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生活板块◆ > 网友随笔



发表新主题 回复
精华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Apr 21st, 2019, 11:28     #1
wuyong
Senior Member
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
 
注册日期: Jul 2004
帖子: 5,840
积分:128
精华:28
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默认 老帖新发--物是人非

今天看看以前码的帖子, 颇有感触;老帖新发--物是人非.

春雨无声惹人烦----怀念我的好朋友韩亚威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 多雨的季节

多雨的季节, 让杂乱在心中发芽, 想挡也挡不住, 是淡淡的烦绕,忧伤, 和无望的思念。。。。。

轻轻地问一声: 亚威君, 你在那边可好?

那次聚会,你说你只是暂时离开, 很快就回来;零八年九月, 你乘红鹿而去,却再也没有音信。 走的如此匆忙, 你连个招呼也没有打。

我知道你不会再回来, 也试着慢慢地忘却我们在一起美好的记忆。独处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还会想你。。。。。

咋天开车转弯的时候,街边一个人,极象极象你阳光潇洒的侧影。一霎那,惊讶的让我心颤栗,不能自己;慢慢地停好车,让眼泪自由地流;宣泄心中的压抑。

我本以为我会慢慢的忘掉你;让你我解脱,恢复我们原本不认识时无牵无挂的生活。现在我知道,你是我真诚的好朋友,会永远在我心里,直到我失去记忆。

不知道你是在天堂还是地狱;但是我相信在哪里你都无所谓。住过繁华的北京城,也去过荒漠的肯尼亚;对生活没有过份奢望的你,哪里容不下你?

不在乎你是在天堂还是地狱,总奢望我们能再相遇;相信我们一定会更珍惜友情。只是天地太辽阔,真不知道在哪里去寻找你。

轻轻地说一声: 亚威君, 我好想念你!

<二> 狡黠的家伙

翻看老照片, 总是被你阳光潇洒所吸引。我在想, 你是个狡黠的家伙;人间轻松走一回,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也许是不幸,也许是命运, 你将你最美好的瞬间,留在了人们记忆的深处;是缺憾的美。

我在想,当我髦老离开之时, 一定很难看;或许很可怜。

所以我说,你是个狡黠的家伙。

In Loving Memory----Ya Wei

亚威父亲的致词 Ladies and Gentlemen:

My wife and I appreciate your coming and feel comforted knowing that that Yawei and his family were cared for by so many people. We came from China with our trembling hearts to attend our son's funeral and to share his life moments with his coworkers and friends.

We were shocked and extremely sad when we heard that our son passed away. He is our only son. He was born in October 1972. In 1994, he graduated from Beijing Institute of Architecture and Engineering and achieved his first bachelor's degree of civil engineering. A few years later, while he was at work he continued his study through a distant education and achieved his second bachelor's degree from Tongji University. Over the 14 years of his career span, Yawei worked in different counties,from China, Kenya, to Canada.

This sudden accident brought us intolerable sorrow and pain. Today, we are gathering here to grieve for him, and hope his spirit could be peaceful in heaven.

Yawei's life was short; he worked hard, and generously gave his kindness to friends or strangers. He was an honest and reliable person. He was a good son to us, a good father to his daughter, and a good husband to his wife, and also a good employee to his company. We are very proud of him.

It is heart-broken to let the white hair grieve for the black hair. We feel very supported when we see that so many friends and colleagues care so much about him and give their condolences to us for him. We will be strong and help Mingming and Emily to walk through this loss, and let Yawei have no worries about them.

Once again, we wish to express our appreciation to James, and all Yawei' s friends and coworkers for all they have done to help and support him and his survivors.

