前,以为绿卡在中国人心目中还那么金贵。他做梦都没想到,现在美国绿卡的含金量早已大幅下降。不说传统的假结婚、假人才、假投资、假教徒、假二胎、假练功都能骗得,连曾宏在美国一边旅游,都能顺便把在大陆打输的官司说是“迫害”,而申请到政庇绿卡。这样容易取得的绿卡对刘若鹏还有多大的诱惑力?就算留在美国,也不过是个打工仔,与回国当亿万富翁相比,算多大点出息?

还真怨不得刘若鹏,这是美国自己用全额奖学金将其请来的,自作自受。美国一直以来就有个天真的想法,以为帮中国人致富,给中国培养中产阶层,培养人才,中国人就会感恩戴德,会主动帮助美国搞和平演变。当年,美国还拿哈佛肯尼迪学院为中共开办高级公务员项目,作为“第二中央党校”义务为中共培训了4000高官,妄图乘机给高官洗脑,让它们回去推销美式民主,没想到高官们爱国之心坚不可摧,美国那套在它们那里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让它们见识了美国人的愚蠢,更加坚定了战胜美帝的信念,增强了对付美国的手段,让美国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白左仍不接受教训,前两天,斯坦福大学教务长在还反对区别对待中国留学生,发表政治正确的言论说:“基于国籍的自动怀疑将带来可怕的不公”。认为人总是一样的,完全否认人类在种族、国别、民族、文化之间有所区别,而这一荒唐的想法,恰恰就是欧美国家衰败的源头,活该为此愚昧的信仰付出沉重的代价。

美国不能像看自己人一样看待中国人,黑人生来就以抢为荣,中国人则自古以来就不以偷盗为耻,几乎人人是贼。尤其盗窃带有知识产权的东西更是理直气壮,认为“偷书不能算偷,只能算窃”,是自己好学上进的表现,是一种荣耀,是应该赞颂的“真本事”,可以当作后人的学习榜样。美国人要知道两国的道德观、价值观有如此大的不同,现在中美贸易谈判里“盗窃知识产权”的部分,真的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清朝杨露禅去陈家沟向陈师傅学太极拳遭拒,就剃去眉毛,扮成乞丐,装作哑巴,每天去陈家门前义务扫雪,假装昏倒,以博得陈家的可怜,收留他在陈家帮佣,他却乘机晚上偷看陈师傅练拳。等几年后被人发现,他的太极拳已经学成了,陈师傅虽然差点气死,也只好接受现实。

没有一个中国人觉得杨露禅利用别人同情心偷师学艺有什么不对,又是连环画又是电影地为小偷树碑立传,竭力粉饰,从不吝啬用“锲而不舍、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等溢美之词来歌颂传唱,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耻。从来没人说杨露禅要能自创一种和太极拳媲美的拳法才算本事,而是认为“偷才是本事”。这让偷师学艺成了理所当然,成了后人学习的楷模。

中国有个成语叫家贼难防,就是说把贼放家里来后就防不胜防了,美国却还要引狼入室、开门揖盗,把刘若鹏这只老鼠放进米缸,这与请人家来偷有什么区别?刘若鹏不偷白不偷,难道还要对你客气吗?

中国满街都是刘若鹏,人与人之间得留十二万分的小心,活得都很累。面馆老板的面大受欢迎,房东就会跑下来主动帮忙,像个活雷锋。可不久面馆老板却发现附近又开了家面馆,做出一模一样的面与自己竞争,一打听才知道就是房东开的,原来被房东假借帮忙偷师学艺。老板找不到地方说理,只能自认倒霉。美国人给中华小留发奖学金之前,为什么不先调查调查中国有没有这种偷盗文化呢?

我爱中国,爱的是那里的好山好水,生活在上面的人实在不值得我爱。但要说中国人都是贼,未免也有点过分,只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贼要远多于安分守己的民,却是事实。因此,所谓的中华民国实际应该叫“中华匪国”才比较贴切,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更应唤作“中华小偷共和国”。

我仔细回忆这几十年来居住在大陆和境外的生活,在海外我只遇见过一次窃案,小偷是个黑人,偷的也只是与我同路的人。而在大陆,我被偷了不下十次,无论我坐火车还是坐公交车,甚至骑着自行车都会被偷,连家里都进过贼。走街上无数次看见小偷拿着镊子夹人钱包。最可气的,是小偷行窃时见被我察觉,不仅毫无羞愧之情,反而哈哈大笑着跑开,仿佛与我在玩捉迷藏游戏不小心被我看见。

