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生活板块◆ > 生活百事 > 社会文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Dec 7th, 2018, 17:33     #1
张三的四
华枫首席感慨哥
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
 
张三的四 的头像
 
注册日期: Oct 2007
帖子: 1,219
积分:1
精华:1
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默认 【抢救性发掘】-《中国化》作者齐泽克

华枫论坛因为服务器“物理性”损伤,丢失了2018-2013年的历史记录。但好在谷歌有个网页快照功能,记录了一些历史的痕迹。

以下为网络考古抢救性发掘后找到的一些历史资料。
====================

张三的四

Jul 22nd, 2015, 13:01
原文链接 http://www.lrb.co.uk/v37/n14/slavoj-zizek/sinicisation
原文作者 齐泽克

先贴出"伦敦书评"的英文原文,然后逐句翻译成中文

Sinicisation 中国化
Slavoj Žižek 齐泽克


When Alain Badiou claims that democracy is our fetish, this statement is to be taken in the precise Freudian sense, not just to mean that we elevate democracy into an untouchable Absolute. ‘Democracy’ is the last thing we see before confronting the ‘lack’ constitutive of the social field, the fact that ‘there is no class relationship,’ the trauma of social antagonism. When confronted with the reality of domination and exploitation, of brutal social struggle, we say, ‘Yes, but we have democracy!’ as if that were enough to ensure that we can resolve or at least regulate struggle, preventing it from exploding. An exemplary case of democracy as fetish is provided by such bestsellers and blockbusters as The Pelican Brief or All the President’s Men, in which a couple of ordinary guys uncover a scandal that reaches all the way to the president, eventually forcing him to step down. Corruption is everywhere in these stories, yet their ideological impact lies in their upbeat takeaway message: what a great democratic country this is where a couple of ordinary guys like you and me can bring down the mightiest man on earth!

当阿兰·巴迪欧宣称“民主是我们的怪癖”时,这句话应该在最标准的佛洛伊德心理学范畴内理解,而不是仅仅理解为我们已经把民主上升到了一个不可触及的“绝对真理”的高度。“民主”是我们的最后一招(当面对社会结构性的“缺失”,当面对“阶级关系不存在”的事实,当面对社会内部斗争所造成的创伤时)。当面对现实中的统治与剥削,面对残酷的社会纠纷时,我们会说“好吧,但是我们还有民主!”好像只要有了“民主”作为保证,我们就可以解决问题或至少可以控制各种纠纷,阻止矛盾的激化。“民主怪癖化”最好的例子就是畅销小说或电影,比如《塘鹅暗杀令》或《惊天大阴谋》。 情节大都是几个普通人发现了一桩丑闻,不断发掘直到总统,最终导致总统下台。在这些故事里,社会中的腐败无所不在,但这些电影的意识形态冲击力体现在其高调的,外卖式的潜台词:多么伟大的民主国家啊,你我这些普通人也可以把皇帝拉下马!“

This is why it is so inappropriate to give a radical new political movement a name that combines socialism and democracy: it combines the ultimate fetish of the existing world order with a term that blurs the key distinctions. Everyone can be a socialist today, even Bill Gates: it suffices to profess the need for some kind of harmonious social unity, for a common good and for the care of the poor and downtrodden. As Otto Weininger put it more than a hundred years ago, socialism is Aryan and communism is Jewish.

所以,如果我们给某种激进和新兴的运动一个名字,一个把社会主义和”民主“结合起来的名字,这种起名字的行为就是非常不合适的。一旦我们给了这种运动名字,我们就把对”已有的世界秩序“的终极变态癖好和界线模糊的术语融合在了一起。任何人都可以是个社会主义者,包括比尔盖茨:(微软的存在)为了社会和谐一体,为了大众利益,为了穷苦与被压迫的民众。奥托·魏宁格一百多年前说过:社会主义是雅利安式的,共产主义是犹太式的。

An exemplary case of today’s ‘socialism’ is China, where the Communist Party is engaged in a campaign of self-legitimisation which promotes three theses: 1) Communist Party rule alone can guarantee successful capitalism; 2) the rule of the atheist Communist Party alone can guarantee authentic religious freedom; and 3) continuing Communist Party rule alone can guarantee that China will be a society of Confucian conservative values (social harmony, patriotism, moral order). These aren’t simply nonsensical paradoxes. The reasoning might go as follows: 1) without the party’s stabilising power, capitalist development would explode into a chaos of riots and protests; 2) religious factional struggles would disturb social stability; and 3) unbridled hedonist individualism would corrode social harmony. The third point is crucial, since what lies in the background is a fear of the corrosive influence of Western ‘universal values’: freedom,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hedonist individualism. The ultimate enemy is not capitalism as such but the rootless Western culture threatening China through the free flow of the internet. It must be fought with Chinese patriotism; even religion should be ‘sinicised’ to ensure social stability. A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 in Xinjiang, Zhang Chunxian, said recently that while ‘hostile forces’ are stepping up their infiltration, religions must work under socialism to serve economic development, social harmony, ethnic unity and the unification of the country: ‘Only when one is a good citizen can one be a good believer.’

