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其他◆ > 新闻报事站



发表新主题 回复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Feb 9th, 2019, 22:16     #1
cl2488
Junior Member
级别:0 | 在线时长:0小时 | 升级还需:5小时
 
注册日期: Feb 2019
帖子: 2
cl2488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默认 领事馆电话骗局 全过程 (下)

领事馆电话骗局 全过程 (下)


下篇 悔改的骗子

我估计我是骗子百日难寻的大傻瓜,他们那么容易就得手了,而且一骗就是一大笔钱。他们一吃就想再吃,不把我整个吞掉是不会罢休的。在我被骗后第三天(星期五)晚上,我心情刚刚恢复了一点,那个假冒的王威又打电话给我了。这一次他的声调变了,用一个娘娘腔说: “教授你好,我是王威。”我听到他这种声调,愣住了,说:“是你?你还找我嘛?”王威继续用娘娘腔说:“我生病了,你那天吓唬我,把我吓坏了。”我觉得好笑,骗子怎么有可能被我吓唬到?想不到一个公安局队长,现在绕身一变成了撒娇的姑娘了。我说:“喔,那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突然一个女人说话了:“教授,你好。”她的声音清脆娇媚,对我甚是好奇。我问:“你是谁?”她没回答我,反而亲切地叫我的名字,问我:“我想问你平常是怎样指导你的学生的?”她是在用美色引诱我。我不作声,心里暗想,这伙人又在打我什么主意?我生气了,想骂他们几句,但是骂不出口,就一直静默不语。他们听我好无反应,等了好一会,就挂线了。

