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其他◆ > 新闻报事站



发表新主题 回复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Aug 19th, 2022, 04:35     #1
吕柏林
Senior Member
级别:1 | 在线时长:7小时 | 升级还需:5小时
 
注册日期: Jul 2004
帖子: 185
积分:5
精华:1
吕柏林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默认 新西兰竟是沙漠之国

《汉语词典》对沙漠的释义是:地面完全为沙所覆盖,缺乏流水,气候干燥,植物稀少的地区。《百度百科》对沙漠的释义是:沙漠,主要是指地面完全被沙所覆盖、植物非常稀少、雨水稀少、空气干燥的荒芜地区。

然而,新西兰是位于南半球温带的雨量充沛、植被非常发育的南太平洋岛国:现在的森林覆盖率仍达29%、天然牧场或者农场占国土面积一半的南太平洋岛国(见《为什么新西兰是世界上最纯净又最安全的国家?》)。

显然,把绿色岛国新西兰说成是沙漠之国,是睁眼说瞎话的瞎说,毫无依据的胡说。

然而,新西兰又确实是沙漠之国,因为绿色岛国是新西兰的表象,真相却如沙漠之国。理由是沙漠的最大特征是被厚沙覆盖而只会渗水、不会积水,新西兰土地也和沙漠一样只会渗水、不会积水,表现于,哪怕下瓢泼大雨,新西兰岛国的地表都没有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最易见的地方是住宅周围的草坪和公园草地),所有在地表自然形成和掘成的坑洼都不会积水(最易见的地方也是住宅周围的草坪和公园草地中的坑洼),所有在地表自然形成的浅沟、人工掘成的深浅之沟和耕地中的畦间沟都不会有流水,表示天下的所有雨水全部被即时渗掉或挥发掉。这样的地表难道不像只会渗水、不会积水的沙漠?这样的国家难道不像沙漠之国?

只因新西兰地表如同只会渗水、不会积水的沙漠,以致新西兰垦不出一块水田、池塘,以致华人只能用浴缸种莲花、莲藕、慈菇,或用空塗料桶种慈菇。

只因新西兰地表如同只会渗水、不会积水的沙漠,故有“新西兰竟是沙漠之国”的标题。

那么,揭发新西兰竟是沙漠之国的意义是什么呢?意义至少有:

◆新西兰毛利人只能出生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不可能有几天的生存历史,因为,新西兰原生植物中没有毛竹、椰子、瓠瓜,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时毛利人没有铁器,被称为处于“石器时代”(《仓颉是人类吗?》告诉:石器时代子虚乌有),表示那时的毛利人没有水瓢、水桶、水缸等舀水具、挑水具、储水具,也没有引水的笕、在屋檐收集雨水的雨水槽(仿造在旅游点的毛利草屋和在奥克兰博物馆展示的毛利木屋也都没有雨水槽)和收聚雨水槽所聚雨水的水桶和水池,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前的毛利人要想在披着原始植被的新西兰生存,就只能居于潮汐高潮面以上的溪流和淡水湖泊边上,在毛利草屋周围一二公里的范围内活动。但《早期移民——毛利人的到来》告诉,毛利村寨通常建在山丘和山脊顶,表示住在山丘和山脊顶的毛利村寨的毛利人根本没法生存。这就表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之前,毛利人没法生存,“毛利村寨通常建在山丘和山脊顶”完全是谎言,表示毛利人只能出生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

然而,没有铁器,是建不起毛利村寨的,因为毛利村寨由毛利草屋和毛利木屋组成,别说建造毛利木屋离不开铁器,就是建造毛利草屋也离不开铁器,因为毛利草屋是用很多沙罗树作草屋的柱、墙和以茅草为瓦,沙罗树需要砍伐,砍伐就需要铁器,茅草需要用利刀去割。即是说,毛利草屋和木屋都是毛利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后的建筑,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之前,不存在毛利草屋和木屋,表示毛利人只能出生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

◆《维基百科•毛利人》告诉,毛利人的主食是甘薯、芋头、山芋等蔬菜,甘薯不叫英语的sweet potato,而是叫毛利语的kumara;芋头没有毛利名,只有英语名,叫taro;山芋即马铃薯,没有毛利名,只有英文名,叫maori potato,皮紫色,表示紫色毛利马铃薯是英国人殖民新西兰后取的名字。其实,毛利除了甘薯、芋头、山芋,没有其它蔬菜,因为,在新西兰超市和跳蚤市场,都见不到毛利人流传下来的蔬菜品种。故“甘薯、芋头、山芋等蔬菜”的表述错误,应去掉“等蔬菜”三个字。