今日所谓”社会主义“的一个例子就是中国。中国共产党正在进行一场”自我合法化“的运动,这个运动的口号有三条【1】共产党的一党统治可确保资本主义(经济)的成功。【2】无神论的共产党统治可以保证真正的宗教自由。【3】共产党统治的延续,可以保证中国社会儒家价值观得以保留(社会和谐,爱国主义,道德观,等等)。共产党的这些话并非空穴来风。因为:【1】如果没有党的稳定权力,资本主义的运动会导致各种混乱和抗议。【2】宗教之间的冲突会影响社会稳定【3】恣意妄为的个人享乐主义会侵蚀社会和谐。这里的第三点是很关键的。因为【3】背后隐藏的是对西方腐蚀性”普世价值“观的恐惧。与”普世价值“相关的,是自由,民主,人权,以及个人享乐主义。(对党来说)最要命的敌人不是资本主义自身,而是发散性的西方文化,通过自由流通的互联网,祸害中国。因此,一定要采用”爱国主义“来作为抗衡的手段。即便是宗教也要被”中国化“来保证社会稳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书记张春贤(李修平的老公)曾说”此时敌对势力正在加大渗透和破坏,宗教一定要同社会主义一起为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国家统一服务。首先做一个好公民,才能做一个好教民” (张春贤,好公民,好教民,见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6-15/7343385.shtml)

But this ‘sinicisation’ of religion isn’t enough: any religion, no matter how ‘sinicised’, is incompatible with membership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n article in the newsletter of the party’s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claims that since it is a ‘founding ideological principle that Communist Party members cannot be religious’, party members don’t enjoy the right to religious freedom: ‘Chinese citizens have the freedom of religious belief, but Communist Party members are not the same as regular citizens; they are fighters in the vanguard for a communist consciousness.’ How does this exclusion of believers from the party aid religious freedom? Marx’s analysis of the political imbroglio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of 1848 comes to mind. The ruling Party of Order was the coalition of the two royalist wings, the Bourbons and the Orleanists. The two parties were, by definition, unable to find a common denominator in their royalism, since one cannot be a royalist in general, only a supporter of a particular royal house, so the only way for the two to unite was under the banner of the ‘anonymous kingdom of the Republic’. In other words, the only way to be a royalist in general is to be a republican. The same is true of religion. One cannot be religious in general: one can only believe in a particular god, or gods, to the detriment of others. The failure of all attempts to unite religions shows that the only way to be religious in general is under the banner of the ‘anonymous religion of atheism’. Effectively, only an atheist regime can guarantee religious tolerance: the moment this atheist frame disappears, factional struggle among different religions will explode. Although fundamentalist Islamists all attack the godless West, the worst struggles go on between them (IS focuses on killing Shia Muslims).

但这种宗教“中国化”还不够:任何宗教,无论如何“中国化”都与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身份发生冲突。中纪委通报中的一篇文章曾指出,因为“最基本的意识形态原则”问题,中共党员不允许信教,进而党员不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利。“中国公民享有宗教自由,但党员不是普通公民,他们是共产主义意识先锋队里的战士。” 这种把宗教信徒排除在党外的做法怎么能对宗教自由有所帮助呢?这里可以借鉴一下马克思对1848年法国大革命中政治纠纷的分析。站统治地位的“秩序党”是由两个保皇派成的,波旁派和奥尔良派。这两个党派,基于自身保皇派的本质,是无法找到调和的可能的。因为一个保皇者不能仅仅是宽泛意义上的,必须是某一皇室的支持者。所以这两个保皇派唯有统一在一个旗帜下面“匿名王国共和国”。换个角度说,成为保皇党的唯一途径是做一名共和党。宗教也是如此。一个人不能是宽泛意义上的信徒:你必须要信某个特殊的神灵,或众神,以与其他信仰者有所区别。历史上所有试图统一宗教的努力都是失败的,而这些失败表明:要想具有宗教的普遍性,唯有打着“匿名宗教的无神论”旗帜之下才行。只有持无神论主义的政权才能行之有效得确保宗教平等:一旦(占统治地位的)无神论框架消失,宗教之间的摩擦和冲突就会爆发。(例如)虽然所有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势力都在攻击神性泯灭的西方世界,但最残酷的斗争发生在这些势力之间(“穆斯林国”专注于杀光什叶派穆斯林)。

There is, however, a deeper fear at work in the prohibition of religious belief for member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It would have been best fo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f its members were not to believe in anything, not even in communism,’ Zorana Baković, the China correspondent for the Slovenian newspaper Delo, wrote recently, ‘since numerous party members joined churches (most of them Protestant churches) precisely because of their disappointment at how even the smallest trace of their communist ideals had disappeared from today’s Chinese politics.’

而共产党禁党员信教的行为之下,隐藏着一种更深刻的恐慌。“对中共来说,其成员最好啥也不信,连共产主义也不信。”一个女记者最近写道(Zorana Baković,斯洛文尼亚报纸Delo的驻华记者)“大量的党员开始加入教会,以基督教新教为主,因为他们不满于今日中国政治之中已经见不到丝毫共产主义的理念。”

In short, the most serious opposition to the Chinese party leadership today is presented by truly convinced communists, a group composed of old, mostly retired party cadres who feel betrayed by the unbridled capitalist corruption along with those proletarians whom the ‘Chinese miracle’ has failed: farmers who have lost their land, workers who have lost their jobs and wander around searching for a means of survival, others who are exploited by companies like Foxconn etc. They often take part in mass protests carrying placards bearing quotes from Mao. This combination of experienced cadres and the poor who have nothing to lose is potentially explosive. China is not a stable country with an authoritarian regime that guarantees harmony and is thus able to keep capitalist dynamics under control: every year thousands of rebellions of workers, farmers and minorities have to be squashed by the authorities. No wonder official propaganda talks incessantly of a harmonious society. This very insistence bears witness to its opposite, the ever present threat of chaos and disorder. One should apply the basic rule of Stalinist hermeneutics here: since the official media do not openly report on the troubles, the most reliable way to detect them is to search for the positive excesses in state propaganda – the more harmony is celebrated, the more chaos and antagonism should be inferred. China is full of antagonisms and barely controlled instabilities that continually threaten to explode.