<三> 他从网上来 (1)

亚威是我从网上认识, 走到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好朋友之一。 他比我年轻,一直叫我老哥儿, 老大。。。。。。

不管他怎么称呼, 我都把他看做好兄弟。我们吵过架, 我骂过他;过后, 我们都能和好;经过风雨, 我们成了真正的朋友, 相濡以沫。

亚威说过: 只要兄弟在, 没有过不了的坎儿, 老哥儿放心。 虽然他走了,我感到亚威永远和我同在;他的力量一直鼓励着我。

。。。。。。。

那是个让人怀念的日子, 我们聊车, 修车到了狂热的地步, 捣鼓自己的,帮别人修;相聚观摩,。。。。。结识了许许多多好朋友, 留下了滑稽的, 好玩的美好记忆。

有次和"METAL 人" 在我家门前换火花塞,换完要开走时他又停下;说有一个火花线没有连上。 出臭了;求知和好奇心欲促使,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METAL 人"说我数着啦。记得那次,"METAL 人" 碰破了手。

和"财迷"换显示板面上的灯泡, 反复看手册,怎么也卸不下最后几颗钉子;用劲一扯, 扯下来了。 财迷笑说下手太狠了,看来不是自己的车不心疼。

HARDYWANG 夫妇是最热衷DIY的一对。HARDYWANG 又是我见过的优秀的上海青年之一;做IT的他, 消瘦,清秀,文静, 怎么也和DIY联系不起来。 记得那天, 大家兴致高的不得了,几辆车汇集在一起, 侃车, DIY。 家里门前摆不下, 我们一起去了附近的小学操场。 天公不做美, 一场夏雨, 冷却了我们的狂热;也好, 那时(天)有人连火花塞都找不到;我们太嫩,只有热情。又有一次,HARDYWANG骑车来借我换火花塞的工具, 用完后又放在我的邮箱。。。。。。那时, 大家不富裕, 却不缺少对生活的激情。

<三> 他从网上来 (2)

生活中人来人往, 犹如浮云;好多记忆已经模糊。

有个叫"秦川"的小伙子, 是我第一次参与参谋, 看车,买车的全过程。说起来很好玩儿。"秦川"是个很谨慎的人, 那天网上聊天, 聊买车的事儿, 聊的很投机。"秦川"在内部话题说你能不能打个电话我们证实一下。 这一说, 伤了我的自尊心。这不是不相信人吗? 这种情况, 当然更要证明我不是"坏人"。 打了电话, 聊了天, 约好了在地铁口见面, 和一个从没有见过面的人一起去看车。

说好, 我们只是去看看, 他既不做决定买;下午我还要上班,也没有多少时间陪同。看了车, 我们都被那车吸引住了,认为可以继续谈。 下一步就是去验车。

我是"师傅", 当然是我开车上路。 和SUNFIRE 相比, 别克太笨重;以至在红绿灯不踩煞车时都很少移动。 买车的第一法则是找毛病, 为砍价做垫铺。红灯时间太长, 当我对着陌生的显示板找"毛病"时, 车自己走了,蹭上前面的车, 丢面子了。

这车还是别人的, 前面的车也是别人的;撞车的人, 却是我自己, 一个义务热心人, 在粉丝面前;心里象无味瓶打开。

交通灯绿了, 顾不得多想, 跟着前面的车,向前开。 过了一个红绿灯, 又过了一个红绿灯, 紧紧的追着它,直到前车的司机下来。开车的是个年青漂亮的女士,善意的微笑化解了我心中的一切忧虑。 她说我感到没有问题。 我说我也感到只是轻轻的接触, 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你还是看看吧。我说这是我们准备要买的新车,我对它不熟悉; 对不起了。她说不用了, 你小心开车吧。

多好的人呀;偶然擦肩而过, 感动我一生。

"秦川"是个让我感到好奇的人。 这么文静谨慎的人, 却做着一份不寻常的工作。他在监狱做维修。

<三> 他从网上来 (3)

亚威是这些朋友其中之一; 当大家都忙忙碌碌奔生活, 越来越少联系的时候,他却留在了我的心底。

记得那天是周六下午, 一帮没有见过面车友相约练习考车, 然后一起吃饭。

人说北美三样东西不借人: 老婆, 金钱, 和汽车; 其实不是那么古板。 前面两样我格守;汽车我到是老借给别人; 至少有两个人用我的车考过了驾照;练车更是不记其数。 将车借给别人, 特别是开车不熟练的人, 自己心中也有些许担心, 但是我相信天佑善良, 并且相信自己的判断力。

那天练车, 就出现了个小意外。 车上拉了三个陌生人,轮流顺考试线路开;轮到有个好像叫"山东大汗"的网友。 想必要考试的人, 一定开车有点谱, 问都没有问就让先生上座了。可能是人多吵杂, 也有可能是太紧张, 老兄一轰油门就上了路牙;撞的很狠。 好险前面是个电线杆,还好他煞住了。问他开过没有, 他说在国内开过。 那天他被批的满头的疙瘩。

再去接亚威, 到了公寓下看到远远站着一个楞头青。 他说要接的就是他, 我非是不信, 问他爸在不在家;小伙子太嫩气了。

就这样稀里糊涂拉上来一个人, 成了我一生的朋友.