然而,毛利人在没有铁器的情况下,是没有耕地的,也是没法种植农作物的(证明见《仓颉是人类吗?》),也是没有舀水具、挑水具、储水具、引水具(水笕、雨水槽)的,而在沙漠般的新西兰,种植农作物,不仅需要铁制农具,还需要引水具、储水具、舀水具、挑水具。这就表示,甘薯、芋头、山芋和毛利人同时出世,都出世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进而表示毛利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前,毫无种植史。

其实,毛利草屋和木屋边没有茅坑的情况就告诉,毛利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前没有种植史,因为,种植需要肥料,人类粪尿是毛利人最原始又最易得的肥料。

其实,毛利新年也告诉,毛利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前没有种植史。因为,毛利新年“标志着播种季节的开始”(《新西兰庆祝毛利传统节日——新年》和《新西兰毛利传统节日——新年》),而毛利新年根本不可能是播种季节的开始。因为,毛利新年日不定,都在公历六七月,如2003年是6月1日,2004年是6月19日,2005年是6月2日,2006年是6月27日,2002年是6月24日,2023年是7月14日,2024是6月28日,2025年是6月20日,2026年是7月10日(2022年起的三十年各年毛利新年日见《定了!政府发布未来30年毛利新年公共假日安排》)。新西兰公历六七月是新西兰大雪至大寒的隆冬季节(6月1日至7月14日在北半球是芒种后至大暑前,以南北半球季节相反和雨季相同的情况看,这个时段正是新西兰大雪至大寒的隆冬季节)和雨季,根本不是农作物的播种季节,因为此时种下的农作物种子和移栽的农作物种种苗几乎都会因寒冷气温和土壤持续潮湿而烂掉,奥克兰华人总结出来的露天播种季节和移栽季节在新西兰的劳动节前后,即公历10下旬前后。因此,毛利新年“标志着播种季节的开始”就证明,毛利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前没有种植史,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后也不懂种植。此情表示,毛利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后若有从事种植劳动,也只是在欧洲殖民者和亚洲移民者经营种植业的农场中打工,且在打工中只听农场主安排干活、掌握农活技术,根本不关注农作物播种和移栽的季节,也表示毛利人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后,没人从事过自耕农式的种植。

毛利新年“标志着播种季节的开始”的荒唐也表示毛利新年是个荒唐无据的节日。

然而,《仓颉是人类吗?》告诉:没有铁器,就没有依赖食盐生存的人类,而毛利人是食盐人类,依赖食盐生存的人类。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之前,毛利人又处于“石器时代”,根本不可能生产食盐。要命是,新西兰并无产盐的天然盐湖和盐泉,因为《新西兰盐湖:全国一半的盐都产自这里》告诉:新西兰唯一的盐场是位于新西兰南岛东北端的库克海峡南岸的格拉斯米尔湖(Lake Grassmere),但这个湖在1942年以前只是不产盐的泻湖,是基督城商人George Skellerup于1942年引进海水改造而成的盐场。同时,陈列毛利所有文明物的奥克兰博物馆并无介绍毛利人生产食盐的图片、文字和音像片。这就表示,在新西兰被欧
洲人殖民之前,毛利人无盐可吃,不可能存在毛利人,毛利人只能出生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

《仓颉是人类吗?》还告诉:人类是唯一不能自动断脐的哺乳动物和发胡指趾甲终生在长长的特种哺乳动物,是依赖剪刀断脐出生和修短发胡指趾甲的特种哺乳动物。没有剪刀,人类就无法断脐出生,就不能修短发胡指趾甲,而不能修短容易在指趾头处开裂产生连心之痛的指趾甲,双手就无法劳动,双脚就无法在山野前行,也无法穿鞋,也就不能从事维持生存所需的各种劳动生产,其命运是一出生就被饿死而绝后,毛利人也是不能自动断脐的人类和发胡指趾甲终生在长长的人类,故知毛利人只能出生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

欧洲人殖民新西兰是陆续进行的:最早于1809年殖民新西兰北岛东北部的拉塞尔,三十年后才分别于1839年、1840年、1841年、1848年、1850年先后殖民惠灵顿、奥克兰、新普利茅斯、达尼丁、基督城【分别见《百度百科•拉塞尔(新西兰北部地区)》、《维基百科•惠灵顿》、《百度百科•奥克兰》、《维基百科•新普利茅斯市》、《百度百科•达尼丁》、《国家概况:新西兰基督城》、《维基百科•基督城》)】。由于毛利人只能出生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故知欧洲人最初在拉塞尔、惠灵顿、奥克兰、新普利茅斯、达尼丁、基督城见到的毛利人只能出生于欧洲人殖民拉塞尔、惠灵顿、奥克兰、新普利茅斯、达尼丁、基督城的前刻或前夕。

