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其他◆ > 时事闲聊区



发表新主题 回复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May 22nd, 2020, 11:18     #1
lilisa0270
Member
级别:0 | 在线时长: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
 
注册日期: Jan 2020
帖子: 96
lilisa0270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默认 六星連珠更兇險 印度男孩爆第二波疫情關鍵時間點

https://img.soundofhope.org/2020-05/001-1589857786200.jpg
印度男孩2019年準確的預測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爆發,自此這個僅有14歲的印度男孩開始走入人們的視線,這個男孩到底是誰?他是怎麼預測到的中共病毒?是真實還是巧合?這關係到我們是否對他再持續關注。而他最近再次預言,12月將有更大的災難。

印度男孩阿南德2019年8月22日在YouTube上傳一段影片,標題是聳人聽聞的《2019年11月至2020年4月的世界大劫》(Severe danger to the world from Nov 2019 to April 2020)。

他在視頻中說,「一場威脅世界各國的災難將從2019年11月開始,在2020年3、4月進入高峯,給世界帶來非常艱難的時期。這6個月內,災難將會從經濟到航空服務,讓世界遭受種種苦難。」


阿南德還說,「疫情」將在5月29日出現變化。但這一情景只會持續兩天,人們在6月底前不會聽到任何好消息。

據報導,阿比吉亞·阿南德生於2006年。從8歲起他每天早上花半小時背誦印度教經典《薄伽梵歌》四節經文,並學習梵語。他喜歡看神話、習占星、求學問,每天早上4點起牀祈禱。小小年紀已懂得英語、梵語、泰米爾語、信德語、印地語和卡納達語,他在YouTube講英語,還開課教授占星。

除了精通占星和多門外語,阿南德還獲得了草藥微生物學-「阿育吠陀微生物學」(Ayurveda Microbiology)研究生的文憑。阿南德現正攻讀PhD-印度占星學院,專業是「金融占星學」(Financial Astrology)。


阿南德在4月初再度上傳視頻《根據占星術,2020年到2021年世界的未來》。他在視頻中大膽預言,全球的疫情在7月後纔會逐漸緩和,但在2020年12月20日面臨比中共病毒更嚴重的災難,時間將持續至2021年3月。

阿南德說:「我們可能會找到這個病毒的疫苗。 但是還會有更多病毒,還有超級細菌(superbugs)會來。我們先不管在人的這一面疫情是怎樣出現的,這是天象變化下出現的必然,這也是人類的共業,是需要全人類從內心覺醒才能度過的。」

阿南德在視頻中解釋,他是根據占星術得出這個結論。

印度的占星術,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根據天體的運動和相對位置的關係,來占卜人或地球上的事物,這種占星術被稱爲「吠陀占星術」。與西方人使用的占星術有所不同,「吠陀占星術」很少涉及個人的性格與心理的占卜,主要看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國家或者是更大範圍內的世界的命運走勢。

「吠陀占星術」主要觀測月亮,地球,火星、木星、水星之間的位置,與夾角關係,較少關注九大行星中的海王星、冥王星、和天王星。其中還有兩顆重要虛星「計都KEDU」和「羅睺RAHU」。

「計都KEDU」黃道(太陽在天空的運行軌跡)和白道(月球在天空的運行軌道)的升交點; 「羅睺RAHU」黃道和白道的降交點。

在去年8月的影片中,他就闡述了火星、木星、土星這三顆星球對其產生的強大能量,與對地球產生強烈的影響,再加上月亮表示水,與「羅睺」表示傳播的關係,印證了去年底流行的瘟疫,是靠打噴嚏或口水傳播的。

他預言了2019年末到2020年4月間,一場讓全世界的經濟受到嚴重打擊的大瘟疫,會影響到印度的東北部(中國、韓國),印度的西北部(美國、伊朗),受影響最嚴重的是中國。今天回頭看看,這預言準確得讓人毛骨悚然。


5月29日之所以成爲一個重要的時間點,是因爲行星軸會在這一天斷裂,對應的地球上將會出現一個變化,就是世界會稍微恢復一些秩序,但這並不表示瘟疫會在這個時間結束。直到六月末病毒纔會有逐漸減少的趨勢。

7月-12月病毒會比較平穩。

12月20日,木星土星完全重合,又會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代表這將有饑荒和破壞性的事件將會發生,這一切在9月到10月之間就會顯露出跡象。