<四> 那远久的日子 (1)

亚威是我见过的网风好的人之一。 他年青气盛,爱说话; 写过肯尼亚的见闻, 也和我们一起狂吹胡谝过修车。

在网上和别人少有的争论过几句, 但从不骂人,说粗话。

曾经,和大多数新移民一样,年青, 又是新移民, 找不到合适的位置, 让他很迷茫,烦躁。 他说过他要回国, 还回去面试过。 开始交往不深,我劝他留下,慢慢适应生活。 成了好朋友, 似乎能感觉到他的痛苦, 又看他嚷嚷了好几年, 没有停消, 通电话的时候我说去留没有错对之分,你得下决心。 这样不定心的拖,会让人很累。

他说他还是准备回去。 那时他还没有小孩子。

。。。。。。。。

亚威经常和我联系, 来我家坐坐。 有时话不投机, 我会吼他几句;他就默默的走了;等几天又打电来。 听见我没有好气的问他干啥;他会笑嘻嘻的说只想问问你好不好。不管曾经谁错对, 听到他的声音, 我们都会和好如初。

有一次在我家喝酒, 当然离不了说修车。 喝多了点儿,我说用手都可以扒下轮胎,亚威说不可能;争论起来了。亚威到厨房拿出一把刀子摔在桌上, 说你出去给我扒下来, 我赔。

这土仔子反了不成? 喝我的酒,再我家撒野? 当然被我轰出去了,那是个寒冷的夜晚。同行的朋友打电话说你给亚威打个电话吧,他在车站等车, 很生气的样子, 也不让我陪。。。。

其实他们走后我就后悔了,有理不打上门客。都是话挤话挤的。

我说对不起,是我的错;但是你不要生我的气了。 他说他不生气, 但是我听见他呜呜咽咽。我说要送他回家, 他说车来了。。。。

<四> 那远久的日子 (2)

那天亚威打电话, 没头没脑说烦死啦。我想踹Y的几脚, 然后随他去吧。 我说你想踹谁呀, 怎么了? 他又不愿意多说。

绕了好几圈,才说和老婆冷战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两个快乐单身汉, 一个回家早了不但没有做饭, 对晚回来的劳动人民不闻不问。辛苦的劳动人民兴冲冲等着吃大餐呢,却吃了空气。。。。。。

他说打她Y的一顿,要过要走随她去了。 我说你傻的冒泡儿了,LD 是家里的毛主席,你自己掂量掂量。 后来骂了他一通, 傻小子乐呵呵的样子。

那次他老婆不幸流产了,亚威惋惜的说了好多次。 我说我以为你们喜欢过两人世界,不想过早要孩子呢。亚威说怀不上,我们都不小了。。。。 第一次让我看到这小伙柔情的一面, 也让我感动。

再后来, 他们一家带着三岁可爱的女儿来相聚。 说到高兴的时候, 我说你看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你这个傻小子。 亚威知道我说的是啥,说是的是的;还是老哥儿高明。 我说不是老哥儿高明, 是生活太复杂。。。

亚威特别喜欢他的小宝贝, 有点宠惯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 知道他想要孩子不容易, 再看看他们乐融融的一家, 我打心底里为他高兴。
五> 朋 友

有一次, 几个网友说聚聚吧,来次烧烤。 我说地方没有问题, 就在我家后院, 但是我没有炉子。 小韩说他有, 就是烧煤炭的那种。

那个时候我没有用过那种炉子;点着火, 那个烟大呀,象"狼烟", 四邻八方都看的见;醺的人受不了,让我怀疑这个东西是否能工作。 我问小韩这个行不行; 小韩说肯定没有问题, 比天然气的还好,只是你要有耐心。