总之,此时批评中共领导最严厉的,是一群真正信仰坚定的共产党员。他们大都由退休的党员老干部们组成,失控的资本主义腐败现象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背叛。还有那些被“中国奇迹”(经济上的)抛弃的无产者:失去土地的农民,下岗的工人,流离失所,艰难求生。还包括被富士康剥削的那些流水线组装工们。正是这些人组成了大规模的示威,打着标语,上面写着毛泽东的著名口号。这种老干部与穷光蛋们的组合好像隐藏的炸弹。中国社会不稳定,专制的政权无法确保社会和谐,无法控制资本主义的各种破坏力: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工人,农民和弱势群体造反后,被当局镇压。也难怪媒体里充满了对“和谐社会”无休止的官方宣传。而也正是这种持之以恒的宣传,反过来,印证了社会上各种骚乱的存在。这里应该把斯大林模式的宣传模式反过来分析:因为官方媒体不公开报道骚乱,所以检测是否有骚乱的最好办法是寻找官方正面宣传的“过度”之处,越是粉饰太平,反证出现实中发生的骚乱就越多。此时的中国社会中充满了内乱的因素,当局几乎无法控制,局面一触即发。

It is only against this background that one can understand the religious politics of the Chinese Party: the fear of belief is effectively the fear of communist ‘belief’, the fear of those who remain faithful to the universal emancipatory message of communism. One looks in vain at the ongoing ideological campaign for any mention of the basic class antagonism made evident in the workers’ protests. There is no talk of the threat of ‘proletarian communism’; all the fury is directed instead against the foreign enemy. ‘Certain countries in the West,’ the party secretary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wrote in June 2014,

只有理解到这一层的社会大背景问题,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中共的宗教政策: 真正让党害怕的,是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自身,真正让人畏惧的,是那些依然坚信共产主义普遍解放意义信仰的人。虽然此时中国工人的抗议活动是最好的阶级斗争的案例,但在官方现行的意识形态宣传活动中却只字未提。看不到任何关于“无产阶级共产主义”的话,所有的愤怒都被转移到“敌对势力”身上。“西方某些国家”, 一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党书记(王伟光)2014年写到:

advertise their own values as ‘universal values’, and claim that their interpretations of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re the standard by which all others must be measured. They spare no expense when it comes to hawking their goods and peddling their wares to every corner of the planet, and stir up ‘colour revolutions’ both before and behind the curtain. Their goal is to infiltrate, break down and overthrow other regimes. At home and abroad certain enemy forces make use of the term ‘universal values’ to smea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China’s mainstream ideology. They scheme to use Western value systems to change China, with the goal of letting Chinese people renounc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leadership and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allow China to once again become a colony of some developed capitalist country.

西方某些国家把他们的那套价值观念标榜为“普世价值”,把他们诠释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说成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尺,极力在世界范围内叫卖和推销,台前幕后策动了一场又一场“颜色革命”,其目的就在于渗透、破坏和颠覆别国政权。国内外一些敌对势力假借“普世价值”之名,抹黑中国共产党,抹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抹黑我国主流意识形态,企图用西方价值观念改造中国,其目的也就在于让中国人民放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放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使中国再次沦为某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殖民地。

(王伟光讲话,见 http://www.qstheory.cn/dukan/qs/2014...1106051.htm)

Some of this is true, but the particular truths cover over a more general lie. It is of course right that one cannot and should not trust the Western powers’ promulgation of the ‘universal values’ of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that universality is false, and conceals the West’s ideological biases. Even so, is it then enough to oppose Western values with a particular alternative, such as the Confucianism that is ‘China’s mainstream ideology’? Don’t we need a different universalism, a different project of universal emancipation? The irony here is that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effectively means socialism with capitalist characteristics, i.e. a socialism that fully integrates China into the global market. The universality of global capitalism is left intact, quietly accepted as the only possible frame; the project of Confucian harmony is mobilised only in order to keep a lid on the antagonisms that come along with global capitalist dynamics. All that remains is a socialism with Confucian ‘national colours’: a national socialism, whose social horizon is the patriotic promotion of one’s own nation, while the antagonisms immanent in capitalist development are projected onto a foreign enemy who poses a threat to social harmony. What the Chinese party aims at in its patriotic propaganda, what it calls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s yet another version of ‘alternative modernity’: capitalism without class struggle.

王伟光的话是部分真实的,但这些局部的真实却试图掩盖更大的谎言。我们不能也不应该相信西方霸权散布的普世价值,普世民主,普世人权:所谓“普世"中的“普遍性”是假的,西方世界是在用所谓“普世”来掩盖自己意识形态上的偏见。但即使如此,在反西方价值观的时候,用某个特定的替代品,比如孔老二这个“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就够啦?难道我们更需要的,不是一种“不同的普世”么?一种截然不同的具有普遍解放意义的计划么?(张三注:齐泽克这里的意思是,不要让西方世界独占“普世”这个概念,要重新定义新的“普世”含义,而不是停留在老的“普世”定义圈子里)。颇具讽刺意义的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特色的社会主义,一种把中国完全融入全球市场的社会主义。(在这个融入过程中)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普遍性毫发未损,被默默地认同为唯一可行的(经济)框架。而之推行孔老二的”和谐社会“论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掩盖全球化资本主义运动产生的社会内部斗争。最终导致的,是一个带有儒教国家色彩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 (张三注:这里齐泽克使了个坏,因为”国家社会主义“也即”纳粹“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zism , 他在暗示中共的纳粹化)。 而这个“主义”所追求的是充满爱国主义情怀的对自己“国家”的宣扬, 同时,把资本主义模式发展必然带来的社会内部斗争“投射”到威胁社会和谐的“敌对势力”身上去。在其爱国主义的宣传伴随下,中共的真正目的是推行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这只不过是另一种所谓的“现代化”而已:没有阶级斗争的资本主义。

附注:翻译到一半儿的时候,发现网上有一篇“齐泽克学会”(香港)的中文翻译,见 http://zizeksociety.blogspot.com/201...sation-01.html 但促读之下,觉得译者因为居住在香港或台湾的原因,很多词汇和语句的翻译不准确。

张是张三的三,三是张三的张
帅哥 张三的四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Dec 7th, 2018, 17:34   只看该作者   #2
张三的四
华枫首席感慨哥
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级别:22 | 在线时长:611小时 | 升级还需:10小时
 
张三的四 的头像
 
注册日期: Oct 2007
帖子: 1,219
积分:1
精华:1
声望: 1292688
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张三的四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默认 续完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3:23
小三的帖, 要顶, 使劲顶! 虽然我不看...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3:26
agell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3:47
agell

搞不懂伪善小三把帖发在这冷宫, 没人看的...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4:07
搞不懂伪善小三把帖发在这冷宫, 没人看的...