1. 悔改的骗子

第二天(周六),朋友约我去喝茶吃点心。我虽然去了,但却不觉得滋味,因为我一直想着被骗的经历。我这人心胸开阔,已经不再恨他们了,反而觉得他们可怜。我极少发脾气的,每次说了气话,最后都要向别人道歉,哪怕是对方的错;否者的话,我会良心不安。我那天发现被骗后,从银行走出来时,怒气冲冲,就用短信吓唬骗子。我知道他们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但事后我觉得我发脾气总是不对,心里就闷闷不乐。
下午我睡了一觉,醒来了心里还是闷闷不乐。我迟疑了一会,做了一件很傻的事 — 我向骗子道歉了!我发短信给王威:“你在不在?我有几句真心话想和你说。首先,我想向你们道歉。我那天说了几句不客气的话,因为我心情不好,对不起。第二,我想和你们说,我已经原谅你们了。你们是很高明,但警察也很厉害,愿主怜悯你们,可以的话,不要被警察捉到。”
我发完短信,和这些骗子再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我们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对方却回短信了:“为何道歉?你没做错啊?”
我有点愕然,回道:“我不喜欢发脾气,发了就要道歉。这是我的原则,主的教导。”
王威接着说:“一步错,步步错,家里实在难过,不像你们高学历高文化,一生不愁吃穿。我也不想这样。”
他这些话出乎我的预料。我动了慈心,就问:“真的没路吗?”
他说:“嗯,像我们这样要在垃圾桶捡吃的你不懂。我想开个小店,但每天都被欺负。我不想在这种环境里,但我欠公司钱,没办法的。我只想赶紧把钱还光脱离这个环境。”
他接着说:“我上面有领导,骗你这些我可以拿多少,你知道吗?”
我很好奇,问:“多少?”
他说:“只有7千人民币。”
我惊呆了,回道:“啊?”。他们骗了我6万7千美元,就是差不多50万人民币,这个假王威出了那么多力,只拿到7千人民币!我回他:“那你昨天找我,也是领导指示你的?”他说:“嗯。”
我问:“为什么再找我?”他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再问:“那张军和徐超都是被领导指示的?”
他说:“张军徐超就是领导!”
他接着说:“我以前没干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为什么把我生下来还把我卖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世界不公平啊?”
我同情心动了,好奇心也动了,我想知道骗子的内幕,想知道这个可怜人的故事。我问:“你人在美国吗?”他回道:“我在中国。”哦,我现在明白了。骗子是在中国打电话到美国行骗。他们在境外,怪不得不怕被抓了。
他接着说:“我心里很愧疚,充满了罪恶感,每天都睡不好。”
我听了,心生怜悯,就安慰他说:“不要愧疚。我已经说了,我原谅你了。”
他接着说:“你不知道在垃圾里捡吃的感觉。 我有两个弟妹要照顾。不是因为缺钱,我会干这事请吗?等我帮我弟妹存了一笔钱,我会自首的。”
我听到他的家境如此凄凉,心里想帮助他,可是我没这能力。我说:“你要尽快脱离这群人。我想帮你,可是我已经没钱了,你知道的。”
他说:“我不用你帮,我会承担责任,只希望你不要为难我的家人。”
这人对他做的坏事有悔改之意,我被他的悔意打动了。我开始向他传福音,想让他认识基督的救恩,可以重新做人。他说:“我不信宗教,因为这世界不公平。”我说:“这世界是不公平,但还是有爱的。”于是,我和他分享了一段圣经故事。那是路加福音十五章,讲到神如何寻找失丧的罪人,只要我们愿意悔改,神就能拯救我们。我把经文发给他后,他说:“我会每天看的,谢谢你。祝福你未来幸福快乐,欠你的来世报答你。电话把我拉黑吧。”
我们的短信对话好像快完了,我问了一句:“你姓什么?让我可以为你祷告。”
他说:“我沒名字。大家都叫我林頭欸。”
我听了,有点愕然,说:“真的?你没父母?”
林頭欸接着跟我提到他的身世。他小时候被卖了,被人强迫去乞讨。他说:“乞讨完了以后就要把钱交给养母。母亲死了,他就把我们卖了。我最后的一件事,就是杀了这个他。”
他的故事讲的不是很清楚。我问:“你真杀人了?”他说:“还没。”我问:“谁是他?”
林頭欸好像有点激动了,说:“他,就是他,害死我母亲的。”
我问:“那你父亲呢?”
他说:“父亲,什么是父亲?”
我奇怪他为什么不知何为父亲,就说:“父亲,就是你妈妈的丈夫咯。”
林頭欸好像很激动,说:“把我们卖了,他不够格。抛弃妻子,殴打妻子,他不是人。”
我明白了。他父亲不爱他们,把他们买了。我安慰他说:“你天上还有一个父亲,就是神,他是爱你的。”
林頭欸说:“上天要是爱我,我母亲呢?他一生辛苦赚钱养家,结果他赌博喝酒,要不到钱就打我。每次我被打,是母亲挡在前面挨打的。我会为我母亲报仇的。”
我为他的遭遇感到悲哀。我说:“不要报仇,原谅他吧。你现在尽快脱离这群骗子。”
他说:“脱离?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如果离开,弟妹就会受到威胁。”
我说:“带他们一起逃了。”
他说:“没办法的,这个地方是没有机会出去的。”
我问:“这是什么地方?那么恐怖?”
他说:“你可以看一下這電影《巨额来电》,大致雷同。”
林頭欸接着又谈到他的弟妹。他说:“等我赚到够我弟妹可以顺利读完初中就好。他们长大可以半工半读。”
我现在大概明白了。他被强迫行骗,要支持弟妹的生活。我问:“那要为他们骗多少钱?”
他说:“钱?我完全不知道他们骗你多少。”
我惊奇了,问:“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把我的银行存款都问了。”
他说:“你要跟我说的时候,你跟你说过,领导办案我无权干涉。我喝止你不要说穿了。我只知道你大概有多少钱。但至于你被骗多少,我不知道。”
我想起了,我汇钱后想报告给他时,他的确喝止我不要说。原来骗子头目不愿意让底下的喽啰知道骗了多少,好压榨他们。
林頭欸又说:“直到 … 你跟我说了以后,我才知道了。”
我问:“我说了吗?”
他说:“就是你发觉被骗的时候。你问:‘6万7的三分之一是多少?要确保你有足够的保证金哦,我可不会借你的。’ 这是你说的吧?”
我说:“喔,对,我的气话。那你为什么回我数字?”
他说:“当下我旁边有人。他们在玩你,觉得你很好笑,一个教授被耍的团团转。他们回的。”
我愣住了,脑子里想像着一群骗子在电话的另一边嘲笑我的情景,我就脸红了。
他接着问我:“今天有人打给你吧?女的。”
我问他:“为什么再找我?是你的领导指派的吧,他们是什么人?”
他说:“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我们都叫他们泉哥,张姐。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不可能用真名的。”
我很好奇,想了解他们的内情。这个内疚的骗子就是我破案的线索。我问他:“那个张军,他是泉哥吗?”
林頭欸说:“嗯。这领导我们这帮人的,我们都叫他泉哥。他和张姐在做教育训练。张姐说:‘这是教授。你看,教授乖乖打钱,还要跟我们说谢谢,所以大家不要怕,只要努力说。’”
我一想到他们嘲笑我的情形,就满脸羞愧。我想破案,抓住这群骗子。我想从这人身上拿到线索。于是我问:“他们怎么训练你们?”
林頭欸没详细解释,只是说:“你可以看這電影《巨额来电》,有六七成是真的。”
我想知道多点内情,就问:“那徐超是领导还是像你一样被迫的?”
他说:“俆超?他是干部。”
我不是专业侦探,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了。我同情他弟妹的情形,就说:“我怕你等不到你弟妹初中毕业,你们可能都要被抓了。现在公安也很厉害的,你要小心。”
他说:“每个人都有目标。我的目标,就是赚到了钱,杀了他,然后自首。”
我觉得他很傻。毁人毁己,这是最傻的想法。我想劝他,但他说:“我知道你想感化我。但是你没经历过,你命好,你不会懂的。你亲自体验过,你也不会感化我的。你不用帮我,你接到这电话,你就想是你前世欠的债,当做自己倒霉吧。我知道你不会寻短的。”
我被骗后,心里其实很难过。但现在接触到这一个比我悲惨百倍的人,我觉得我的遭遇实在不算什么。我说:“我不在意这钱。我的财富在于神,不在钱上。我已经没事了。”
林頭欸说:“我要把这些短信删掉了,被看到就麻烦了。对你,很抱歉。以后一定要跟身边的朋友还有家人说,千万不要相信电话。”
我知道他要删除短信,就问:“那我刚才发给你的经文呢?”
他说:“我删了短信以后。你就骂我:‘你下地狱吧,如果不想下地狱就把这经文祷告。’这样我就可以留短信了。”
我明白了,我骂他不会为他带来麻烦,因为他们一定常常收到被骗者的谩骂。我说:“喔,好的,我知道了。”
他说:“但是短信每一个礼拜都会删除,这是规定。所以你星期一再发。”
我想和林頭欸继续联系。一来,我同情他的遭遇,我想帮他;二来,他是我破案的重要线索。
他说:“平常传短信都没问题。我经文写下来以后,就可以和你平常聊天。但你跟我传的短信,我每天都会删除。我写这经文,不是为我,是为你。我不相信神,但是我相信你。先这样吧,不能说了。九点要训练附辅导。”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中国时间的确快要到早上九点了。他好像说的都是真话。我们的短信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这个对话出乎意料,耐人寻味。我想象着电话的另一边林頭欸的悲惨遭遇,心生一念。我想说服林頭欸里应内合,把这一伙骗子都抓起来。我可以向林頭欸提出条件,要他把骗子集团的所在地告诉我,我就通知公安抓住他们,然后我回国出庭,证明林頭欸是内应,让他可以免刑。那样,我可以破案,他也可以脱离骗子集团,重新做人,多好呢?我想着想着,觉得机会难得,势在必行了。
但是我知道我的想法可能很幼稚,于是我找了两个教会里的前辈商量。一个是李教授,他年过七十,是个很有智慧的老者。另一个是蔡先生,四十几岁,他人生阅历很丰富,在国内闯荡过二十几年,最近才移民到美国。他们很同情我的遭遇。蔡先生说:“你懂得在受压时祷告,这是很好的。但你祷告得太晚了,如果你早点祷告,可能就不会受骗了。”我听了后,觉得很羞愧。我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基督徒,有损主的见证。
我把和林頭欸的短信对话读给他们听,他们听了都觉得这个经历很不寻常。李教授邹着眉头,一语不发。蔡先生说:“这个愿意悔改的骗子很难得,恐怕一万个骗子里没一个。”我说:“林頭欸对福音有兴趣,他说他相信我,我想帮他。” 李教授还是一语不发。蔡先生说:“你向他传福音是可以的,但记住,只能谈信仰,不可以有别的意图,更不要想救他脱离他现在的环境,因为你没这能力。”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告诉他我想和林頭欸里应内合,抓住这群骗子。蔡先生听了后,摇头说:“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你不知道国内的情形有多么复杂,多么黑暗。你不会是他们的对手的。你贸然出手,可能会害死这个悔改的骗子。”
李教授沉默了好久,也说:“这群骗子能够混到今天,肯定有他们的本领。用以前的话说,他们是经过长期的斗争生存下来了的。国内的电信通讯全部都是受监听的,哪有个人隐私?他们如此猖獗,肯定有人在包庇他们,你报警恐怕也没用。钱丢了就算吧,不要再追究了。把这事放下,专心做你的工作。”
我听了后,很郁闷。他们都是很了解社会的人,说的肯定没错,我是太天真了。于是,我很无奈地打消了要破案的念头了。