煤炭燃好后, 真是很漂亮; 总的感觉就是"纯", "干净"。 那红红的余火象夕阳,余火边的灰烬又象云朵。。。。

我买了鸡腿,鸡翅膀, 还有香肠什么的; 没有想到人有点多, 食物显得不宽裕。 有朋友来我就忙活着兴奋地吹牛, 买东西的事儿肯定是小韩了。 好在超市就在旁边, 我让小韩再去买点东西, 也让我家小孩跟着帮助拿东西。

过了几天, 小孩说那天人家小韩买东西花了一百多元。 我说不会吧,我都买了好多, 他就添补一点, 怎么会花那么多呢? 小孩说一百二十多元; 她看见显示了。 我们粗略一算买的东西, 是花了不少。 这下感到过意不去了。 咱们请客, 怎么能让人家小韩出那么多钱呢? 我和LD说要给小韩钱。 打了电话, 小韩就说大家玩的很高兴, 就好了;钱花了就算了。 我说一定要给的。

中间打过几次电话, 却没有机会见面。

那天在COSTCO 碰上了; 我说给钱; 小韩就急了, 说这样做不够朋友; 我说好朋友才要明算账。 我俩都生气了,将钱推来推去。 小韩的妻子说都是好朋友嘛, 不要为钱计较。 听了这话, 我俩都冷静了。 我说我理解你拿了钱不舒坦;但是如果你不拿钱, 我又会心不安。 这样吧, 本来是一百二十多, 你拿一百, 我少给二十, 咱俩平衡一下。。。。。

给钱, 拿钱, 本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为了一种心理的平衡。小韩妻子说的我们是朋友, 让我心里感到很踏实。我们是朋友, 一生的朋友。

<六> “有兄弟在, 你不用担心”

"有兄弟在, 你不用担心", 小韩的这么一句话, 感动我一生。

那天买完菜路过WALMART,我顺路进去买个小东西, LD和小孩在车里等。 出来一打火, 车的指示板面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声音。 我挡住一个老外帮打火, 也没有反应,人家说那就没有办法了。

那是个周日下午, 华人车行都不开门,出门我又没有带电话本, 一时傻眼了。LD和小孩都不是太高兴。 我狼狈的拎着东西往回走, 感到路很长, 手里的东西也很沉重。 心想我应该找谁呢? 周末谁会在家呢?

在家赶紧给小韩打电话, 可能是听见我有点心慌,听了我的诉说,小韩没有犹豫, 说老哥儿放心,有兄弟在, 你不用担心;就是用绳子往回拉, 咱也会将它拉回来。

有这样的好兄弟, 我怕什么?

带着能想到的工具, 我们分头去停车的地方了。 那时小韩住的较远。

经过我们专家般的诊断, 认为是电路问题, 极有可能就在方向盘下面。 那时我们在网上侃车, 算是红人, 找修车的, 咨询的人很多,当然图免费的多。 那天下午当我们对着我的老牛发愣时, 还真有人打电话来说修车的事儿。 说他的车开起来有有规律的摩擦声音。 我说我的车也坏在半路了, 我和火腿专家正烦着呢。 那兄弟说不是正好吗? 专家云集, 我开来也凑凑热闹。

那兄弟开来后, 拆卸我的车版面的工作就由小韩做了, 我去当专家, 为别人服务。 开了一大圈,我说听不清楚, 那兄弟说他能听见。。。。。不了了之。

这边小韩还在拆卸。 回来后我希望小韩给我一个惊喜, 没有想到这家伙连个版面都没有卸下。我们都是"理论"专家, 动手很不给力。

等不及待, 他边在里面拆, 我边在发动机旁边捣鼓。 小韩说好像有电了一下,你怎么搞的? 我说也不知道呀。 他说你再试试。 我狠劲的扳电池的连线, 才发现是那里松动了,只是那个线太硬, 轻轻扳感觉不到。

发现,并且解决了问题;我们都很高兴。我开玩笑说亏得你手慢没有拆开, 否则我们还得再装上去。。。。

其实, 即使修不好我也不怕。 有亚威在旁边, 我感到很踏实。“有兄弟在, 你不用担心” 我相信他说的。

<七> 兄 弟 (1)