三哥奏是作个记录,将来有资料可查,不是给咱看的~

张三的四
Jul 22nd, 2015, 17:51
中国化

齐泽克

当阿兰·巴迪欧宣称“民主是我们的怪癖”时,这句话应该在最标准的佛洛伊德心理学范畴内理解,而不是仅仅理解为我们已经把民主上升到了一个不可触及的“绝对真理”的高度。“民主”是我们的最后一招(当面对社会结构性的“缺失”,当面对“阶级关系不存在”的事实,当面对社会内部斗争所造成的创伤时)。当面对现实中的统治与剥削,面对残酷的社会纠纷时,我们会说“好吧,但是我们还有民主!”好像只要有了“民主”作为保证,我们就可以解决问题或至少可以控制各种纠纷,阻止矛盾的激化。“民主怪癖化”最好的例子就是畅销小说或电影,比如《塘鹅暗杀令》或《惊天大阴谋》。 情节大都是几个普通人发现了一桩丑闻,不断发掘直到总统,最终导致总统下台。在这些故事里,社会中的腐败无所不在,但这些电影的意识形态冲击力体现在其高调的,外卖式的潜台词:多么伟大的民主国家啊,你我这些普通人也可以把皇帝拉下马!“

所以,如果我们给某种激进和新兴的运动一个名字,一个把社会主义和”民主“结合起来的名字,这种起名字的行为就是非常不合适的。一旦我们给了这种运动名字,我们就把对”已有的世界秩序“的终极变态癖好和界线模糊的术语融合在了一起。任何人都可以是个社会主义者,包括比尔盖茨:(微软的存在)为了社会和谐一体,为了大众利益,为了穷苦与被压迫的民众。奥托·魏宁格一百多年前说过:社会主义是雅利安式的,共产主义是犹太式的。

今日所谓”社会主义“的一个例子就是中国。中国共产党正在进行一场”自我合法化“的运动,这个运动的口号有三条
【1】共产党的一党统治可确保资本主义(经济)的成功。
【2】无神论的共产党统治可以保证真正的宗教自由。
【3】共产党统治的延续,可以保证中国社会儒家价值观得以保留(社会和谐,爱国主义,道德观,等等)。

共产党的这些话并非空穴来风。因为:【1】如果没有党的稳定权力,资本主义的运动会导致各种混乱和抗议。【2】宗教之间的冲突会影响社会稳定【3】恣意妄为的个人享乐主义会侵蚀社会和谐。这里的第三点是很关键的。因为【3】背后隐藏的是对西方腐蚀性”普世价值“观的恐惧。与”普世价值“相关的,是自由,民主,人权,以及个人享乐主义。(对党来说)最要命的敌人不是资本主义自身,而是发散性的西方文化,通过自由流通的互联网,祸害中国。因此,一定要采用”爱国主义“来作为抗衡的手段。即便是宗教也要被”中国化“来保证社会稳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书记张春贤(李修平的老公)曾说”此时敌对势力正在加大渗透和破坏,宗教一定要同社会主义一起为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国家统一服务。首先做一个好公民,才能做一个好教民” (张春贤,好公民,好教民,见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6-15/7343385.shtml)

但这种宗教“中国化”还不够:任何宗教,无论如何“中国化”都与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身份发生冲突。中纪委通报中的一篇文章曾指出,因为“最基本的意识形态原则”问题,中共党员不允许信教,进而党员不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利。“中国公民享有宗教自由,但党员不是普通公民,他们是共产主义意识先锋队里的战士。” 这种把宗教信徒排除在党外的做法怎么能对宗教自由有所帮助呢?这里可以借鉴一下马克思对1848年法国大革命中政治纠纷的分析。站统治地位的“秩序党”是由两个保皇派成的,波旁派和奥尔良派。这两个党派,基于自身保皇派的本质,是无法找到调和的可能的。因为一个保皇者不能仅仅是宽泛意义上的,必须是某一皇室的支持者。所以这两个保皇派唯有统一在一个旗帜下面“匿名王国共和国”。换个角度说,成为保皇党的唯一途径是做一名共和党。宗教也是如此。一个人不能是宽泛意义上的信徒:你必须要信某个特殊的神灵,或众神,以与其他信仰者有所区别。历史上所有试图统一宗教的努力都是失败的,而这些失败表明:要想具有宗教的普遍性,唯有打着“匿名宗教的无神论”旗帜之下才行。只有持无神论主义的政权才能行之有效得确保宗教平等:一旦(占统治地位的)无神论框架消失,宗教之间的摩擦和冲突就会爆发。(例如)虽然所有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势力都在攻击神性泯灭的西方世界,但最残酷的斗争发生在这些势力之间(“穆斯林国”专注于杀光什叶派穆斯林)。

而共产党禁党员信教的行为之下,隐藏着一种更深刻的恐慌。“对中共来说,其成员最好啥也不信,连共产主义也不信。”一个女记者最近写道(Zorana Baković,斯洛文尼亚报纸Delo的驻华记者)“大量的党员开始加入教会,以基督教新教为主,因为他们不满于今日中国政治之中已经见不到丝毫共产主义的理念。”