2. 怜悯悔改的骗子

我对骗子的内情很感兴趣,就去看了林頭欸推荐的那套电影《巨额来电》。这个电影让我开了眼界。它向我打开了一个骗子猖獗的电信世界,里面各式各样的诈骗手段让我瞠目结舌。那个“监督户口”的公安骗局,在电影里竟然骗了一个富商一亿!其中最引我注意的是骗子集团的基地。骗子的基地设在泰国一个六层的楼里,里面设有打手,进行封闭式管理,所有人的行动进出都受限制。骗子头目招募了大批奴工,培训他们用电话行骗。这些奴工有些是自愿行骗,有些是被迫行骗。他们在楼里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拨打几百个电话。他们如果不服从头目的命令,就会被毒打。我想起林頭欸是在那样的地狱中,就觉得心酸。世上有无数人都在苦难里,但我不认识他们,所以并不会觉得难受。但林頭欸是我直接接触到的人,那种悲哀的感受特别深刻。
我对林頭欸动了怜悯之心,就一直和他保持联络。我每隔几天就发一些圣经的经文给他。我希望他能够信主。中国骗子猖獗,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正确的信仰。人心中没神,就目中无人,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人认识神的救恩,就不会误入歧途。虽然我不能直接救他脱离骗子的集团,但我可以把信仰给他,让他人生有希望,不至于越陷越深。
林頭欸好像被我的真诚打动了。我发给他的经文,他说他都用笔抄下来,重复地读。因为他的手机随时会被检查,所以他必须每天删除我们对话。他愿意抄写经文,这让我很感动。
林頭欸说,他为了照顾弟妹的需要,向骗子集团借了一大笔钱,现在就为他们打工,直到债务还清为止。他被关在一个楼里,每天被迫行骗,已经七个月了。他们跟着美国时间作息,晚上六点起床,吃东西,然后就开始拨打电话到美国东岸的华人(那时正是美国的早晨);三小时后,他们就开始拨打电话到美国西岸的华人。他说:“美国很多时差,东边跟西边时差都不一样。”我说:“那很好。我们作息没有时差,很方便联络喔。”
我问他:“发短信太费事了。我们能不能直接通电话?”他说:“不行。如果被发现了,就要受毒打。之前我们这里有一个人偷偷地打电话给他妻子,被发现了,结果被打断了手。其实你不用管我,你是好人,不值得。”我说:“没关系,那我们继续发短信联络吧。只要你对信仰有兴趣,我愿意继续和你分享。”
我们短信联络了一两周以后,有一天林頭欸问我:“如果今天你有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你会怎么做?”我知道他一直想杀了仇人为母亲报仇。我不想他陷在罪恶里,就说:“原谅他,然后继续我的人生。”他说:“如果你家人被害死,你不报仇吗?”我说:“不报。”他问我:“为什么?”
我说:“报仇的思想是有毒的,在侵蚀你。你要摆脱它。你想想我的情形,我的钱都被你骗了。一般人会怀恨一辈子,但我两天后就发信原谅你们了,不然怎么可以和你做朋友呢?不要含怒到日落,睡醒就忘记背后的事。我现在房子也没了,因为我被骗后就没钱付房子了。但我没去恨你们,因为神爱我,我里面不能恨人。我失去了六万七,但认识了你,我觉得值得。”
他说:“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不会懂我们的。你乞讨过吗?我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有点无奈,就沉默了。我的确没受过他的苦难,没资格教导他。过了一会儿,他说:“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我说:“可以,说吧。”
他说:“我要杀了他,之后我要去自首,弟妹你能帮我照顾吗?”
我愣住了,说:“不能,我不会帮你报仇的。而且你弟妹需要你,你不能走掉的。你把这仇暂时放一边,好好读圣经,寻求神,你会有一条不一样的出路的。恶人自有神去对付,不需要你亲自动手。”
他好像生气了,说:“我是一个犯罪的人,我死没关系,你就不能照顾我弟妹吗?”
我想,我人在美国,怎么能照顾你的弟妹呢?我实在是有心无力。我说:“我不能帮你,你也不能死,你弟妹需要你。感谢主,你还有弟妹,让你有活着的力量!”
他“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这个对话以后,我对林頭欸有了一种深刻的感情。他愿意把弟妹托付给我,证明他十分信任我。别人信我,我就以加倍的情义对待别人。我每天都会想起他,为他祈求祷告,希望他能脱离恶人的手,重新做人。
几天以后,我问他:“你已经被关在里面七个月了,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他说:“债还清了以后就可以离开了。”
我问他:“你欠多少?要多久才能还请?”
他说:“我也不知道欠多少,月底才会告诉我。”
我再问:“有人成功离开过吗?他们不怕你泄漏秘密,特意拦阻你走?”
他说:“不会,有些人已经离开。”
我想,可能只能等他自己把钱还清了,才能有一个新的开始了。我于是还是坚持每天都和他分享一点圣经和信仰。
几天以后,他问我:“什么是祷告?”我听到他对祷告有兴趣,就很高兴。我解释:“向神祷告,就是向神说话,把你的想法告诉神。神虽然是看不见的,但他是无处不在的。你说话,他就一定听到。举例,你可以这么说:‘神啊,我需要你,我想认识你,求你引导我。神啊,我现在生活困苦,受恶人的欺负,不得不每天犯罪,我身不由己,求你拯救我。’”我接着就把主耶稣的救赎一点一点地向他解释,让他明白救恩,并且发了一些福音材料给他。
我们就这样探讨了信仰三个星期,转眼就到了九月底,我们的感情也慢慢加深。有一天,我收到一个陌生电活,说我有一个DHL的快递邮件。我怀疑是诈骗电话,就发短信问林頭欸:“我今天早上接到一个电话,说我有重要文件在DHL快递。那是你们的电话吗?”他回我:“DHL快递?电话都不可以相信,最好还是到营业厅确认,自认是公检法的,都不用理会。电话不是我们打的,以后有电话是自认公务员都不用理会。”我看到他帮我识破了骗局,就很感激他。