小时候,我们那里物资匮乏,大家从来没过见玻璃球——就是小孩在地上玩的弹子。有一次,家里人从外地给我带回几罐,邻居小孩知道后,就成群结队来我家,让我把玻璃球铺满床上玩。可怜我根本就没有偷这个概念,以为天下无贼。但觉得每和他们玩一次,弹子就会少很多,再也铺不满床了,三番两次之后,所剩无几。我现在才想明白,原来中国人从小无师自通就会偷东西,那都是基因里带的。

及长,有些人常爱来我家做客,等他走后,我总会少掉些东西。不是放桌上的香烟不见了,就是随手放柜子上的零钱不见了,有时竟然连抽屉里的首饰也会不翼而飞。我总不能把人都当贼看,可是后来我听说不少人也有类似的遭遇。我这才明白这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并不是我倒霉,只发生在我身上。

法官的儿子肯定是法官,贼的儿子肯定是贼。美国要是不认清中国人的本性,想当然以为中国人和自己一样,妄图通过谈判与协议解决问题、制定政策,那是要吃大亏的。川普你知道吗?中国北方的人,没几个祖先没有当过义和团、红灯照、绿林响马;东北人绝大多数带有胡子的基因;大多数广东人祖上参加过反动会道门,最爱从事的事业不是开窑子,就是开赌场,不是收保护费,就是放高利贷,没听有谁喜欢搞科研搞艺术;四川人早就被张献忠杀光了,现在的四川人全是张献忠匪帮与移民的后人,都带匪兵血统;湘西人也是《湘西剿匪记》那些土匪的后代;上海人要回家问问爷爷,多半也当过青红帮的流氓,至今说话都一股流氓的味道;西北人有多少白彦虎、马安良匪帮的基因只有鬼知道了。

在中国,公认法官和警察是穿制服的土匪,导演算文化人,成天想的就是如何潜规则女星。我更是连一个言谈举止像教授的教授都没见过。每次与教授们攀谈,我发现他们满脑子也黑社会、生意人、小流氓的思维逻辑,哪怕他弱不禁风,哪怕他真的与黑社会没什么关系,也总保持流里流气的腔调,吹嘘认识多少人,装出也是“黑白两道”混的,外面找得到人帮忙打架的样子,貌是他们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连教授、警察、法官、导演都这样,其他人的匪性就更不必说了。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美国与中国交往有必要先搞清其黑暗历史。当美国终于有所悔悟,不再欢迎中国小留,全力围剿华为,不再施舍中兴芯片时,有些中国人就酸酸地说:“美国见不得中国超越自己”“嫉妒中国”“想阻碍中国发展”。请问美国嫉妒你什么?嫉妒你的偷窃术?你中国又不是凭自己本事发展起来的,你要有本事就别靠美国来发展呀?你自力更生,美国还怎么阻碍你呢?你完全靠自己,那才谈得上让别人嫉妒。

认可这种无耻逻辑的中国人却大有人在,这种人把一切批评全说成是别人的嫉妒,从不承认自己有错。当全军将士对文工团里歌星唱唱歌就能当将军有所微词时,歌星们就说是战士们嫉妒自己。当记者问雷哄稚:“为什么老江要镇压你?”时,这名粮油公司的保安竟然认为这是国家主席嫉妒自己造成的。

我发现雷哄稚在《转滑轮》第七讲“妒嫉心”的一段话也是这种混帐逻辑。其实这是一道智力测试题,如果你看完这段话,还是找不出里面的破绽,看不出里面的险恶,反认为有道理,那么你的智商就勘忧了,真的不适合享受民主,活该被中共统治,因为你能选出的总统肯定是骗子,不是雷哄稚,就是唐柏桥。

雷哄稚说:“这个人在单位里,他觉得别人都不如他,他干什么什么行,觉得确实了不起。他自己心里想着:给我个厂长、经理我都能当;给我更大官我也能干;当个总理我看都行。领导也可能说这个人真行,干什么都行。同事可能也都说,这个人真行,有两下子,有才能。可是在他们班组里或者他们同一办公室里有个人,干啥啥不行,什么也拿不起来。有一天,不能干的这个人却被提了当干部,没提他,而且还当了他的领导。他那心里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动,愤愤不平,妒嫉得不行……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当了干部了……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它还管这种嫉妒叫“东方妒嫉”,也叫“亚洲妒嫉”。

看明白了吗?在这里,狡猾的雷哄稚有意不提庸者是怎么获得提升的,好似平白无故被提拔上来的。实际上“庸者上,能者下”,一定是庸者通过歪门邪道,拍了领导马屁,送了领导礼,要么靠裙带关系,要么冒功害人而得到的,群众不满的是这种不公,能人不服的是这种现象。