2021年的2月10日是個更可怕的時間節點,這一天會出現六星連珠,太陽、月亮、水星、木星、金星、土星將連成一條直線。在這一天,經濟可能全面崩潰。

2020年12月20日到2021年3月31日前後會發生無比嚴重的災難,可能是瘟疫再次爆發也可能是別的嚴重災難。

直到2021年11月木星和土星分開,世界經濟纔有所改善。

阿南德還強調,與瘟疫相比,饑荒和經濟是更加嚴重的災難。政府或者是個人應該提前做出準備。

而這一切,阿南德認爲是上天對人的一種嚴重的警示,如果不改過,饑荒與戰爭或者是大災難會摧毀人類。

而另一位名爲「古金」的作者所寫的文章中,也同樣是根據木星與土星的位置變化,預測在2020年的年末瘟疫可能會在中國第二次爆發,更加嚴重,甚至會有上億的人遭此劫難。

《地母經》中預測到,人民多暴卒。(圖片:網絡)
《地母經》中預測到,人民多暴卒。(圖片:網絡)
《地母經》中提到,「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看來這暴卒可能還不只是瘟疫這一種形式。

劉伯溫預言中的「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這似乎也印證了,很多人遭遇劫難的說法。

如何逃脫劫難?

印度男孩阿南德的說法是「人類應該反思改過」。

而劉伯溫在預言中寫道「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

那麼如何「反思、改過」,如何「行大善」就將是人們在現有的時間內,需要儘快想清楚的問題。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80110?lang=b5
lilisa0270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May 28th, 2020, 10:18   只看该作者   #2
lilisa0270
Member
级别:0 | 在线时长:4小时 | 升级还需:1小时
 
注册日期: Jan 2020
帖子: 96
声望: 0
lilisa0270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默认 習近平“一尊”夢碎 強推國安法香港民心盡失 臺灣遠離而去

https://img.soundofhope.org/2020-05/xjpms-1590663428213.png
中共爲什麼不顧國際社會的輿論譴責和香港人的反抗而強行推大陸國安法到香港?中共都有哪些考量?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中共這個國安法會給香港帶來什麼?

謝田:首先中共也知道,就是當年“二十三條”立法,這個惡法遭到港人的極大的反彈和國際社會強烈的反對。連着這幾年,我們也知道香港也發生過各種各樣的抗議活動,然後一直到去年的反送中運動。實際上那個送中條例跟它的二十三條立法,還有現在推出的國安法其實都是一脈相承。說白了都是中共要把它的一些司法體系、這個罪惡的司法體系、司法制度,就是這個極權社會的司法體制強加到自由的香港人民的頭上。而針對那些民主人士啊、異議人士啊、不同信仰、法輪功學員這些,還有獨立的媒體啊,各種各樣的就所有在香港這種主張自由和民主的團體和個人,中共實際上一直在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在滲透、在試圖控制。二十三條立法當年沒成,送中條例去年也遭到了極大的反抗。

我想中共它現在意識到很難推下去,它乾脆就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把它從中國人大這個橡皮圖章裏把這個惡法推出來,然後直接強加給港人。當然我們知道在港人現有的立法局裏建制派很多議員是親中共的,他們也在鼓吹主導這個東西。

這個國安法給香港帶來什麼呢?我們看到現在已經帶來了香港的高度的分裂、混亂,也帶給老百姓極大的憤怒,它可能會導致香港陷入這種淪陷,甚至永遠讓這個東方之珠失去光彩。我今天在另外一個華人電視臺也做了一個節目,大家都對這個感到憂心忡忡,香港確實是非常非常的危機,非常危險。不管是它的政治環境、經濟、社會,整個安全、治安全部都處在非常危險的地步了。

記者:現在這個“國安法”受到了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強烈的反彈,也就是說中共習近平明知道這樣做是不得人心的,他爲什麼還要這麼做呢?

謝田:最近兩天有很多華人的海外獨立媒體呀、自由評論家都做了很多他們的分析,他們的解釋。比較主流的一個解釋,我看到有一個解釋的是這樣說的,比方說那個《新唐人》的評論員他認爲有四個原因。一個是香港已經成爲反共的策源地,所以中共要滅之而後快。第二個是港臺同氣連枝,互爲犄角,中共需要各個擊破。第三個是立法會選舉在即,中共沒有勝算。第四是中美對抗成定局,港臺兩張牌能長期制衡中共,不如主動了斷。

對這個我同意他其中的一個說法,就是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中共毫無勝算。其它幾個我倒不完全同意,我有另外幾個看法,有四個理由,我給大家簡單講一下。