3. 骗子信主了

又过了好几天,就是十月初了。林頭欸问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我怎么能知道我跟基督有缘呢?你应该知道中国很少人信基督的信仰吧。”我看到他对信仰有兴趣,就很高心,说:“你认识我,我告诉你基督的救赎,那你还不说有缘吗?我们各在天南地北,毫无关系,因着一个诈骗电话认识,还谈起心来,彼此相爱。这就是缘分。”
他说:“像我这种人什么都不配的。说难听一点,死了都不会有人可怜。”
我说:“我们都不配。我们都是罪人,我也是。我们没一个人配得着基督的救赎。是主先爱了我们,主动来到地上,为我们死。基督不是因为你好,才救你。他就是爱你,无条件的爱你,为你死。我们没有一个人生来是寻求神的,都是不敬畏神的人,都是说谎,贪心,污秽的人。按照我们自己的为人,没有一个人配得救。但基督爱你,主动地替你死,让你罪得赦免。”
我们谈了后一会以后,林頭欸感动了。我问他:“你愿不愿意相信他?”他说:“好,我信。”我喜出望外,这个月被骗的不幸,因着一人的悔改得救,都变得不重要了。我说:“好,太好了。”
林頭欸说:“我这两天都有向神祷告。我想问,祷告应该会感觉到什么?”
我说:“平安,生命平安,一切在主的手里,主会负责,我心里平安稳妥。这就是祷告的感觉。我会继续为你祷告的。要喜乐喔,不要担心。”
他说:“好,谢谢。”
几天以后,林頭欸问我:“你能不能替我帮我的家人祷告?所有罪行我愿意承担报应,希望两个孩子无灾无病,平安。”
我说:“可以。我会为你和小孩们祷告的。”
他说:“我有祷告,但没念出来。念在心里可以吗?”
我说:“可以。”
他又说:“圣经要哪里才有办法拿到?我想放在我的枕边。”
我看到他珍赏神的话,不但抄圣经,还要买一本放在枕边,心里就很感动。我想寄一本圣经给他,但无奈他的环境不允许。他说:“我每天都睡得不安稳。我怕出事,这样就没人可以供我弟妹读书了。”我知道了以后,很同情他和他弟妹。