虽然从网上认识;了解的越多, 我感到我俩象亲兄弟。 有时我为他考虑, 不管他高兴不高兴。

那时, "伤心五百刀"在网上刚过。 小韩说他看上一辆车, AS IS, 看起来不错。小韩问, 我反问他肯定吗? 他还是说看起来不错。 我说如果那样, 就买吧,大不了找"王大好"("伤心五百刀"里的男主人公), 让他帮助包过尾气检验。 那时好像二百多刀,包过尾气检验。

过了几天, 亚威说他给了"王大好"五百刀, 让包整个买车过程, 包括验车, 安全和尾气检验。 气死我了;"伤心五百刀"在网上有上万帖,近百页, 沸沸扬扬。你傻瓜轻轻松松又送了个五百刀。 一阵狂骂, 骂的亚威不敢出声。 毕了,有点好奇, 我问这个"王大好" 有什么招数, 能让你这么精明, 在网上说教连篇的人乖乖掏钱呢?

亚威说人家"王大好"这个人不错, 很热情的。 去看车, 地下有水摊, 人家铺个纸板就给车下钻, 你看见都会感动; 再说,包过尾气检验二百多刀, 安全检查七十多, 人家"王大好" 说帮验车, 办好手续, 就五百刀,我感到也合算。。。。

我说我就是不喜欢五百刀。从没有见过"王大好","伤心五百刀" 时我支持过他的观点。 亚威买车这件事儿, 我对"王大好"有成见。

<七> 兄 弟 (2)

打了一段LABOR 工, 亚威不开心, 辞了那个工作。
过了几天, 他说他帮人修车呢。 我说也好。 知道他喜欢玩儿车, 也喜欢动手折腾, 只要他喜欢就好。 又过了几天, 问他修车的事儿, 他吞吞吐吐, 说的不是很清楚。 再问, 说他在人家的车库里帮别人修车;还说, 没有架子,他帮助钉了个木架子。。。。我问是谁这样修车的, 还是"王大好"。

不用说, 怒火中烧,我又是一顿狂骂。 我说没有保险, 出了事怎么办? 再说没有人在旁边,你一个人在里面, 整那个破玩意儿,将你砸死了谁知道? 亚威说人家"王大好"没有要那么做, 是他自己想的主意。 再说, 他感到挺好的, 他喜欢动手修车。

我说你要是去正规车行, 我不反对。 这种在车库偷偷摸摸干活, 绝对不行。 我向亚威要"王大好"的电话, 说要说教他;亚威不给, 说没有"王大好"的事儿, 都是他自愿的。 我说我不管, 我一定会搅黄这件事儿。 其实骂他时我心里感到很痛; 感到他真的象我的亲兄弟。

从网上我找到"王大好"的电话, 对他吼了几句, 就挂了电话。 他打过来说要解释; 我说你再打我就报警。从此, "王大好" 再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或许,"王大好"现在还生我的气;其实我不是针对他, 只是想象大哥一样保护亚威; 我不愿意他受伤, 更不愿意他出意外。

时过境迁, 无论怎么呵护, 还是没有留住亚威。 人生真是一场梦。

希望"王大好"能理解, 原谅我。

(八) 信 任

跟亚威网上网下侃车修车, 从没有遇到过这么邪呼的事情。

有天大清早, 亚威打电话说车坏了, 车轴断了。 我说去你大爷的, 开什么玩笑儿。 那时他上早班, 七点要开工, 我上下午班, 早上不起来。 这一个电话, 搅黄了我的懒觉。 如果是无聊, 就太没有必要了。 我问真的吗? 亚威说车轴耷拉下来了,看得见。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故, 我老专家看车修车不少, 还从没有见过车轴断的。

再说, 兄弟要打工挣钱, 没有说二话, 穿上衣服就跑;十几分钟就到了;其实路程不近, 从WARDEN/SHAPPARD 到MCCANWEN 和ENGLINGTON 附近。 到了一看, 真是呀,车轴完全断了,耷拉下来; 开是不行了。