总之,此时批评中共领导最严厉的,是一群真正信仰坚定的共产党员。他们大都由退休的党员老干部们组成,失控的资本主义腐败现象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背叛。还有那些被“中国奇迹”(经济上的)抛弃的无产者:失去土地的农民,下岗的工人,流离失所,艰难求生。还包括被富士康剥削的那些流水线组装工们。正是这些人组成了大规模的示威,打着标语,上面写着毛泽东的著名口号。这种老干部与穷光蛋们的组合好像隐藏的炸弹。中国社会不稳定,专制的政权无法确保社会和谐,无法控制资本主义的各种破坏力: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工人,农民和弱势群体造反后,被当局镇压。也难怪媒体里充满了对“和谐社会”无休止的官方宣传。而也正是这种持之以恒的宣传,反过来,印证了社会上各种骚乱的存在。这里应该把斯大林模式的宣传模式反过来分析:因为官方媒体不公开报道骚乱,所以检测是否有骚乱的最好办法是寻找官方正面宣传的“过度”之处,越是粉饰太平,反证出现实中发生的骚乱就越多。此时的中国社会中充满了内乱的因素,当局几乎无法控制,局面一触即发。

只有理解到这一层的社会大背景问题,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中共的宗教政策: 真正让党害怕的,是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自身,真正让人畏惧的,是那些依然坚信共产主义普遍解放意义信仰的人。虽然此时中国工人的抗议活动是最好的阶级斗争的案例,但在官方现行的意识形态宣传活动中却只字未提。看不到任何关于“无产阶级共产主义”的话,所有的愤怒都被转移到“敌对势力”身上。“西方某些国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党书记(王伟光)2014年写到:

西方某些国家把他们的那套价值观念标榜为“普世价值”,把他们诠释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说成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尺,极力在世界范围内叫卖和推销,台前幕后策动了一场又一场“颜色革命”,其目的就在于渗透、破坏和颠覆别国政权。国内外一些敌对势力假借“普世价值”之名,抹黑中国共产党,抹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抹黑我国主流意识形态,企图用西方价值观念改造中国,其目的也就在于让中国人民放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放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使中国再次沦为某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殖民地。
(王伟光讲话,见 http://www.qstheory.cn/dukan/qs/2014...1106051.htm)

王伟光的话是部分真实的,但这些局部的真实却试图掩盖更大的谎言。我们不能也不应该相信西方霸权散布的普世价值,普世民主,普世人权:所谓“普世"中的“普遍性”是假的,西方世界是在用所谓“普世”来掩盖自己意识形态上的偏见。但即使如此,在反西方价值观的时候,用某个特定的替代品,比如孔老二这个“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就够啦?难道我们更需要的,不是一种“不同的普世”么?一种截然不同的具有普遍解放意义的计划么?(张三注:齐泽克这里的意思是,不要让西方世界独占“普世”这个概念,要重新定义新的“普世”含义,而不是停留在老的“普世”定义圈子里)。颇具讽刺意义的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特色的社会主义,一种把中国完全融入全球市场的社会主义。(在这个融入过程中)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普遍性毫发未损,被默默地认同为唯一可行的(经济)框架。而之推行孔老二的”和谐社会“论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掩盖全球化资本主义运动产生的社会内部斗争。最终导致的,是一个带有儒教国家色彩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 (张三注:这里齐泽克使了个坏,因为”国家社会主义“也即”纳粹“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zism , 他在暗示中共的纳粹化)。 而这个“主义”所追求的是充满爱国主义情怀的对自己“国家”的宣扬, 同时,把资本主义模式发展必然带来的社会内部斗争“投射”到威胁社会和谐的“敌对势力”身上去。在其爱国主义的宣传伴随下,中共的真正目的是推行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这只不过是另一种所谓的“现代化”而已:没有阶级斗争的资本主义。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7:54
中国化

齐泽克

当阿兰·巴迪欧宣称“民主是我们的怪癖”时,这句话应该在最标准的佛洛伊德心理学范畴内理解,而不是仅仅理解为我们已经把民主上升到了一个不可触及的“绝对真理”的高度。“民主”是我们的最后一招(当面对社会结构性的“缺失”,当面对“阶级关系不存在”的事实,当面对社会内部斗争所造成的创伤时)...

唇顶小三。还是不看-裹脚布,太长了。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7:55
中国化

齐泽克

当阿兰·巴迪欧宣称“民主是我们的怪癖”时,这句话应该在最标准的佛洛伊德心理学范畴内理解,而不是仅仅理解为我们已经把民主上升到了一个不可触及的“绝对真理”的高度。“民主”是我们的最后一招(当面对社会结构性的“缺失”,当面对“阶级关系不存在”的事实,当面对社会内部斗争所造成的创伤时)...

好奇一下,码这么长,不觉得辛苦?
张三的四
Jul 22nd, 2015, 18:01
好奇一下,码这么长,不觉得辛苦?


就好像喜欢某项运动的人,在持续的奔跑,跳跃之中,也有由内而外的乐趣。
有意思的是,在翻译这篇小短文的时候,竟然在网上找到繁体的,可能来自香港的翻译。(见上面的链接,张三翻译的时候刻意的没有阅读或引用繁体的翻译)
更有趣的是,在张三的简体翻译和香港齐泽克学会的繁体翻译之间,必然存在着差异,而这种“翻译上的差异”才是齐泽克分析方法中最最宝贵的东西。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8:04
就好像喜欢某项运动的人,在持续的奔跑,跳跃之中,也有由内而外的乐趣。

有快感不?
张三的四
Jul 22nd, 2015, 18:05
有快感不?

有点累,一边上班,一边抽空翻译。
好像足球比赛,快感来自得分,而不是全场的奔跑。
你应该问“得分了没有?”答案是:一比一平.
网事随风.
Jul 22nd, 2015, 18:10
有点累,一边上班,一边抽空翻译。
好像足球比赛,快感来自得分,而不是全场的奔跑。
你应该问“得分了没有?”答案是:一比一平.

难怪阿省经济不行了。上班时间都花在码齐老头去了!
purple2011
Aug 4th, 2015, 00:07
才发现三哥的这篇文章,发到这个犄角旮旯里了。哈哈,又老Joe干的?