4. 拯救林頭欸

我和林頭欸的联络慢慢到了十月中了。有一天,当我在学校工作时,林頭欸突然发短信给我:“教授,我不想做这工作了。我不想继续害人了。看完圣经以后我觉得我应该要下地狱。”
我听了后,被他悔改的心感动了,就说:“那就不要做了。你要听你里面良心的话。”
他问我:“你可以帮我吗?”
我说:“我可以怎么帮你呢?”
他说:“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我不想再骗人钱了。你改变了我,谢谢你。”
我心里很感动,说:“我知道你不想骗人,所以我一直没放弃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哪里?”
他说:“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我觉得奇怪,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难道骗子集团把他放在黑车里,运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行骗?我问他:“你用的是什么电话,是iPhone吧?有没有网络?”他说:“嗯,我们用全球通服务。”我问:“那iPhone里应该有地图吧,你打开可以吗?”他说:“不行。电话里的功能都被锁住了,只能打电话,发短信。”
我有点纳闷了。骗子集团果然管理很严密,我该怎么帮他呢?
林頭欸接着说:“我总共欠了10万人民币,只还了2万,我现在还欠了8万。可是我真的骗不下去了。你能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很想帮他还清债务,让他重新做人,但我之前已经答应了蔡先生不能这么做。而且,我刚付了房子和信用卡的费用,我手上没有足够的钱替他还债。
他好像很凄凉,说:“我还能不能重新做人?我会被关吧。我是不是要去自首?我自首了,你可否帮我照顾我的弟妹?”
我回答:“我人在美国,很难照顾你在国内的弟妹的。不过你要听你良心的话,把里面的感觉祷告给主,求主引导你。你要学习依靠主。你已经信他了,就要相信他会救你到底。”
他说:“你能不能先帮我离开这里?”
我听了后,心里很难受。自从我接触了林頭欸以后,就怜悯他,多次想拯救他。可是,我不够钱替他还债,而且,我十分不愿意再付钱给骗子集团。
我说:“上次我被骗后,钱已经没了,我也无力替你还。”
林頭欸好像很悲哀,他说:“我知道。那我只能继续骗人,直到我把债务还清。”
我很关心他家里的情况,我问他:“你的弟弟妹妹几岁?你几岁?”他说,他是25岁,他弟妹一个8岁,一个10岁。
我问:“你已经7个月没回家了,你弟妹怎么生活?”
他说,弟妹让他姑姑照顾了,但他的姑姑很刻薄,他必须付钱给她,不然她就会把小孩们赶走。他很生气,说:“姑姑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她不也就是只会要钱吗?”
我问:“你的弟妹在哪里?”他说:“在浙江省杭州市。”
我问:“你姑姑的名字是什么?你的弟妹叫什么名字?”
他有点警惕了,说:“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知道他在怀疑我想抓他,就说:“你乐意告诉我什么,我就听什么。”
他迟疑了一会,说:“林美,林益。”
我说:“我在杭州市可以找到朋友,能不能去探望一下你姑姑和弟妹?我怎么能找到他们?”
他说:“这要靠你自己了。我是没法出去了。我不知道姑姑住哪。”
我问:“那你以前怎么见到他们?”
他说:“我去学校见他们。”
我问:“哪个学校?”
他说:“可是好像又换了。”
我觉得可疑,他好像在说谎。他可能怕我要去抓他,就故意隐瞒家人的资料。我不怪他,也没问下去了。
过了几天,林頭欸发信息给我:“我最近跟主说我想重新做人。”我说:“很好。求主给你智慧,能脱离恶人的手。”
又过了一周,快到十月底了。有一天晚上,林頭欸发短信问我:“教授,能不能借一万给我,我实在撑不住了。”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明确地向我借钱。我心里不安,就回他:“我要祷告一下。一万块怎么可以帮你脱离困境呢?
他说:“家里要用钱,我不能管人借,只能求你帮帮忙。”
我觉得奇怪,问:“你半年前不是给了你姑姑十万吗?怎么那么快用完?两个小孩上学是免费的,只是吃住,要用那么多钱?”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接着说:“我不想跟公司借,月底要汇生活费给姑姑。”
我说:“你不要再问公司借钱了。那是无底深渊,你会无法自拔的。如果你想重新做人,从今天起就不要再问人借钱了。要学习信靠主,为小孩们祷告,把需要告诉主。你的心如果真是信靠神的,神一定会负责的。”
他沉默了,没回我。
我很被这事烦扰,一直为这事祷告。几天以后,我立下心来,就回他:“关于借钱一事,我这几天考虑清楚了。我心里没有平安借钱给你。原因是:第一,你已经信主了。你要学习在困难中经历主,学会信靠神。借钱是信靠人,不是信靠神。我一旦借钱给你,你心里对人有依赖,就永远无法学会信靠神。你要重新做人,就要由学习信靠神开始,在遇到压力时凭信而活。第二,我现在银行里的总额是个负数。我上次被骗后,信用卡的贷款到现在还没还清。我不能在自己还欠钱时来借钱给你。希望你能明白。我会为你和你家人祷告。你自己也要迫切祷告,求主为你开一条路。。”
他没回我。
三天后,林頭欸再发信息给我:“我最近一直跟神说,我自从相信后,就开始不想骗人了。可是我没业绩没有钱,就连家里的开支我也没办法按照规定给生活费。姑姑会把我弟妹赶走,没办法读书,没办法吃饭,我到底该怎么做。骗别人赚钱可以养活,不骗我没办法还债,没办法照顾家人。可是主没有回应我。”
我收到了信息,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帮你。不过你要坚持每天祷告,不要放弃。我也会继续为你祷告的。”
一天后,我有点动摇了,在想办法借钱给他,帮他渡过难关。我问他:“如果我要把钱寄给你姑姑,我该怎么做?”
他回我:“先不用了。我想先静静心跟神说。”
我收到信息后,觉得他怎么变得这么虔诚,主动说要静下心来跟神说话?我心里起了挣扎,有两个声音在搏斗。一个声音说,你应该替他还清债务,救他脱离恶人的手,让他能够重新做人。这个声音在过去一个月来慢慢地蔓延,覆盖我全身,而且越来越强烈,好像快要控制我了。但另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说,你会越帮越忙的,你这么一帮他,他就会从此依赖你,他就无法正真地学会信靠神,凭信心生活。