没有铁器就不可能造独木舟,故传说毛利人靠独木舟从亚洲大陆前往西太平洋的巴布亚、斐济、萨摩亚和汤加等岛屿、再到新西兰的说法荒诞无据。

既然毛利人只能出世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就只能表示欧洲人殖民新西兰时见到的毛利人都由“万物得一以生”(《道德经》)的一形道以家庭和村寨为单位化出,毛利草屋和木屋、毛利人系腰的短草裙、毛利人的主食甘薯、芋头、山芋及长在地里的甘薯、芋头、山芋、简易的工具和武器也只能与毛利人同时由一形道化出。

由于新西兰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之前,没有毛利人的生存条件,故知,塔斯曼船队于1642年见到的毛利人(见《欧洲人的到来丨新西兰》)和库克船队三下太平洋在新西兰见到的毛利人,都是一形道在塔斯曼船队和库克船队见到毛利人的前刻化出、在塔斯曼船队和库克船队转身后化为乌有的瞬时人类,昙花一现于塔斯曼船队和库克船队发现、考察新西兰时的瞬时人类。如果表示芋头的英语taro产生于1769年到新西兰看到毛利人种芋头的库克船长(见《斐济的芋头人生》)属实,库克船长见到的毛利人种芋头场面就是一形道为库克船长专场表演的昙花一现场面。

毛利人的三大主食甘薯、芋头、山芋,只有甘薯用毛利名,芋头、山芋都是英语名(sweet potato和maori potato)的情况告诉:芋头、山芋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之前,毛利人没见过更没吃过,吃过的只是用Hangi方式烤熟的甘薯。而毛利人没有流传生吃甘薯习惯的情况又表示,毛利人祖先只吃烤甘薯。由于Hangi是先挖一个大坑,铺上干柴干草,点火后铺上石头,再将食物放在上面,食物上面铺大片的叶子,叶子上面再盖一屋土压实。Hangi烤食物的机制是以干柴干草烧热石头,通过热石头把食物烤熟。那么,毛利人是如何生火的呢?奥克兰博物馆介绍的毛利生火法是钻木生火,下面是录自奥克兰博物馆Hangi旁边播放的毛利人钻木生火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s4r30bdrLU

视频告诉,操作钻木生火的人是高鼻子的欧洲人,表示毛利人至今都不懂的操作钻木生火。因此有理由怀疑毛利祖先根本不会钻木生火,毛利人也没流传毛利祖先曾经钻木生火的故事。然而,即使赋予毛利祖先会用钻木生火的技能,毛利祖先也没法用钻木生火烤熟食物的方式度过长达半年的新西兰雨季。因为,在长达半年的新西兰雨季期间,在新西兰原始植被中是捡不到干树杆、干树枝和干草作Hangi燃料的。而新西兰的旱季也是多雨天气,毛利草屋和木屋又没有存储干柴和干草的储间,更没有存储半年Hangi所需燃料的储间,而Hangi一次所需的燃料又很多。这就表示,毛利祖先不可能靠Hangi度过长达半年的雨季,Hangi烤食物法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之前并不存在,只出现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以后,毛利人只
能出世于欧洲人殖民新西兰的前刻或前夕。

钻木取火法不仅不能帮助毛利祖先度过长达半年的雨季,也不能帮助全人类的祖先度过长达半年的雨季,更没法帮助热带雨林气候带的人类度过雨季,因为那里、全年都是雨季——全年高温多雨,燧人氏发明钻木取火的传说完全是“古之善为道者”(《道德经》)愚弄汉族进而愚弄全人类的生火法。因为,《仓颉是人类吗?》告诉:包括汉族在内的华夏民族出世于“教农耕”的神农时代,神农“教农耕”所需的铁器种类和清末农民所需的铁器种类基本相同,表示神农时代的华夏民族的生火法与清末的生火法相同,即生火工具基本相同——都用火刀(即火镰)打击火石(石英石)打出火星,用草纸捻或艾绒捻接住火星,再吹口气吹燃草纸捻或艾绒捻。我老家农民到1960年代还用火刀、火石、草纸捻生火做饭、点油灯,我爷辈的老人则用此法点水烟枪,以致我也用过此法生火做饭。

没有铁器就不可能有毛利文明物,而奥克兰博物馆陈设的毛利文明物不是铁器作品,就是当代用所有科技也伪造不了的新石器时代石器及匪夷所思的脊椎动物骨架(详情见《方舟子根本不知番鸭都是独立物种》)的情况告诉:如果奥克兰博物馆陈设的毛利文明物中的人造物都是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前的存在物,便表示它们都是一形道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各地前刻或前夕与毛利人同时化出的化出物。