好像在Youtube上看到香港齐泽克学会发的视频,也许由于语言和书写差异,人家翻译的我们看着别扭?其实我一直感觉,抛开民族感情,汉语不是一门严谨、逻辑性强的语言,容易产生概念理解偏差和逻辑漏洞,对我们的正确哲学思辨造成困扰,也给一些别有用心人更多的雄辩甚至胡搅蛮缠的机会?

汉语里也缺少精确定义的哲学概念,从来没形成持续传承的哲学流派和知识体系。实在可悲!
张三的四
Aug 4th, 2015, 11:29
才发现三哥的这篇文章,发到这个犄角旮旯里了。哈哈,又老Joe干的?好像在Youtube上看到香港齐泽克学会发的视频,也许由于语言和书写差异,人家翻译的我们看着别扭?其实我一直感觉,抛开民族感情,汉语不是一门严谨、逻辑性强的语言,容易产生概念理解偏差和逻辑漏洞,对我们的正确哲学思辨造成困扰,也给一...


这篇纯粹的翻译原本就发在了“社会文化”板块里,这一点要替老Joe澄清一下。
翻译讲究信达雅,严谨的“信”式的翻译虽然意思翻译的完整,但也可能因为过于终于原文而让人无法直接理解一些言外之意。“达”式的翻译就要揉进去一些本土的特色,而“雅”的翻译就近乎一种再创作了。
张三的四
Sep 1st, 2015, 14:20
转载文章链接 http://news.6park.com/newspark/index...iew&nid=116918
转载文章标题 《财经》记者上央视“认罪求饶” 新闻界愤慨
==========================
中国股市反覆下跌,当局竟归罪于一个财经记者关于政府开会研究退市的独家报道。当局前日正式拘留《财经》记者王晓璐,央视昨播出他「认罪求饶」片段,引起国内新闻界一片愤慨,谴责以记者作代罪羔羊可耻。

新华社前日深夜发佈,北京《财经》杂志记者王晓璐因涉伙同他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讯息,8月30日被採取刑事强制措施。王被指在7月20日的《财经》杂志中的不实报道《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桉》,令股市异常波动,强调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报道不与监管部门核实不负责任。

称后悔为国家和股民带来损失

「我不该为抓眼球给股民带来损失。」王晓璐昨早现身央视新闻,求从轻处理。他承认根据私下听说的有关股市讯息,结合个人主观判断做出相关报道:「我不应在敏感时候发表对市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报道,给国家和股民带来这麽大损失。我很后悔。」但根据王晓璐在央视上的陈述,看不出他有编造讯息、收钱或其他明显恶意。至于他当日率先报道的证监会开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桉,儘管证监会矢口否认,称该报道不实,但其他媒体后来报道确有开会,到底有没有研究退市,似乎只有证监会说了算。

宣传部门昨对媒体和网站发出禁令:关于财经记者王晓璐被刑拘,所有报道必须引用新华通讯社和《人民日报》,不得发表评论。诸多国内媒体同仁只能在微信微博表达不满。

「今天《财经》同仁全体素服,支持晓璐。」有《财经》记者写道。《财经》杂志前副主编罗昌平微博写道:「几个部委居然让一个数十人参加的会议凭空蒸发,由此掩耳盗铃消灭信源。」前《财经》同事王以超写:「如果一名媒体人,既不存在主观恶意,同时又不存在不当得利,仅仅因为一些专业上的瑕疵,就要面临刑事危险。我只能说,这样的社会,距离法西斯主义并不远。」上海《澎湃》新闻网一记者谴责:「自己无德无能弄砸市场,找个这么努力的小记者做代罪羔羊。」也有质疑:既抓得王晓璐,那当初《人民日报》狂吹牛市未见顶,令无数股民高位入市损手,写《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的记者又该不该抓?

《人民日报》狂吹未见顶无刑责

不过,官方就事件的一面之词却得不少股民讚赏,留言对王晓璐喊打喊杀,甚至要求赔偿损失。前《凤凰周刊》记者邓丽称看评论感心寒:「如果以后新闻报道无论真假,只能用公开渠道的消息,否则就算揑造要被治罪,你国老百姓还是继续被洗脑吧!」

王晓璐25日被警方带走后,《财经》杂志曾发声明,表示对记者在职务范围内的正常採写行为承担责任,又称坚信通过客观报道市场讯息,促进市场的公平透明是传媒责任。总部在纽约的国际保护记者协会,日前发声明要求中国当局释放王晓璐,指中国不能因自己对资本市场波动过敏,就去恐吓或监禁记者以灭声。

网民有话说

赔偿股民损失吧,否则不能原谅
我出1,000元!有人愿意暴打财经记者王晓璐吗?
央视可以把法院收购了。罪还没定,就先上电视认罪
这个王晓璐事件完全是个笑话,入了口袋罪。当了替罪羔羊
一个人的一篇文章就可以让中国股市烂塌了,你是股民你会信吗?
这名记者太牛了,动动笔杆子就把股市给崩塌了。这是人才啊,写写美帝连国防都省了
身为调查记者如果有一天被捉去,该如何选择?经朋友圈求教,第一最好不做记者;第二零口
资料来源:新浪微博
=======================
China_Soul
Sep 1st, 2015, 14:32
我都看了,顺便一顶,也在上班
GX4
Sep 4th, 2017, 13:55
原文链接 http://www.lrb.co.uk/v37/n14/slavoj-zizek/sinicisation
原文作者 齐泽克
先贴出"伦敦书评"的英文原文,然后逐句翻译成中文