5. 识破骗局

一天傍晚,我吃过晚饭后在学校散步,心里想着林頭欸的请求,祷告求主引导我该怎么做。我心思很乱,无法定断。我想起李教授,他学问渊博,人生阅历丰富,我为什么不去请教他?于是,我晚上去了他家做客,把我和林頭欸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告诉他。我讲完后,问他:“如果你遇到这么一个可怜悔改的人,你会怎么帮助他呢?”
李教授一直默不作声,在认真地听我讲话。他听完后,迟疑了一会,然后说:“我猜他是骗你的。” 我愕然了,问道:“他怎么会骗我?他对我十分真诚,他是诚心悔改的。我想帮助他。”他接着说:“像这种可怜的人,我不能说没有,但很少。我不能说他一定是在骗你,但有一个事情我是肯定的,就是你一旦给他钱,这事就没完没了。你以为你替他还钱了,他就能出来?他一定会再找理由,继续向你要钱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有多肯定他在骗我?”
他说:“99.9%。”
我愣住了。我心里肯定林頭欸是诚心诚意悔改的,为什么李教授会说他在骗我呢?但李教授阅历丰富,不是小辈,他说99.9%肯定,那就是肯定的了。我沉思了好久,回想着林頭欸向我说过的话,他怎么会是骗我的呢?
李教授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就说:“你读书太少了,不知道人性险恶。现在的骗子手法之高,骗局之精妙复杂,是你无法想象的。”
我很惭愧,脸都红了。我是个年轻教授,自认为阅书无数,现在被一个长辈说我读书太少了,就觉得无地自容。
李教授接着对我说:“骗子是心理学高手。他们善于察言观色,一下子就能知道你是哪一类人,然后他们就会用相应的骗术骗你,让你无法抵挡。你是贪心的人吗?他们就利用你的贪心骗你;你是有怜悯心,有正义感的人吗?他们就用你的怜悯心和正义感来骗你。骗小人有骗小人的方法;骗君子也有骗君子的方法。”
他接着说:“行行都有天才。你搞科学研究到了很高的水平,这是他们无法想象的。但他们搞骗术也是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这也是你无法想象的。”
我说:“他们真有那么厉害吗?”
李教授说:“那当然了。他们不是已经骗过你一次了吗?他们骗了你一次,你以为你学会了?他们换一套骗术,还可以骗你第二次,第三次的。他看到你对他有兴趣,就跟着你走,顺着你的性情喜好慢慢下套骗你。”
我听着李教授的教训,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林頭欸信主的确信得太快,太让我感动了。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专门设计好要刺激我的情感,要让我必须出手帮他。但我还是无法接受林頭欸在骗我。如果他在骗我,他就得从一开始就说谎。他那破碎的家庭,残暴的父亲,过世的母亲,可怜的弟妹和刻薄的姑姑,还有他自己悲惨的命运,难道都是一个骗局?还有,他是假装悔改?假装信主?他在哄我,让我去帮他还债?如果李教授讲的是真的,如果林頭欸真是在设局骗我,那这伙骗子实在太可怕了。他们已经失去了人该有的感情良知。他们不是人,是一群豺狼。我与狼共行了一个月,还以为他是一条可怜的狗!我想着想着,冷汗都冒出来了。
我心中疑惑难受,就再找蔡先生谈话。他的想法和李教授一样。他说:“我一开始就怀疑了,但我不肯定。我知道你对人很有爱心,我对你说出我的怀疑恐怕你也不听。所以我没说,只是打了一针预防剂,就是要你答应我,只能和他谈信仰,不可救他脱离骗子集团。”他真了解我,他的预防剂的确救了我。
蔡先生说:“现在他向你借钱,我可以断定他在骗你。老实说,能悔改的骗子是极少的。他就算想悔改,他的环境也不允许他这么做。”我听了,心中无限地感概。
我沉思了好一会儿,问:“林頭欸说他有弟妹。那在中国有多少家庭能生三个小孩?”
蔡先生说:“极少。” 我明白了,这是个骗局。
我把骗局识破了,心中如释重担。我不是救世主,现在没有可怜人要我拯救了。骗子已经滋扰了我两个月,骗完钱又骗情。我觉得很累,想好好地休息休息。