我问怎么办呢, 亚威说只能换轴了。车坏了, 只好修;我还是担心兄弟打工挣钱的事儿;做累脖工不容易。 我问现在去上班还来得及吗? 亚威看了表说如果有人接, 来得及。 我说如果信得过我, 车留下我帮你拉到车行去修, 你去上班吧。 亚威显然是感动了,说老哥这话说的, 不信任你, 那我就没有人可以相信了。你处理, 我完全放心。 我说那就不废话了, 分头行动, 你找人接你上班, 我负责先将车拖离这里。

亚威找到人接他, 上班去了。 我也联系好 CANADIAN TIRE 免费拖到那里修理;便回家吃早饭。

等我去到 CANADIAN TIRE, 车在外面。 找师傅询问;他们也不相信"轴断"的事情, 说没有见过。我说那就拉进去看看吧。 上了架子一看, 大家都知道了。 询价, 要二百多, 加上人工, 快四百。 这下心里的小九九又打开了: 还有没有便宜的地方? 给"北方"打电话, 说全包一九五。 当然要去北方了; 又不好意思对CANADIAN TIRE直说: 将车从架子上卸下来, 俺不修了。人家CANADIAN TIRE 免费拖车就是要修车的。 正郁闷着,CANADIAN TIRE 说车轴没有货, 要订购, 需要两天时间。 谢天谢地, 咱等不及, 不修了。。。。。

车拉到了北方, 做了交待, 已经是亚威十点休息时间。 打电话给亚威说车在北方, 下午回来拿上钱去取车吧。亚威当然高兴。

(九) 巧 遇

如果说断车轴少见, 掉车轴可能更不长见了。

换车轴后有好长时间没有见亚威, 有一天在"正大"碰见亚威和朋友来修车;问起"车轴"的事儿,亚威说别提了,换的车轴掉了, 在401上。 我说401是高速呀; 亚威说可不是嘛? 吓得我半死。 说开着开着, "咯蹬" 一声, 车没有劲儿了,他就知道出事儿了,滑到旁边, 拖到"北方"去的。

这真让我感到稀奇, 问是怎么回事儿呢? 亚威说换错了车轴, 短了一英寸。 我说怎么这么马虎呢? 订购时难到没有看吗? 亚威说盒子上标签是对的, 里面的车轴装错了。 拖回去新旧两个车轴一等, 才发现短了一英寸。。。。

我说那你跟他们吵架了吗? 要是我, 肯定;我才不管是谁。 亚威说有什么好吵的, 都没有脾气了。

K你大爷的现代车;K你大爷的"北方"。现在想想, 这种"巧遇"不是好征兆。 亚威喜欢侃车, 修车, 工作是高速公路桥梁维修,最后, 出事也是在车上。

(十)兄 弟 (3)

那次我准备将厨房的人造革地板换成瓷砖;找了一个网友 和亚威帮忙。人少,铺开场面才意识到那是个苦力活儿, 铺地基,活水泥, 裁瓷砖,铺瓷砖。。。累呀。

第二天,网友忙来不了;亚威也累的够呛; 但是我需要人手, 就问亚威还能不能再干一天? 显然看得出他累了。 他说不干怎么办, 干呗。

那天累的人少了嘻笑;只是默默的干活。 为了赶时间, 吃饭都是凑凑合合的披萨。 现在想起来, 真对不起好兄弟; 家里的事儿, 其实不需要赶的那么紧。......

有一次我刚到公司接到家庭医生的电话, 说我小孩需要去急诊。打电话回去问小孩, 说她没有感到有问题。 正好亚威要下班, 我问能否帮助我将小孩送到医院。 亚威说没有问题,你放心上班, 如果有紧急情况我给你打电话。。。。

那时我们组织网友打乒乓球, 有个网友, 是单亲母亲; 自己工作忙碌, 却不放弃对女儿的课外训练, 让我很佩服感动;有机会就帮助她。有几次她忙,接不了孩子去游泳训练, 中间我从公司溜出来,去学校将小孩领出来, 再送到游泳的地方。 那天答应她去接小孩, 结果突然有事情出不来。 正好是亚威下班时间, 我问亚威能不能帮这个忙。 亚威有点犹豫, 可以看出他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犹豫这复杂的, 八杆子打不到的关系。 我问你到底愿不愿意。。。。亚威说好吧, 算给你帮忙。 我只负责按名字将小孩领出来, 送到游泳的地方。