可见,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前刻或前夕出世的毛利人,完全是一形道故意化出的愚弄欧洲殖民者和全人类的新西兰原居民。

可见,“标志着播种季节的开始”的毛利新年也是一形道在毛利人出生若干年后强加给从未独立种植过而根本不懂种植季节的毛利人的荒唐节日,即在欧洲人殖民新西兰全境若干年后强加给从未独立种植过而根本不懂种植季节的毛利人的荒唐节日,也即在1850年欧洲人殖民基督城后的若干年后强加给从未独立种植过而根本不懂种植的毛利人的荒唐节日。

然而,对毛利人损害更大的不是一形道强加毛利新年给从未独立种植过而根本不懂种植季节的毛利人,而是一形道在强加毛利新年给毛利人后,既不让毛利人从事独立种植,也不让毛利人在新西兰被欧洲人殖民后的农场中打工时关注农作物的播种季节和移栽季节,以致毛利人至今不知毛利新年“标志着播种季节的开始”的荒谬。

新西兰虽是欧洲人的殖民地,后来却是全人类的移民要地之一,全球留学生的留学要地之一,全球学术交流的要地之一,全球旅游胜地之一,是世界各国派驻使者的国家,是世界各国媒体派驻记者的国家,无论是新西兰的殖民者、移民者,还是新西兰的暂居者,理应都见识过新西兰住宅周围的草坪和公园草地在大雨时段没有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的情况,理应都见识过住宅周围的排水沟不会流水、住宅周围的草地中的坑洼不会积水的情况,理应都知道新西兰表土都是黑粘土和黄粘土的情况,理应都知道毛利人的主食是甘薯、芋头和山芋,理应都看过仿建在旅游景点的毛利草屋和木屋,理应都听过毛利人烤甘薯的Hangi法,理应都听过毛利人的移民史,理应都知道毛利人在新西兰被欧洲人殖民前处于“石器时代”。但是,他们都不能揭发新西兰是披着植被的粘土型沙漠之国的情况,都不能揭发处于“石器时代”的毛利人不可能种植甘薯、芋头、山芋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毛利人不可能生产生存所需的食盐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没有剪刀的毛利人不可能断脐出生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没有剪刀的毛利人不可能修短终生在长长的发胡指趾甲而不能及时修短终生在长长的指趾甲就不能生存的情况,都不能揭发建在山丘和山脊顶的毛利草屋没法方便毛利人获得生存所需淡水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毛利草屋没有种植甘薯、芋头、山芋所需茅坑以积肥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毛利新年“标志着播种季节的开始”是谎言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毛利人无法在雨季烤甘薯以度过雨季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新西兰很难找到击石取火所需的石英石块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新西兰总理于2021年2月4日宣布2022年的毛利新年日为公共假期(见《Jacinda Ardern宣布:第一个毛利新年公共假日,在明年这一天》)以及政府在随后发布未来30年毛利新年公共假日(见《定了!政府发布未来30年毛利新年公共假日安排》)之荒唐决定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毛利文明物都是铁器作品的情况,都不能揭发没有铁器的毛利人不可能有独木舟却被学者证明毛利人是靠独木舟从亚洲大陆前往西太平洋的巴布亚、斐济、萨摩亚和汤加等岛屿、再到新西兰移民史的情况,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全人类都无通过常识分辨是非、真假的能力,只能说明全人类都无自己的思想之心,只能说明全人类都是“万物得一以生”并“恃之以生而不辞”(《道德经》)的一形道生化物、“目惟内视而不外视”(《金华宗旨》)的瞎子、“耳惟内听而不外听”(《金华宗旨》)的聋子、“惟道是从”(《道德经》)的行尸走肉、“无知无欲”(《道德经》)的收音机、对一形道之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

那么,明明是绿色岛国的新西兰为什么会成为沙漠之国呢?也就是说新西兰地表为什么只会渗水、不会积水呢?原因只能是新西兰地皮和开垦过的表土层或耕作层都不能形成隔水层,只因地皮形不成隔水层,故在下瓢泼大雨时,地皮无法出现面流、径流、积水坑和积水洼;只因开垦过的表土层或耕作层形不成隔水层,故在下瓢泼大雨时,掘成的沟和耕地中的畦间沟都不会有流水。