6. 意想不到的骗术手段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我睡醒后,看到了骗子发来的短信,说:“我不行,要再麻烦你了。我跟神说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帮我,我在迷茫的时候该怎么办?你能告诉我吗?”
我看到信息,就生气了。他还在装虔诚,想我可怜他,给钱他,但是我却骂不出口。他是一个完全在黑暗里的人,把羞耻当荣耀,把愚拙当智慧。我识破骗局后,反而觉得他比以前更可怜了。如果他没骗我,我还真想交他这个朋友,救他一把。但他没珍惜这个机会,就连真正得帮助的机会也没有了。我现在真的没有任何方法帮他了。
我回他信息:“唯一的路就是悔改认罪,祷告相信。你没有悔改认罪,也没认真祷告,神不会帮你的。”
他回我:“我不是跟你说这个,而是弟妹要生活。我不忍心骗那些有年纪的人,现在根本没业绩。我就因为信了神,心就软,现在生活出问题了。我祷告希望可以解决金钱的压力,我饿没事,但我至少要照顾他们可以打工读书。”
我看到他的回复,觉得自己实在幼稚,还幻想着他能真正地悔改。他心里只有钱,说的每句话都是精心设计的,为了要激发我的责任感和同情心。我说:“你不需要担心你弟妹,只管照我的话去做,祷告认罪。神自然会照顾你的需要。忘记你的弟妹,向神好好认罪。”
他说:“忘记?” 我说:“对。忘记他们。”
他好像愣住了,说:“我母亲临终的嘱托,我一刻不忘。你尽然说这么无血无泪的话,因为信神,要我不孝。”
他还在装孝顺。我说:“我为你这事祷告过了。神向我显明了,他们是两个根本不存在的人,记住来干嘛?”我说的没错,我的确多次为这事祷告,求主引导我。后来我在祷告里有感觉找李教授,借着他,主向我显明了事情的真相。
他愣住了,说:“什么不存在?你没兄弟姐妹吧。原来是这样,是你认为我骗你。”
他真是厚颜无耻,到现在还在装。我胆子大起来了,就说:“那你把你弟妹联络给我。他们真在,我收养他们。”
他说:“你要帮我的时候,我说不需要了。为什么要你自己找他们,你知道吗?人要会保护自己。你果然是温室里的花朵。如果你有心去中国,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他们在哪。如果现在告诉你,你抓了他们逼我出来,我怎么办?你可是被骗钱啊,心里不甘心。”
我真是无语了。他明知我不会回国,就拿这个来回答我。我发信息说:“你只需告诉我你姑姑的电话。我跟你姑姑谈了,确认是真的,我就回国。”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他在打我的手机。我愣住了。他说过,如果通电话被发现了,就要被毒打的。他现在发现我识破骗局了,就不顾之前的谎言,要和我对话,因为他不能眼看着布置了两个月的圈套落空了。他们要把快溜走的猎物抓回来。
我接电话了,想听听他说什么。他说:“你开什么玩笑?说我的弟妹不存在?”
我愣住了。他的声音明显和之前的王威不同,虽然还是清脆,但没了那警察的威风声调。后来我才领会,骗子也是声音专家,扮演什么,声音就像什么。
我说:“不用多说了。你把姑姑的电话给我,我亲自问她。一个电话都不给,那我怎么信你?”
他生气了,说:“不用了,神都跟你说了。我找人冒充可以吧。你不懂社会,多说无意。”
我听了,更生气,说:“没问题,找吧。你现在给我电话,我现在就打。”
我本来以为他会就此罢休的,但他却真的把一个电话号码(134 3910 4917)发给我了。他说:“打吧,有人接吗?現在可是晚上,談完跟我說。等你打完电话,记得懂得怎么去相信一个人说的话。这就是你口中的神,我竟然还每天祷告。神有没有说你错了?我已信神,但是你不配跟从神。”
他知道我敬畏神,就特意用我的这个弱点来攻击我。父母爱儿女,歹徒就绑架儿女来威胁父母。想不到信徒爱神,歹徒也可以用神的名字来威胁他们。骗子真是可恶至极,连神都绑架!这招很有用,我不敢回他的话,因为我怕我真弄错了,有损主的名字。
过了好一会儿,我平静过来了,就回他信息:“请你不要怪我怀疑你。你曾经骗过我,现在再提起钱,我不得不防备。你真是诚实的,就不要怕被我问。真相只会越问越明。”
他说:“就一个要求,求你想办法带他们去美国。你是个教授,我希望给他们最好的教育。我就这心愿,你会做到吧。我已经放弃自己了,没回头路可以走。我知道收养这两个孩子,算勉强你了,欠你的,我下辈子还你。”
他的话很真诚,把我弄糊涂了。我真是怪错他了吗?我必须求证一下。
于是我拨打了他姑姑的电话。打通了,一个女人接听了!当时是中国时间的深夜,她好像在睡觉,被我的电话弄醒了。那女人用疲惫沙哑的声音说:“喂?”我有点不好意思,有礼貌地说:“你是林頭欸的姑姑吧。我是他朋友。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她好像没睡醒,用昏昏沉沉的声线回答:“喔,是吗?”我问她:“姑姑,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她说:“叫我姑姑好了。”我不想打扰她睡觉,就说:“对不起,打扰你睡觉了。我明天再找你吧。”
我挂了电话后,心里很疑惑。如果这真是个骗局,那这伙骗子真是太厉害了。他们被我识破了后,不但没有招认,反而演技更上一层楼,坚持做孝子慈哥,还马上找人扮演姑姑,演技实在太好了。是不是我真的误会了林頭欸呢?是不是李教授和蔡先生都搞错了呢?我本来很肯定这是骗局的,但现在我也很糊涂了。
我怕我真是搞错了,就回林頭欸:“我刚打给你姑姑了,和她聊了一会。她很睏,我明天再找她。希望你能明白,我只有求证了,才能做决定。”
他回我:“不用了,因为我知道你会认为我在骗你。”
我说:“我找朋友谈过这事,他们一致认为你在设局骗我,我相信他们。我后来上网查了一下,的确找到一些利用人同情心骗人的案例,所以我就警惕。还有,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中国是实行一胎政策,能生三个小孩的家庭很少很少。就算生了,还得交巨额罚款才能入学。你家里贫穷,怎么有可能生三个小孩,还能上学?在我这些疑团没解开前,我不能帮你。”
他没回我。他是被识破了,不想再多说,还是真被我误会了,在生我的气?还是我们的通话被骗子集团发现了,他现在被毒打了?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相。
一天过去了,我还是在想着这事。林頭欸是在骗我,还是不是?如果不是,他那么信任我,我却误会他,他肯定很伤心。我的情感发作,心里就很难受。我觉得我还是信他吧。我不是一个爱钱的人,但却很重朋友对我的信任。宁可别人都负我,我不愿负别人。我就是傻,那就傻到底吧。于是,我发短信给林頭欸,说:“你在不在?”
他没回我。
我想,他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说:“我还是不找你姑姑了。我相信你吧。”骗子对我很了解,他们的绝招很有用,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我终于屈服了。
就在我要投降时,我的投降信息却无法发出去。对方把我拉黑了!我再打他姑姑的电话,电话也关机了。后来我才知道,骗子被识破后,都会拉黑,绝不纠缠,这是他们的行规。直到现在,我才终于肯定他们在骗我了。他们的骗术,演技,厚颜无耻,远在我能应付的水平以上。我在他们面前,只有被宰的份。他们能骗我一次,还可以骗我第二次。如果不是因为我没钱,如果不是因为李教授蔡先生提醒我,我已经乖乖地把钱给他们了。