首先,我同意就是說中共確實是擔心對香港失去控制。我們知道即使現在親中共建制派很多在主導着立法局,實際上這個選舉馬上就會來,經過了去年的反送中條例的抗議到今年的瘟疫,到現在的鎮壓,我想現在港人肯定會發出他們的聲音,就是說中共很可能會在立法局失去控制。中共如果再想推這種二十三條立法或其它的這種類似的法案、國安法的話,還有現在什麼國旗法呀,國歌法案,它根本就推不下去了,它看來是要失去這個控制了。那它沒有勝算的時候,它肯定就想另外找辦法。我想中共的辦法之一現在它認爲就是它可以繞開香港基本法,繞開香港立法會,直接通過人大,它可以控制人大通過一個國安法,變成這個基本法的一個部分,這樣的話它就可以達到目的,完全就是繞開香港人了。我想這可能是中共它第一個考慮。就是說因爲很多香港的學生領袖像黃之鋒他也說了,他們不害怕國安法,他們準備跟中共黨魁習近平鬥長命,他們會抗爭到底。這就讓中共感到未來是不屬於他們的,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我認爲是中共從送中法反送中這個活動中、香港的狀態中吸取了很多教訓。它現在覺得它必須更加強烈的鎮壓才能行。而且他們也看到,在臺灣我們知道剛剛經過第二次民主選舉,蔡英文總統當選第二屆,並且蔡英文的反中共,臺灣獨立的這個傾向非常明顯,或者她認爲中華民國主權獨立國家的這種主張,也實際上深受臺灣人民的擁戴,很得民心,所以她才能當選。

中共現在看到的就是臺灣慢慢在越來越的遠離中國大陸而去,香港也有這種分裂的跡象或者有偏離大陸的跡象。我們也知道中共從1949年開始,就把什麼統一祖國、臺灣迴歸、所謂解放臺灣啊,當作它的一個長期的戰略,它認爲是中共國的一部分。這個實際上在中共領導人他們的法統裏邊,這都是他有機的部分。如果這個領導人他想揚名立萬,想名垂青史,或至少成爲一個成功的未來歷史上留下名字的話,他一定想要在香港、臺灣問題上取得一些成就,這樣才能名留青史。

對習近平很想成爲一尊、成爲終身制、終生皇帝啊這樣的一個人的話,他肯定希望能夠把臺灣拿下來,統一臺灣,這樣的話纔會留下他的歷史地位。而現在的現實對他來說,他不光統一臺灣統一不了,臺灣遠離而去,他連香港可能都要失去,失去香港的民心。就香港來說他們本來以爲是已經早已迴歸了的,已經是囊中物了,現在也可能會跑掉,有人也喊香港獨立,對它(中共)來說出於它的本性,它會殘暴的鎮壓。所以我們看的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說:此舉刻不容緩,勢在必行。你可以看出這中共所謂的它的緊迫感,它有點擔心的問題。港臺這個我覺得是它的第二考量。

第三考量,我覺得可能在中共眼裏,香港的那個用處,對中國大陸最有利的地方、最有優勢的地方、有用的地方已經慢慢消失掉。中共認爲港獨的組織啊、還有本土的激進的分離的勢力都在越來越猖獗。

香港本來是作爲中國大陸的一個對外的窗口、進出口的一個樞紐,也是引進外資的樞紐,還有作爲偷竊全世界各個國家的最新產品的技術的一個窗口。但現在這個窗口的目的和作用已經越來越小了。因爲我們知道隨着貿易戰和隨着美國從經濟、貿易科技上面對中國的圍堵,香港對中共來說原來所起的獨立的獨特的作用,現在基本上不是太多了。換句話說,它覺得這個東西也沒什麼用的話,沒太多用處的話,它就不想再……怎麼說呢,它就有點破罐子破摔了。這是第三個考慮。

還有一個考慮,我認爲中共發現它如果不再進一步加強控制的話,香港的人才和資本外流會越來越快,以至於把香港掏空。我們看到現在最新一輪的抗爭,現在英國、加拿大、美國都做出了一些安排,臺灣和日本也都是。香港的幾所大學馬上就可以申請美國的EB1的簽證,通過特殊通道馬上開放,讓香港這些知識界的菁英們就可以到美國去了,他們可以離開香港。還有加拿大拿出五十萬移民配額給香港人,臺灣現在也在考慮移民配額,也許會有一百萬。還有日本、英國、新加坡,都會吸納一些。總數現在據說有大概二百萬左右。香港是七百多萬人口,這二百萬如果都離開香港,這些絕對是香港的菁英人物,有大腦有技術的高科技人才,還有大量的資金、管理的技術,這些離開的話,那香港真是就沒什麼了。就是說它沒有菁英,也沒有了人才、也沒有了這個制度,那香港真是和中國大陸一般的城市一樣。