隔水层由粘土形成,而新西兰地表凡覆盖着表土的地表都是不含沙的粘土,或者说都是捻之无沙感的粘土:表层是厚度不一的黑粘土,是捻之无沙感的泥土组成的黑土层,是溶于水即成泥浆、干则硬如水泥混凝土块的黑土层,是干硬的耕作层一经旋耕机的施耕刀一滚即成粉末的黑土层,黑土层以下多是厚度十公分至几米的黄粘土层,黑粘土层和黄粘土层的厚度可在各建筑工地看到。

这就怪了,由2微米大小的粘性矿物颗粒组成的粘土本是天然的致密隔水层,由黑粘土和黄粘土构成的新西兰地表和开垦过的表土层或耕作层土怎么会形不成隔水层呢?原因只能是每滴雨滴都由一形道生化,下到地表的每滴雨滴不是被一形道即时下渗,就是被一形道即时挥发。

下到地表的每滴雨水被一形道挥发是不可见的,凭什么认定?因为,地球水的每个水质点都由一条不可见闻搏的一形道生化,自然也是被不可见闻搏的一形道挥发,而地表水被一形道神秘挥发至少有如下的例子:

一,2008年4月26日,恩施市白果乡下村坝村的观音塘约8万立方米蓄水在五小时内离奇消失(见《湖北恩施池塘8万吨蓄水离奇消失,只剩淤泥》),观音塘8万立方米蓄水离奇消失就是被一形道挥发,但《湖北恩施池塘8万吨蓄水离奇消失,只剩淤泥》告诉:《白果乡志》记载:观音塘约8万立方米蓄水离奇消失的事情此前已经分别于1949年、1976年和1989年发生过。观音塘约8万立方米蓄水四次离奇消失的原因,只能是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道德经》)的一形道神秘挥发。

二,《六月黄河水变清,壶口瀑布出现罕见清流》告诉:2008年四月起,黄河壶口瀑布流量在每秒八百立方米以上,在黄河两岸形成了瀑布群。瀑布汹涌澎湃,涛声阵阵,蔚为壮观。进入六月主汛期,黄河壶口瀑布本应该是水流加大,浊浪滔天,然而,2008年主汛期的十里龙槽上游五百余米的水流宽度居然缩小到两百余米。水流量仅为每秒一百一十立方米,河水也变清了(见《六月黄河水变清,壶口瀑布出现罕见清流》),表示2008年六月主汛期十里龙槽上游减少的每秒七百立方米以上的黄河流量(每秒八百立方米以上-每秒一百一十立方米),都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的一形道神秘挥发了。然而,黄河水变清还表示,黄河水中的泥沙和其它漂浮物和污染物也被一形道同时挥发了。然而,至2017年12月,黄河河段变清至少发生了119次(见《黄河清至少119次的记录》),黄河河段变清既表示该河段的泥沙和其它漂浮物和污染物也被一形道挥发,还应表示该河段的流量也有不同程度的减少——不同程度减少的河水也只能是被一形道挥发。

三,海平面没在雨季升高。已知,全球海洋的海拔长年不变,表示海平面常年不变,但全球雨季相同,因为南北半球的雨季相同,南北半球相同的雨季降下的雨水理应提高海平面,实际又没有提高海平面。这只能表示,全球雨季降到地表流入海洋和直接下到海洋的雨水都被一形道神秘挥发了。

全球雨季降到地表流入海洋和直接下到海洋的雨水都被一形道神秘挥发而没升高海平面的现象给人的感觉就象“海无底”——再多的雨水也没升高海平面,故我老家——福建省漳平市永福镇的儿歌唱道:“天无边,海无底,鸭出世,无俺娘”(用永福话说是很压韵的):天无边是指在任一地点上看到的天边——天地相交的天际,无论走多久,都走不到,故曰“天无边”,天无边的原因是,“天包地如卵里黄”的局部天地除了山区,处处都是“天如覆盖,地如覆盆,地中高而四隤”(《宋书•志第十三》);“鸭出世,无俺娘”是指麻鸭出世无母亲,因为母麻鸭不会抱窝,它们下的雄蛋(受精蛋)不是由抱窝母鸡孵化,就是由鸭苗孵化铺孵化。由母鸡孵化的鸭苗也没被母鸡带过——鸭苗一出世就下水,因此,鸭出世是没有母亲的。这首儿歌的神奇之语是“海无底”,因为永福人居于高山环抱的高山盆地和山区,离永福最近的海是厦门沿海,直线距离约一百公里,古代路程应有二百公里,古代永福人几乎终生都没机会到厦门看海,根本没理由知道“海无底”。故知永福儿歌“天无边,海无底,鸭出世,无俺娘”不可能是永福人的创作,而是一形道下放的古老儿歌。

一形道既让只有粘土没有沙的新西兰地表变成沙漠之国,又让本应荒漠的沙漠之国的新西兰变成植被发育的绿色岛国,是不是太神奇啦?如此神奇的沙漠之国算不算天下罕见的神州呢?