就像那小学毕业的假博士,无才无德,白字连篇,满篇标满注音的稿子一字一句照读都读不清,却凭红二代身份,凭着党国大佬搞政治平衡,靠着逆淘汰当上了主席,误国误民,让全国人民侧目。照雷哄稚的逻辑,这是神佛的“安排”,全国人民要对此鄙夷,就算嫉妒了包子,唯独它们轮子没有嫉妒心,认可这个主席。

照雷哄稚的逻辑,像刘若鹏这样的小偷,要没把东西偷到手,就是垃圾瘪三,一旦刘若鹏偷到手,当了老板,马上认可它“前世积德,命里就有”。不管翟天临博士学位是买来的、偷来的、作弊来的,只要他敢搞歪门邪道将其拿到手,就证明它“前世大好人,厚德载物,命里有”。从中得出结论“你敢偷就证明你有德。”如果你因此心里不平衡,说:“我老老实实读了这么多年书,费这么大劲都还没当上博士?凭啥翟天临这么容易?”就算是“升起了嫉妒心”,就得深深忏悔。可翟天临要凭真本事获得学位,能让您这么想吗?

再比如,如果您的邻居是靠卑鄙手段升的官,靠偷摸扒窃发的财,您因此不再与其交往,像美国不再招收中国小留一样不再请它进门,您觉得这也算您的嫉妒心吗?如果你邻居只是运气好,摸大奖发的财,您会嫉妒他吗?只有你邻居凭真本事升了官,你却对此不满,那才称得上嫉妒。

而雷哄稚却故意混淆概念,把大家对偷摸扒窃的防范,对吹牛拍马的鄙视,对裙带关系的厌恶说成是“嫉妒”。要求群众对腐败现象要见怪不怪,看得惯,想得通,学会自我欺骗,学会阿Q精神,学会心理平衡,学会“与黑暗和解”,论调与现在陈果的歪理完全一致,都是为了中共维稳,都是为了给领导营造宽松的贪腐环境,方便中共统治。雷哄稚胡说八道什么本不值得我们讨论,可惜有很多愚民看不透这点,一方面痛恨腐败,一方面又赞同雷哄稚的邪说,替轮子喊冤,逼自己去掉对贪官的“嫉妒心”,这种怪事在网络上比比皆是,让人气绝,我才拿出来讲。

轮教并非有什么高尚的信仰。翻翻雷哄稚的书,您会发现通篇都是它俗不可耐、不厌其烦地和轮轮探讨该如何“升官发财”,俯拾皆是,以此作为凝聚力,将轮轮团结在自己周围。并不象它们对外标榜的那样清心寡欲,那样“对名利早就看淡了”,而是恰恰相反。我随手能找出好多,比如在其《转滑轮·谁炼功谁得功》中,它说:“他德大,可能会做大官,发大财,要什么有什么,就是用这个德交换来的。”又在《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中说:“他也是积了大德了,那怎么办?可能就是来世当个大官,发个大财。”又在《悟》中说:“人的德要多了下辈子当大官、发大财,都是用人的德交换的……有德来世当大官、发大财。”

1996年,它在《悉尼法会讲法》中大放厥词:“有了德那才有福份。这个福份包括几个方面:当大官呀、发大财呀、有房、有地呀、有幸福啊等等……怎么福报?当大官,发大财,做大生意,来世就是这样干。因为他的一生毕竟也是积了德了,积了福了。”在《广州讲法答疑》中说:“有的人干点事就来很多钱,因为他德很大;有的人做什么事也没有钱……德小的人甚至于要饭都要不来。”如此说来,贪官批个条子钱就来了,是因为德大,你白忙一年,缴完税发现什么也没赚,是因为德小。

直到1998年5月,也就是离它自己被中共镇压前一年,还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竭力为中共的荣华富贵辩护:“人想要搞民主,其实人从来都没有真正说了算过。因为神在操纵着世界。福分大的,能力大的,一定要安排他做大官儿;福分小的,能力小的,他绝对当不了大官儿。巴黎公社推翻了君主制,可是我告诉大家,在法国历代所竞选的总统也都是过去的皇帝,只不过变成了又一种安排。”

如此说来,当官的必定是大德之士,尤其是包子及其常委,都是中国古代的皇帝转世,不但福分最大德最大,能力也是最强的,理所应当盘踞高位,这是神的旨意。而你们当不上官,发不了财,肯定前世做了坏事,缺了大德,而且能力小得连假博士小学生都不如,只好认命,放弃抗争,安贫乐道,活该受穷。不知大家有没有觉得这是对你们能力的侮辱?你们有谁愿接受这种说法?雷哄稚费尽心机抛出这些理论想干什么?就是想当自干五,为中共贪腐寻找合理性,取悦中共,获得中共赏识!

此帖于 Apr 8th, 2019 09:45 被 金复新 编辑。
金复新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15:24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19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