我認爲中共也害怕這種資本和人才的流動會加快,所以它肯定會給英國施加壓力,不讓英國把這些香港人的護照變成英國署名的護照,去英國的居留權。另外它想控制資金外流、人才外流。從這幾個角度看,我覺得就是爲什麼中共現在明明知道它這樣做引起國際社會很大的反彈,甚至影響美國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地位,它也知道這樣會毀了香港。但在從我剛纔提出的這個理由看,它就是寧可把它毀掉也不願意失去,寧肯魚死網破或者同歸於盡,也不願意讓香港人擁有自由的生活。我認爲這就是中共這種流氓的思路。

記者:之前有報道說有關怎麼處理香港問題,中共內部有分歧,因爲中共高層和很多高官官員在香港洗錢,或通過香港把錢轉移到海外。您怎麼看?

謝田:那當然肯定有反對的啦,實際上當初這個去年這個送中條例,據說中共開始推行這個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很多中共高官在香港有一些資金,有洗錢。中共我們知道,有一個白手套明天系的掌門人肖建華,他躲到香港,中共當然還是用它的那種特務從香港把他給抓走了,但這樣抓的話,畢竟還是有風險的,因爲它沒有這種法律上的權力。那如果通過這個二十三條立法,可以通過這些國安的理由,或者是現在通過什麼國家安全法,它就很容易的名正言順的就可以做到這一點。這就是我剛纔提到的這個資金外流。除了合法的正當的香港人的自己的資金,也有一些從中國大陸流出的這些資金,或者貪官,中共高層,尤其是中共跟習內鬥另外一派的那些高層帶出來的資金,都在他們這個資金控制的範圍之內。反正中共就是全方位的缺乏現金,缺乏資金。所以他們現在也害怕這些資金通過香港跑掉了。

記者:還有報道指,目前全球還在抗疫中,而無暇在行動上顧及中共。您怎麼看?

謝田:就是說現在當然美國正在總統競選之中,還有這個瘟疫,現在還沒有完全結束,川普總統他能夠騰出多少精力來?來應對香港的問題,還有呢,他和國務卿把這個問題重視到什麼程度,會做到什麼程度,這個我們還在看。

但是美國至少有一個它已經剛剛通過美國有關香港的法律,還有美國香港民主法律,就是說,美國在立法上已經完成了這個程序,就是說,政府是可以來審查香港的人權民主的狀況,來決定怎麼做。但是你如果按照那個法律,即使開始這個審查的話,可能也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他們要審查個半年、一年纔能有結果。但是如果政府想要往前推進的話,他當然也有其它的辦法可以加快這個進程,但是現在我們還不知道。

但是我們知道川普政府說,如果中共人大真的通過了這個惡法的話,美國會有強烈的反應。這個強烈的反應究竟反應到什麼程度,是不是取消香港自由港這個關稅的地位?還是把香港當做中國的一個城市?還是怎麼樣,這個我們現在還不知道。


我是希望川普能夠非常明確的告訴中共這一點,就是說香港的自由港、關稅港的地位在危險之中,危在旦夕。但是就像我剛纔講的那個四個理由,中共可能以爲這個香港的可用性,或者是用處不那麼大了,它已經在所不惜的話,它也不怕你制裁不制裁。

記者:您剛剛說就是中共寧可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謝田:對,它如果那樣的話,就即使美國會實施這個法案,這樣因爲他這個不光是對中共是一個打擊,對港人也是個打擊,對這些香港人來說他們會失去這個(自由港)地位,香港的經濟也會受損,港幣也會基本上變成了廢紙。所以這個就是對香港人也是個打擊,所以這個美國會考慮這個實際上也是有雙刃劍的一個東西。

但是我想全世界人都應該認識到一點,就是說這箇中共必需解體。如果中共不解體,它處於自保,它領導人的自保,領導人的面子,領導人的那些不合法性統治的基礎,處於這些考慮,它都一定會把它的那些中共的司法,延伸到香港。把這個國安法通過人大,變成基本法的一部分,我想它肯定往前推進的。

記者:另有報道說,目前中國經濟出現很大問題,中國的老百姓對政府也越來越不滿,中共這樣做是轉移大陸民衆的視線,轉嫁矛盾?