Sinicisation 中国化
Slavoj Žižek 齐泽克


When Alain Badiou c...王伟光的话是部分真实的,但这些局部的真实却试图掩盖更大的谎言。我们不能也不应该相信西方霸权散布的普世价值,普世民主,普世人权:所谓“普世"中的“普遍性”是假的,西方世界是在用所谓“普世”来掩盖自己意识形态上的偏见。但即使如此,在反西方价值观的时候,用某个特定的替代品,比如孔老二这个“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就够啦?难道我们更需要的,不是一种“不同的普世”么?一种截然不同的具有普遍解放意义的计划么?(张三注:齐泽克这里的意思是,不要让西方世界独占“普世”这个概念,要重新定义新的“普世”含义,而不是停留在老的“普世”定义圈子里)。颇具讽刺意义的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特色的社会主义,一种把中国完全融入全球市场的社会主义。(在这个融入过程中)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普遍性毫发未损,被默默地认同为唯一可行的(经济)框架。而之推行孔老二的”和谐社会“论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掩盖全球化资本主义运动产生的社会内部斗争。最终导致的,是一个带有儒教国家色彩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 (张三注:这里齐泽克使了个坏,因为”国家社会主义“也即”纳粹“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zism , 他在暗示中共的纳粹化)。 而这个“主义”所追求的是充满爱国主义情怀的对自己“国家”的宣扬, 同时,把资本主义模式发展必然带来的社会内部斗争“投射”到威胁社会和谐的“敌对势力”身上去。在其爱国主义的宣传伴随下,中共的真正目的是推行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这只不过是另一种所谓的“现代化”而已:没有阶级斗争的资本主义。

帮你补充下吧,其实很多国人可以耳熟能详的概念,原来并不存在,或者是概念内容被置换了,我们的理解和西方人的理解并不相同,所以实际上当大家争论一个事情的时候,实际双方脑袋里面想的是不同的东西,比如“民主”。 共产党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通过概念误导,竖立靶子和敌人,把真相和客观与谬误的概念捆绑在一起,让人们远离真相和客观,对可以帮助他们摆脱共产奴役统治的现代文明进行仇恨,把现代文明简单地抽象成“西方”,把所有西方好的不好的捆绑在一起,于自己落后愚昧的文明区分开来,然后让大家看到“西方”的各种问题弊端,无法认识到被“西方”所掩盖的现代先进文明。

如果你认真追寻一下“普世价值观”这个词的来源,就会发现很有意思的东西,这东西并不是产生于西方的,而是东方自己竖立的一个靶子,然后与英美为代表的现代文明进行捆绑,然后肆意的定义解释和攻击。

我不断在华疯提过,我们都是被洗脑中成长的,从娘胎出来就被社会学校甚至亲人洗脑。我并不是想用“被洗脑”攻击侮辱贬低这里的网友,而是指出问题和事实。我也是曾经被洗脑的一部分人。 很多自由派的朋友都认为他们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被洗脑,就没人可以再骗他们。 其实深层次的洗脑是从“概念定义”开始的!进而发展到系统理论的洗脑。如果一个人,从出生那天,概念就被混淆了,他怎么分辨是非黑白呢? 更别说对系统理论的理解。 所以他们虽然意识到被洗脑了,但并不知道被洗了什么。。。。。因此仍然无法轻易分辨客观是非。

我知道这点的原因,是因为我学习过语言构成和符号算法之类的课程,深深的明白这方面的道理。所以我不止一次在各种争论中把对方的“概念”抽出来与其澄清。因为我明白对方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与我争论什么。 我极少和这里的人谈论或争论“民主”这个概念也恰恰是类似的原因。

以我所知,在共产政权当中,既有深信这些邪恶理论的傻瓜,也有明白其中道理,继续帮助共产政权挖坑洗脑延续奴役统治的人渣。这些人并不局限于中共,更多是来自于苏共甚至德国。

跟这个贴,与你的齐泽克无关,我还是没有完全了解这个人。
张三的四
Nov 29th, 2017, 17:34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7/11/29/1895292.html
《世界媒体看中国:纳粹德国与中国》美国之音
以下为转载文字
=====================================
在过去的100年里,纳粹德国与中国曾经3次被认真而频繁地相提并论。

一次是1930年代后半期,德国纳粹政权开始对犹太人进行疯狂的迫害。中国上海和东北“满洲国”是全世界唯一对走投无路的犹太人敞开大门的地方。当时,几万犹太人涌入上海和“满洲国”。

抵达中国的犹太人获得了相当大的自由和绝对的安全。在中国期间,没有一个犹太人死于当局的暴力或当局所策动的流氓打手的暴力,没有一个犹太人在中国遭受来自政府的剥夺和驱赶。

犹太人与中国人 安全与危险

当年在中国避难的犹太人及其后裔喜欢骄傲地说,犹太人自己组织的慈善机构确保了在中国的犹太人无论贫富没有一个饿死或冻死。

与此同时,在上海的大街上,冬天每天饿死冻死在街头的中国贫民不计其数。

纳粹德国和中国再次被认真地相提并论是在2013年12月。当时,美国财经通讯社彭博社的新闻总编马特.温克勒(Matt Winkler)将习近平统治下的当今中国比作纳粹德国,将国际媒体在当今中国的运作比作当年在德国的运作。

温克勒以此来为彭博社为了自保而实行自我审查、不再发表揭示中国共产党领袖习近平家族凭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中共一党独裁特权而大发横财的调查性报道辩护。

彭博社总编如此将当今中国比作纳粹德国立即在国际媒体间引起轰动。质疑和批评者以严厉程度不一的措辞批评他和他所供职的彭博社丧失新闻机构的道德底线、自损其公信力。

更有人对温克勒如此将纳粹德国跟中国做出这种对比深感不安——对西方许多人来说,尤其是对犹太人来说,纳粹政权乃邪恶之最,轻易拿纳粹德国来说事,有贬低邪恶、贬低犹太人苦难之嫌。

面对来自各方的批评,温克勒拒绝做出回应。他尤其是拒绝对他将纳粹德国比拟为当今中国的问题做出回应。显然,温克勒为如何解释这种比拟而感到为难。

上个星期,北京当局对居住在北京的移民工家庭的暴力驱赶、对他们的住房和店铺的深夜打砸,其规模、力度和速度,又被拿来与纳粹德国在1938年11月9日至10日凌晨对犹太人的袭击相比较。