对别人来说, 可能是小事儿;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都让我感动; 好兄弟就是这样, 象左右手臂。

(十一) 助人为乐,热心善良

亚威是个热心善良的人。 他帮过我许多忙, 也帮过不少网友。

亚威家里没有负担, 平时喜欢为朋友看车修车。

在密沙家上班时, 有个网友车出了问题,大概一周时间,是亚威每天从史家堡载他去密沙家上下班。

还有一个网友从国内回来后暂时没有找到工作, 亚威知道他不富裕, 就介绍到他工作的地方做临时工。。。。。

助人为乐是他的天性, 如果能帮助别人, 亚威不会推辞。

(十二) 红鹿无痕, 真情永驻

翻看以前的邮件,看到许多人对亚威的关注, 总让人心存感激。

华枫网友给了真诚的哀悼, 有许多网友捐钱我们一起为他送了花圈;有人专程从多伦多去"红鹿" 送了他一程。 特别感谢未曾谋面的网友小丘,在"红鹿" 照应,将华枫网友们的关注,哀悼留言打印出来, 送给了亚威;送给了亚威的家人。

我想亚威是高兴, 因为有这么多朋友。 亚威的父亲, 妻子也是感到欣慰的; 因为亚威有这么多朋友。他们都表达了对华枫网友的感谢。

捐款的人中,基本都能对上名字; 只有 "Yuyan Weng" 不知道是谁。 "Yuyan Weng"大侠,请接受我真诚的感谢。

。。。。。。。。。。。。。。。。。。。。。。

感谢你, 为我人生筑了一道艳丽的光彩。 善良,热情,阳光,英俊, 你永远在我心中, 亚威君。 去不了"红鹿 (RED DEER)",九月二十日我会在后院为你烧一叠纸。


红鹿无痕, 真情永驻。
。。。。。。。。。。。。。。。。。。。。。。

咋天, 我们的一个好网友车祸去世了
(写于2008年九月)

咋天
我们的一个好网友
车祸去世了
在红鹿 (RED DEER)
Edmonton

心情很差
灿烂的阳光
不能遮挡
阵阵袭来的寒冷
在心头

不敢想象这一切是真
咋日
你的笑容
你的身影
依然清晰

可今天
你我
却天上人间
从此
再也不能相见

知道你向往自由
但为何
走的如此匆忙
不打一声招呼
恨你!

知道你及不愿意
还是乘红鹿而去
将太多的遗憾
留给我们
恨你!

说过
我们还要一起喝酒聊天
可现在
想你的时候
想你的时候
你将在哪里?


没有
没有再一次机会
我们能相聚
只好为你祈福:
一路好走, 亚威君

-----------------
向往天空那一朵云
-----------------
wuyong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感谢 wuyong
此篇文章之用户:
zayne (Apr 22nd, 2019)
旧 Apr 22nd, 2019, 13:19   只看该作者   #2
zayne
Senior Member
级别:33 | 在线时长:1285小时 | 升级还需:7小时级别:33 | 在线时长:1285小时 | 升级还需:7小时级别:33 | 在线时长:1285小时 | 升级还需:7小时级别:33 | 在线时长:1285小时 | 升级还需:7小时级别:33 | 在线时长:1285小时 | 升级还需:7小时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脚趾丫湾
帖子: 5,629
积分:92
精华:21
声望: 28422400
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zayne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默认

人都非了吗?

见了几个,没太非嘛。。Sunday只是头发少了些许,Liszt更结实了些,练健美练的,,foreveryoung依然风姿绰约。。。
zayne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Apr 23rd, 2019, 22:02   只看该作者   #3
wuyong
Senior Member
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级别:41 | 在线时长:1907小时 | 升级还需:25小时
 
注册日期: Jul 2004
帖子: 5,840
积分:128
精华:28
声望: 8005150
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wuyong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默认

枫叶还是那么红吗?


引用:
作者: zayne 查看帖子
人都非了吗?

见了几个,没太非嘛。。Sunday只是头发少了些许,Liszt更结实了些,练健美练的,,foreveryoung依然风姿绰约。。。
wuyong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14:54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19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