謝田:那當然是,說的非常對,這箇中共確實是這樣做。並且我們也看到中共實際上已經爲這個做好了鋪墊。在我們海外都知道,香港民衆的抗爭是合理合法的,有兩百萬人上街,這幾乎全部港人都上街了反對了。但是中共在宣傳的時候,在國內宣傳,因爲它控制了輿論,控制了媒體,它給中國老百姓灌輸的就是一些暴徒,在打,燒,砸中聯辦,燒中共國旗,給中國老百姓的印象就是一幫暴徒在襲擊中國的那個領土,和中國的一些主權,並且它在煽動它那個愛國主義情緒。那些老百姓如果一聽到這樣的話,他們就會受到欺騙的,會產生那種中共所期望的民意。所以中共顯然是通過這個在轉移視線,在轉嫁矛盾。

因爲它也知道這個瘟疫造成老百姓對中共非常不滿,不滿情緒越來越高,從這個角度講說中共很可能是有一點兒括號的“成功“的。因爲它就是欺騙可能做到了這一點。就是說中國大陸人民缺乏瞭解香港事情的一個真相,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記者:還有人認爲,中共敢肆無忌憚明目張膽的踐踏香港基本法,就是吃準了國際社會不會做出強有力的制裁?

謝田:是,我想一個是它(中共)覺得國際社會不一定會制裁,就像我們剛纔前面討論到的,進行制裁的話,它也很可能做好了準備。因爲它覺得它已經沒辦法逃脫了,並且這個制裁,我們廣泛的講,還包括對瘟疫掩蓋疫情中共的這些犯罪行爲的制裁和索賠,那它一旦覺得它自己沒辦法去償付那個可能高達一百萬億美元的這些賠償,那它乾脆就魚死網破的時候,它已經不太在乎國際社會的什麼制裁。


尤其是我們知道國際社會以前對中共侵犯人權的制裁也不是那麼特別的有效。比方講89年六四的時候,國際社會也制裁了中共,但是中共很快的就突破了這個制裁,它用這種收買、拉攏、各種各樣的手段打破西方的制裁。

記者:中共這個舉動對臺灣有什麼影響?

謝田:它可能是想嚇唬臺灣,但是它現在可能不得不意識到臺灣是嚇不住的。中共在去年的總統選舉之後它越是打壓它越是嚇唬臺灣,實際上是反作用越大,並且臺灣的民意遠離中共的力量越來越強。現在他們可能很悲哀的看到,它(中共)實際上把臺灣給推的越來越遠,臺灣的民意、民衆都推的越來越遠。臺灣的一些商家、企業商業也在離開中國,包括臺積電這種對華爲最大的晶片的支持,它也在切斷這種連繫,投資到美國。就是說臺灣和大陸那種經濟科技上的那些往來,也都在削弱,並且在政治上的不信任已經到了極點,所以它嚇唬不住臺灣。與其說是害怕,想去恐嚇臺灣,還不如說是對臺灣在越走越遠的時候,在發出一種絕望的聲音。

記者:還有人認爲,中共在網上一直有不同聲音,還曝出習近平說什麼“不折騰”之類的,但這個“國安法”和之前釋放出的“不折騰”正好相反,說明中共內鬥也越來越激烈?

謝田:是,當然一定跟中共的內鬥有相當的關係。因爲那箇中共的兩派習近平對立的一方,江澤民、曾慶紅或者是毛左啊,原來薄熙來的勢力,這部分人他們這一邊顯然是緊盯着、抓着習近平不放。我們也知道去年說他(習近平)賣國,像李鴻章, 跟川普簽訂喪權辱國的條約。現在又指責他失去了臺灣,沒有能夠痛下決心收回臺灣,也沒能夠保住香港,這都是他們內部內斗的指控。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上也加強現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他們這一邊的危機感。他可能爲了內鬥中不致於陷入更被動的境地,也要有所作爲。再加上中國共產黨它自己的一些私利、它的行爲和目的,所以才做出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些事情。看起來就是很喪心病狂,也要跟全人類作對,也不顧及全世界的反應,就是說一而再的把自己丑陋的嘴臉向全世界展示出來。

記者:您認爲香港事件讓世界人看到什麼?

謝田: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共產黨是不可相信的,你不能相信共產黨,它是不可信的。中共當年說過要五十年不變,1997年到2047年不變。但實際上過了二十幾年就變了。中共也說過要韜光養晦,不當老大,不挑戰美國,它現在也變了。中共它對港人所有的承諾,民主的權利,保持生活方式,保證香港的繁榮,保證香港的法制,所有的這些承諾都變了。現在它基本上把中共的這個城管、武警、610、政法委等壓迫中國大陸人民的那套全部都挪到香港去了。再加上我們知道瘟疫中中共一直在掩蓋和欺騙……我想全世界都能從這幾件事情學到就是中共絕對絕對不可信,你只要相信中共你就會遭難。

責任編輯:靜汝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83998?lang=b5
lilisa0270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06:13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20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