然而,披着绿装的沙漠之国新西兰并不是天下绝无仅有的神州,因为,自古就称神州的华夏大地也有大片披着绿装的沙漠之地,而且这种沙漠之地至少有两种类型:内蒙古草原型和我老家土地型:

◆内蒙古草原型

一,衣保中和张立伟的《清代以来内蒙古地区的移民开垦及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告诉:内蒙古草原的植被下是沙质地层,沙质地层的表层是厚30—50厘米的腐质土,腐质土下面是沙粒层,植被一被破坏,便裸露沙层,表示内蒙古草原植被下的腐质土是以沙为主的腐质土,可称沙质腐质土。2009年10月报道的《内蒙古部分牧区出现大面积开垦草原现象》告诉:内蒙古扎鲁特旗“不少草场一经开垦,土质(便)十分疏松,在未出苗前已呈沙化趋势。凡是新开垦出来的农田,一起风便马上形成漫天扬尘。站到草原高处观望,凡是扬尘严重的地方,其下面必然是一块新垦的耕地”也告诉:内蒙古草原植被下的腐质土是以沙为主的腐质土。这就表示:内蒙古草原植被的下面就是沙漠,是盖了一层30—50厘米厚的沙质腐质土的沙漠,它和新西兰沙漠的不同在于,新西兰植被下的沙漠是粘土型,内蒙古草原植被下的沙漠则是传统所称的由沙所覆盖的沙漠型。

二,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共有大小河流千余条、大小湖泊近千个(见内蒙古自治区政府门户网站的《水资源》)和草原在雨季到处形成的水泡子(水泡子是通常不和外界的其它河流或湖泊连接的死水,一般不会很大,水也不深。见《百度百科•水泡子》)的情况告诉:内蒙古草原的地皮能在大雨时形成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而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的形成是因为地皮形成了隔水层。

然而,内蒙古草原的地皮是没理由形成隔水层的,因为植被截留后的雨水都应顺着植物根系和沙质腐质土的间隙下渗到厚厚的沙粒层底部。内蒙古草原的地皮既没理由形成隔水层,内蒙古草原地皮上的隔水层或内蒙古草原地皮在大雨期间形成的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就只能是一形道的作品。内蒙古草原的地皮没理由形成隔水层或没理由在大雨期间形成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又形成隔水层或在大雨期间形成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的情况,刚好与新西兰地皮应该形成隔水层又没形成隔水层的情况相反,都是不可思议的奇迹,都只能是一形道制造的奇迹。

一形道既能在植被覆盖下的沙漠——在内蒙古草原上在大雨时形成坡面漫流和坡面径流,就能把任何沙漠瞬间变成湖泊。一形道为制造这样的奇闻,便于去年7月下旬,在中国最大沙漠、世界第十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玉奇片区一带制造了一个水面达300平方公里的汪洋(《塔克拉玛干变汪洋中石化三万套设备被淹,沙漠地区为什么也会发洪水?》)。

三,内蒙古草原地皮下是理应形成隔水层又没形成隔水层的神奇地层,因为,内蒙古草原植被下的沙质腐质土层的土粒是比沙粒小很多的微粒,其中必含大量的粘土微粒——粒径2微米大小的微粒,它们理应在大雨时被雨水带动着顺植物根系和沙粒间隙下渗到沙粒层底部并在那里和沙粒胶结形成隔水层,也即没理由形成沙质腐质土层。然而,内蒙古草原植被往下依次是沙质腐质土层和沙粒层,并无隔水层。这就表示,内蒙古草原植被下形成的沙质腐质土层和沙粒层是违反自然规律的,违反自然规律的沙质腐质土层和沙粒层只能是一形道的作品。

四,内蒙古草原的植被主要是草被,且是极为稀薄脆弱的草被,是“怕踩、怕啃、怕旱、怕山羊、怕马群、怕蝗虫、怕老鼠、怕野兔、怕獭子、怕黄羊、怕农民、怕开垦、怕人多、怕人太贪心、怕草场超载”(《狼图腾》第十六章)的稀薄脆弱草被,草被之下没有隔水层的土地是没理由生长草被的,因为停雨几天,沙质腐质土层就缺水,就闹旱,草根就会干枯,但草被之下没有隔水层的土地却发育成了养育草原五畜——绵羊、山羊、牛、马、骆驼的内蒙古草原。内蒙古草原的这个特点和没有隔水层的新西兰地表也披着绿装的特点相同,都只能是一形道的作品。