纳粹德国与中国再度比肩

在纳粹德国那个史称水晶夜(犹太人店铺橱窗被捣毁,碎玻璃一地,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犹如水晶)的可怕夜晚,遭到纳粹策动的流氓暴力袭击的犹太人数以万计。

在上个星期一夜之间,被中共政权的警察和政府人员敲开门、踹开门、用板斧劈开门、在寒冷的冬夜扫地出门的中国人十倍于乃至数十倍于水晶夜被扫地出门的犹太人。

中共当局的壮举一举解决了温克勒因将纳粹德国与习近平的中国相提并论而陷入的为难。纳粹德国和当今中国再度成为中国人拿来相提并论的话题。

在21世纪北京式水晶夜大规模迫害事件发生后,无数的中国网民以及中国国内外的批评者立即将今日中国与纳粹德国联系起来。

批评者不但言辞批判,而且还调遣历史图片,将一身黑制服的纳粹党卫军成排站在犹太人居住区封锁犹太人进出,跟一身黑制服的中国警察和各类公务人员成排站立在民工居住区封锁民工及其家属出入自家住所的照片并列贴出。

于此同时,北京300多万当局所谓的“低端人口”被驱赶到寒冷的大街上无家可归,导致中国公众义愤填膺,欲哭无泪,导致世界媒体大哗之际,一向声言最关心底层人民疾苦的中共领袖习近平身在北京却消失了踪影。

习近平在关键时刻神隐或掉链子的局面导致以下的网络帖在中文世界的网络间广泛流传:

“外国一爆炸你发慰问电,外国一地震你发慰问电,外国领导换人,你发祝贺电,外国穷不穷你都大撒币。你脚下大规模排华,你不闻不问,你脚下虐童、性侵儿童,你不吭一声。你是哪国领导人?只关心外国,毫不关心中国人?”

神隐的习近平再受考验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因得罪中共政权而被踢出中国的彭博社星期一(11月27日)发表报道,标题是“虐童与暴力驱赶在北京引起众怒 显示习近平面临挑战”。报道说:

“北京南部的移民工在被扫地出门之后为在哪里能找到睡觉的地方而发愁。在中产阶级居住区,幼儿园虐待和猥亵幼儿的指称使孩子们的父母担心孩子寄托幼儿园是否安全。他们都责怪政府。

“在街边摆摊卖餐饭的许姓男子星期一(11月27日)收拾起他在一个临时平房的住所当中的东西。在此之前,当局给限令他三天之内离开。他说,在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北京还发布官方歌曲《北京欢迎您》。

“许姓男子2000年从东北吉林省来到中国首都北京。他说,‘现在他们让我们滚蛋。我能怨谁?我怨中国共产党。我就是要怨它。’

“本月早些时候北京发生火灾,造成19人死亡。北京当局随后展开运动要清除不安全的出租房。随之而来的扫地出门行动跟北京东部一个中产阶级居住区的幼儿园发生的虐童丑闻同时发生。

“这两起事件显示了习近平面临的诸多挑战。在此之前,习近平发誓要在他的第二个任期更注重生活质量而不是经济增长。

“在中共当局竭力压制公众异议的同时,中共的统治合法性直接跟其促成生活水平提高即习近平所谓的‘中国梦’的能力相关。”

将“革命”进行到厕所

眼下,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的目光聚焦于中国几百万被驱赶到寒冷大街上的农民工及其妻子儿女,聚焦于北京发生的幼儿园虐待幼儿丑闻。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纳闷平日喜好抛头露面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他身边发生如此重大的事件时神隐到哪里去了。

在这种时候,素有荒诞派戏剧传统的法国的主要报纸《费加罗报》星期一(11月27日)发表一篇显然会令以往的荒诞派戏剧家感到汗颜的新闻报道。该报道的大标题是,“中国国家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厕所”。报道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天下令中国必须继续进行清理公共厕所的‘革命’,因为中国的公厕以其肮脏和臭气熏天而著称。这一革命的目标是改善生活条件,促进旅游业。这场‘厕所革命’的指令是2015年发出的,目的是让中国的厕所不再让旅游者望而却步。中国的厕所大都是蹲坑式的厕所,没有手纸。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今天报道说,习近平主席强调,改建厕所也必须改进日常生活,尤其是农村地区的生活。这位中国国家主席说,厕所问题‘不是小事’。”

应当指出,在几百万民工被赶到北京寒冷的大街上流离失所时,习近平主席大谈厕所的重要性。报道这一怪异新闻的不仅仅是法国《费加罗报》。

纳粹德国与中国的耻辱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成千上万的移民工在滴水成冰的冷天被当局驱赶到北京大街上的照片成为世界各国媒体的竞相展示的新闻图片,那些图片跟1938年德国纳粹政权策动流氓打砸犹太人店铺的水晶夜照片相映成趣。

水晶夜犹太人店铺被打砸的图片令德国人感到耻辱,即使80年过去,即使是跟迫害犹太人毫无瓜葛的当今德国人看到那些图片还是感到耻辱。

如此同时,看着那个跟父母一道被驱赶到北京大街上、手抱垃圾堆捡来的娃娃的那个两岁的女孩图片也令千百万中国人和遍布世界各国的华人感到耻辱,不知有多少人为那个可怜的女孩哭泣流泪。

一个网民在那已经成为新闻图片经典的图片上写道:

“请小心试着用心,与这个被北京驱逐的手捧捡来娃娃的女娃对视一分钟。”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注意到,在北京当局一举驱赶几百万移民工的事件发生后,在中国国外通常总是为政府辩护的所谓爱国组织、爱国学生突然沉默了。

现在外界还不清楚他们的沉默是身为华人的耻辱导致的,还是他们因为没有及时接到中共北京当局的最新宣传行动指令。

外界现在也不清楚中国人的耻辱感是否会跟德国人一样可以至少延续80年。
=====================================引止

内部寻找替罪羊,外部寻找殖民地。
“日光之下,并无新鲜的事”
帅哥 张三的四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15:03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19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