7. 回想骗局

那天以后,我仔细回想这两个月来和林頭欸的对话,才慢慢领会他们真是老奸巨猾的大骗子。他们每一步,每一个细节,都经过了计算。
首先,他用林頭欸这个低下的小名,这就让人觉得可怜。他被迫行骗,痛恨自己的罪恶,晚上无法睡好,。这个让我马上同情他,原谅他了。他第一个月不问我要钱,一来是要和我培养感情,二来他知道我刚被骗完,手上没多少钱了。他一直等到第二个月才要我救他,他把所有可逃之路都封住了,就是要我替他还钱。
他的欠债是8万人民币(1.1万美元)。那是经过了计算的数字。我被骗后银行里只剩六千美元。他们知道我的工资每月是八千多美元,扣税后就是五千多美元,加起来就是是1.1万美元。他们是要把我剩下的所有钱全部骗光!他们实在坏到极点了。但他们不知道我有别的开支,交了好几千美元的房税和信用卡欠款。我是真的想帮他的,但我实在是没钱。他们看到这样,就再等一个月,等我拿到新的工资,然后说要借我1万人民币。我刚想给他时,就去见了李教授,骗局就被识破了。说真的,我其实已经完全被骗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实在没钱,如果不是因为李教授提醒我,我肯定已经被他们吃到连骨头都不剩一根了。
他们的骗局其实有漏洞,但我被情感遮蔽,看不不来。他说他妈妈在他小时候就死了,他得乞讨把钱交给养母。他现在是25岁,弟妹是8岁,10岁。他妈既然早死,他怎么有可能有两个比他小15,17岁的弟妹?另外,中国是实行一胎政策的,他妈怎么能生三个小孩?哎,有句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实在没错。我实在太糊涂了,被他的谎言一骗再骗。
事情终于了结了。我如同劫后余生的难民,狼口逃生的小兔,觉得自己实在脆弱渺小,一不小心就要跌倒。这事以后,我对骗术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我去读了好些关于骗术的书,例如李幺傻的《暗访十年》和《江湖三十年》。原来骗术在中国历史悠久,早已蔓延到社会每个角落。骗子的手法,骗局的精密,早已是登峰造极,出神入化。我是活在温室里的花朵,不知世间险恶。我一直以为只有贪财好色,利欲昏心的人才会受骗,我只要为人正直就不会被骗。但是骗子更擅长于利用人的恐惧,同情心和正义感来行骗。他们是行骗机器,没有正常人的情感良知,只要能骗到钱,什么手段都用。他们先用恐惧威逼我,又用美色引诱我,再用同情心来激动我,真是百招齐出,总有一招你会受用。
我在书本上看到了好些利用人同情心的骗局。例如,乞丐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骗术,叫採生折割,就是採生人,折割他的肢体,去激发人的同情心。他们拐了幼童,把他们的手脚折断,弄瞎他们的眼睛,毁坏他们的脸容,然后放他们在人群中乞讨。人们看到他们惨绝人寰的外表,都忍不住施舍。一个残疾的幼童每个月可以帮骗子们挣到上万元!林頭欸用的是电信版的採生折割,编造出一个家庭悲剧,让我同情心发作,忍不住就要帮他。

8. 骗子又来了

我本来以为我和电话骗子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但两周后的一天早晨,当我还没睡醒时,电话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电话。我的本能反应告诉我,这有可能是个诈骗电话。我接还是不接?根据我以前的经历,骗子比我厉害多了,只要给他们一个通话的机会,他们就能攀延而上,攻破我的堡垒。但我这人就是好奇,忍不住还是接了这个电话。
电话里一个清脆的男声说:“我是国际刑警刘强,来调查你的案件的。”我当时虽然睡意朦胧,但我已经知道这是个诈骗电话。林頭欸曾经跟我说过,凡是自认公检人员的都不用理会。他的话,可能只有这句是真的。
我问:“什么案件?”
他说:“你是不是收到过一个电话,是领事馆打来的,说你有重要文件,然后说你涉及做假护照,洗黑钱的罪案?”
我马上知道了,这个人是同一伙骗子的人。他们知道我很想破案,把钱取回,就假扮警察再来骗我。他们真是把我当傻瓜了。一个堂堂教授,被人当傻瓜玩了一遍又一遍,我觉得既羞愧又恼怒。
我问:“你先出示证件,然后和我视频,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我就信你。”
他说:“上次骗子找你,你怎么就不这么做?”
上次我无知才受骗,现在学了功课,不会再上当了。我说:“不用多说了,我们视频吧。我想看看你。”
他看我不合作,就吓唬我:“你不合作,那我就挂线了。”
他们这一招“欲擒故纵,欲拒还迎”之前已经用过好几次了,在我身上很有效。林頭欸想继续缠住我,就说,“其实你不用管我,你把我拉黑吧。”他想我帮他,就说,“我不用你帮。”现在他们又出同一招了。如果我急于破案,就肯定会说:“对不起,我愿意合作。”
但我不想再纠缠了,也不想骂他们,因为骂完了我以后还需要找他们道歉。他们可以无赖,但我不能。我很睏,想睡觉,就说:“好,你挂吧。”我不等他挂线,我就先挂了。
这几个月来,骗子一次又一次的出招,已经把我训练成防骗好手了。那6万7美元,就当是学费好了。社会学的学费特别贵,一交就要你全副身家。


我的受骗故事讲到这里就完了。我究竟学了什么功课呢?我学了一个很深刻的功课,就是,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感觉,凡事都要和前辈朋友商量一下。我先被骗子用洗钱案恐吓,后被骗子用同情心哄骗,两次都受骗了,但只有第一次真丢了钱。主要原因就是,我在第一次是单独的,但在第二次我问了我的朋友,他们及时帮我识破了骗局。所以,我对大家的防骗建议就是:你的感觉是靠不住的,很多事情你身边的人看得比你更清楚,他们的判断比你的更准确,凡事都要和朋友家人商量一下!

最后,我请求大家转发这文章给你们所有的朋友, 让他们免于受骗。凡是警察局,快递,税局,或别的公关部门主动打电话给你的,基本都是诈骗。骗子现在正是铺天盖地地向全球华人拨打电话,你们的家人朋友迟早会收到他们的电话的。我们要努力保护他们!警察追捕骗子要好久的,但如果我们每人都转发,让大家都知道了,那骗子就没法了。我们要团结一致哦!

全文完
cl2488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05:36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19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