五,神奇的内蒙古耕地。自明末放垦内蒙古草原起到2009年底,内蒙古耕地已达13783.95万亩(《亿亩耕地大省增至6个,农业税取消致耕地增加》),但这个耕地面积尚未包括沙化的耕地面积,而沙化的耕地面积必占一定的比例,如鄂尔多斯地区的沙化面积到了1981年就达到1亿亩(见《清代以来内蒙古地区的移民开垦及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其中必有沙化的耕地面积;又如《中国累计投入65.2亿元保护内蒙古草原》告诉:至上世纪90年代末,内蒙古草原退化和沙化的面积达7亿亩,其中必有沙化的耕地面积。

耕地最基本的要求是要有引水渠、蓄水坑和耕作层下都要有隔水层。内蒙古草原草被下的地质情况告诉,内蒙古草原草被下的沙质腐质土层和沙粒层都不可能形成隔水层,表示内蒙古草原挖出的沟都只会漏水、不能流水,挖出的坑都只会漏水、不能蓄水,垦出的耕地都不可能形成隔水层,从而不能形成耕地。但事实却是,内蒙古草原放垦后垦出的耕地都成了耕地,表示内蒙古草原放垦后挖出的引水渠都成了引水渠,挖出的蓄水坑都成了蓄水坑,垦出的耕地下都形成了隔水层。内蒙古草原不可能挖成的引水渠、蓄水坑和耕作层下不可能形成的隔水层,实际又成了引水渠、蓄水坑和耕作层下的隔水层,它们都只能是一形道的作品。

可见,内蒙古草原及其耕地是比新西兰土地更神奇的土地。内蒙古草原和外蒙古草原本是一体,故可推定,外蒙古草原和内蒙古草原一样,都是神奇的土地。

内蒙古草原本是披着一层薄薄草被的沙漠,凡草被之下是沙漠的草原都应该是和内蒙古草原同样神奇的土地,如沙漠之中的绿州和沙漠周围的草原都应该是和内蒙古草原同样神奇的土地,故相信华夏大地还有和内蒙古草原地质相同的草原。

◆我老家——福建省漳平市永福镇后盂村第五村民小组(下称五组,人民公社时期叫五队)在坎下坂的土地类型。

坎下坂是一块由古河谷形成的向东倾斜的东西向坂地——斜坡地,坂地南边有条蜿蜒向东流往永福墟的小溪,北边有条古河岸形成的坎,这条坎的中部最高,古早在最高坎上建的大厝就叫坎顶厝,坎顶厝的坎就是坎下坂的坎,坎下有两段古河沟,都被垦成了水田,上段的水田属于五组,耕作层较浅,深度约有二十公分,下段的水田分别属于四级和二组,耕作层较深,大部分耕作层深度约为五十公分,位于坎下的水田耕作层最深,没及大腿顶部,当地叫作深瓮田。深瓮田终年有水,因为田底常年涌水。

五组在坎下坂的土地,在1977年前,除了十处住宅和一处生产小队队址占地外,约有五十亩的田地、三条一尺来宽的小水圳、六处畲地。三条小水圳中,一条小水圳的水源是连塘山水,它在吕廷宝厝前向西北方向流;另两条小水圳的水源相同,都在笕头,流至吕宗正厝左边畲地后边拐角时便分成两条小水圳穿行在水田中,然后在松树拜会合后流向四队水田。笕头之笕由头部直径一尺多的笔直大松木凿槽而成,架在高坊洋→坎下坂的小溪两岸,溪中间有个花岗岩石块彻成的笕墩,用于支撑两根松木笕接头处。由于胆大的村民为走捷径而经常以笕为桥——踩着笕槽两边走向对岸,胆子更大者则挑着担子以笕为桥。村民们长期以笕为桥的结果是笕槽边被踩陷踩坏,踩陷踩坏处越来越多,笕水流量不断减少,到1970年前后便不能满足坎下坂农田灌溉所需,生产队便于1970年前后在老笕边增架一条松笕,从此便有更多的人以笕为桥。

畲地是高于水田的由粗沙(粒径2—5毫米,地质学上称为砾)和河卵石混杂着堆积成的沙石墩,沙石墩厚度从溪水面算起约有三至五米多,但沙石墩表层含有少量泥土,长着杂草和灌木,这些畲地在大饥荒后的1962年实行“三自一包”、“四大自由”政策后而被就近社员陆续开垦成旱地。

五组在坎下坂的土地的第一个神奇是两条同源小水圳。神奇在于,圳堤高如田塍,圳底全是粗沙和河卵石,圳底以下也是粗沙和河卵石混杂着堆成的沙石堆,厚度离溪水面三米多,这样的渠底理应只会漏水,不能流水。但是,这样的渠底居然不会漏水,只会流水,居然和内蒙古草原上挖出的旱沟都成引水渠一样成了不漏水的小水圳。如此神奇的小水圳只能由一形道造成。

五组在坎下坂的土地的第二个神奇是水田,神奇的水田是除了位于坎下坂之坎的坎下名叫斗内和蛤蟆头窟的一片五六亩田地外【这片田地的耕作层含泥多,含沙少、田隔(即隔水层,又叫土隔)厚,厚到要做土砖的社员都到那里挖田隔土做土砖】的水田,这些水田的神奇有二:

一是没有理由形成田隔却形成了厚达二至三公分的薄田隔,因为,这些水田的耕作层所含粗沙多于泥土,田隔之下是粗沙和河卵石混堆而成的沙石堆,厚度离溪水面高者达三米多,低者离溪水面也有两米多。表示这些地皮被开成水田时,地皮中的泥土微粒都应被水带着渗到沙石堆底部,根本没理由在耕作层下形成二至三公分厚的田隔。没理由在耕作层下形成田隔又在耕作层下形成田隔,便是这些水田的神奇之一,这么神奇的田隔只能是一形道的作品。

二是这些水田的田隔被严重破坏,水田也不会漏水。由于这些水田的田隔只有二至三公分厚,犁田犁地一不小心,犁头就会犁破田隔而犁到沙石层顶部,但犁破田隔处却不会漏水。然而,犁头犁破田隔的漏洞小,手扶拖拉机犁破的田隔则是整丘田的田隔,因为手扶拖拉机犁田时,铁轮都会滚破整丘田的田隔,滚动的犁刀也会滚破整丘田的田隔,田隔被手扶拖拉机犁破之时,理应都成田水下漏的漏洞,手扶拖拉机犁完一丘田之时,田水理应都漏光。然而,五队自1975年起就用添置的手扶拖拉机犁大丘田,直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而分田到户止。但是,手扶拖拉机犁过的田都没出现漏水现象。理应漏水又没漏水的水田只能是一形道的作品。

然而,像五组在坎下坂的神奇水渠和水田,在高坊洋也有。坎下坂和高坊洋的水田因地势较平缓、田块较大而叫洋田,洋田以外的水田叫山田,五组的山田约有一半属于坎下坂的神奇水田型。

五组在坎下坂的神奇水田型水田约占后盂村水田的一半,也应约占后盂溪流域即后盂村、新坑村,吕坊村、石洪村水田的一半。有理由相信,五组在坎下坂的神奇水田型水田在全国山区耕地中应占有两三成的比例。

可见,自古号称神州的华夏大地所以号称神州,不只是因为华夏大地自古至今无处不显神——无处不显示“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宿命论的算命预言、相命预言、摸骨预言、占卜预言、测字预言、风水预言、巫婆仙姑神汉预言、扶乩预言、占星预言、梦预言、占梦预言、签诗预言等预言的应验,和姜子牙的《万年歌》、诸葛亮的《马前课》、李淳风和袁天罡的《推背图》、邵雍的《梅花易数》、刘伯温的《烧饼歌》等朝代预言的应验以及近代赊刀人预言的应验,还因为华夏大地拥有大片内蒙古草原型的神奇土地和我老家神奇水田型的土地。

蒙古草原型土地的神奇性和我老家神奇水田型的神奇性,至今不为神州土壤学界、地质学界、地貌学界、农学界和农民所知的情况说明什么?只能说明神州土壤学界、地质学界、地貌学界、农学界和农民都无自己的思想之心,只能说明中华民族都无自己的思想之心,只能说明中华民族都是“万物得一以生”并“恃之以生而不辞”的一形道生化物、“目惟内视而不外视”的瞎子、“耳惟内听而不外听”的聋子、“惟道是从”的行尸走肉、“无知无欲”的收音机、对一形道之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22年8月17日
附:
◆《仓颉是人类吗?》: http://bolin.eu5.org/a330.htm
◆《新西兰盐湖:全国一半的盐都产自这里》: https://www.chineseherald.co.nz/news...ilan-20171127/
◆《方舟子根本不知番鸭都是独立物种》: http://bolin.eu5.org/f16.htm
◆《黄河清至少119次的记录》: http://bolin.eu5.org/a248.htm

此帖于 Aug 21st, 2022 04:16 被 吕柏林 编辑。
吕柏林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01:44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23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