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其他◆ > 时事闲聊区




发表新主题 回复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May 1st, 2018, 20:47     #1
金复新
Senior Member
级别:5 | 在线时长:45小时 | 升级还需:15小时
 
注册日期: Apr 2011
帖子: 495
金复新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Thumbs up 聊聊水浒四大淫妇的性与人生(视频)


忍看十亿神州,效颦苏美;相率八旗劲旅,还我大清!
欢迎访问我的美腿丝袜博客,大量美女图片,保证让你满意!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金复新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May 14th, 2018, 09:25   只看该作者   #2
金复新
Senior Member
级别:5 | 在线时长:45小时 | 升级还需:15小时
 
注册日期: Apr 2011
帖子: 495
声望: 0
金复新 is an unknown quantity at this point
默认

王宝强的事情闹得连外媒也关注了,把马蓉称为当代“潘金莲”。很明显,洋鬼子没看过《水浒》,道听途说,乱作比喻。马蓉能和潘金莲比吗?人家潘金莲在《金瓶梅》里一出场,就把几十名为武大郎作法事的和尚道行全毁了。书中描述,那些和尚都看直了眼,敲木鱼的只管往前面和尚的脑袋上敲,念经文的把大宋朝念成大唐朝,马蓉一浮肿的村姑样,再整容也做不到呀。况且,武大郎一卖炊饼的能和身价五亿的王宝强比吗?武大郎与潘金莲的矛盾有王宝强与马蓉争夺财产的情节吗?洋人不明白可以理解,可洋奴也学着把马蓉说成是潘金莲,以讹传讹,估摸洋奴们连水浒连环画都没看过。

小时候看《水浒》,我只是对里面打仗感兴趣,长大了再读,对作品就有新的理解,感到作者对市井生活的描述也同样精彩。今天有机会借王宝强的事情就和大家聊聊里面的四大淫妇。

《水浒》里女性大多不是好人,除了林娘子还算干净,扈三娘值得同情外,不是女匪母大虫,就是支女李师师,再就是四大淫妇。究竟哪四大淫妇呢?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宋江的“外室”阎婆惜、卢俊义的老婆贾氏、杨雄的老婆潘巧云,其中与马蓉情况类似的应该是贾氏。

一、潘金莲是更爱武松还是更爱西门庆?

先拿最有名的说,潘金莲先认识武松,勾引不成又认识了西门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我就不知道,要是武松愿意跟她好的话,她应该更爱哪个呢?哪个才是她的真爱呢?

我看潘金莲应该更爱西门庆一些,而且那是真爱,原因说起来很复杂。这要看男人能解决她当前最突出的哪一种矛盾?女人到底看中的是男人的哪个优点?无非以下几点:

一是人品,这点最弱,可忽略不计,大多数女人反而讨厌人品好的男人,认为窝囊没用,人品越差,越是流氓,越受欢迎。真把她当人待的男人她不见得领情,把她当婊子玩弄的她反而一往情深。

二是名望,包括学识等等,这点稍强,确实有些女人仰慕名人,但这并不是说名声好,女人就喜欢,而是相反,越是臭名昭著,越是流氓大亨,身边亲近她的女人,越象是臭肉上的苍蝇那么多。

第三是看金钱,包括工作、存款、背景、绿卡等等,这是女人愿意与之结婚的最关键因素,要是男方的财力能够解决女方当前亟需解决的经济问题、身份问题,哪怕男人长得再丑,年龄再大,再邋遢粗俗,也愿意捏着鼻子上,但这也并不一定表示女人真的爱上这个男人,结婚和真爱,虽然有交集,却是两个概念。

第四才是相貌,这里包括阳刚之气、性能力等,解决的是女人生理上的需求。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是视觉动物,看见挺拔的男人就会产生性欲。如果女人面对一个大腹便便但邋遢丑陋的富翁,同时面对一个年轻的帅男,只要她当时并不急需钱财,肯定选择后者。如果此时经济问题的矛盾突出,到了要“卖身葬父”的境地,那不管多难看的丑鬼,也只好跟了走。不过,即使嫁给了富翁,也不会放下帅男,决不肯安分,定要暗中勾搭,骗出钱来养小白脸维持奸情。

第五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温存,拿现在的话说,就是“情商”,指的是男人的那张能花言巧语、甜言蜜语解决女人心理渴求的油嘴。女人只有对这样的男人才会产生真爱。男人只是视觉动物,会受女人的外貌的欺骗,但不会受女人言语的摆弄,虽说“女追男,一层衫”,但罗玉凤就算再能说,再能写,再能组织语言表达爱意,男人也绝不会对她动心。imagine一下,要是罗玉凤每天捧一束玫瑰跑你家门口堵着,在你耳边朗诵肉麻的爱情诗句,硬给你套钻戒、箍避孕套,不知你会不会被她感动?而乖乖被她牵着跑民政局扯结婚证?而女人就不同了,女人虽然与男人同样是视觉动物,但更是听觉动物,男人就算丑一点老一点穷一点,哪怕长得像猪八戒,只要不停地向她献媚,还是有可能让“一朵鲜花插牛粪上”的。因为女人对床第之欢的渴望只是阶段性的,渴望男人心理上的安慰却是终身的,哪怕她已经察觉到男人虚情假意,也要安慰自己那男人“理解我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从此死心塌地跟着这男人。

潘金莲会主动追求像武松那样仪表堂堂雄赳赳的汉子,但这种爱经不起考验。要是后来没有出现西门庆,他俩还可能有个好的结局,一旦有了西门庆,潘金莲就会嫌弃武松。

武松和西门庆相比,差距比较明显。武松只占了上面的第二条和第四条,只能解决床上的问题。而西门庆不仅占了第二、四条,还同时占了第三条和第五条,能解决潘金莲多方面的、根本性的问题。

武松一貌堂堂,长得好不假,但西门庆也是“一表人物”“魁梧、浮浪、潇洒”,自有武松不及之处。武松是打虎英雄,有点名气。可人家西门庆也是当地知名的民营企业家,除了生药铺,还有其他的生意,要换现在,阳谷县电视台恐怕天天都有他的新闻。要论本领,二人不相上下,书上也说西门庆会一身“好拳棒”,武松要杀他,得带刀有备而来,西门庆却是空手仓促应对,打斗中还踢飞了武松的刀。只是因为害死了人家的哥哥,心里有鬼,急于逃命,拳法慌乱,才落了下风。苏州评弹描述武松斗杀西门庆这一段时,就说要论武艺,武松不如西门庆,只是西门庆已掏空了身体,力气没武松大。

武松最比不过西门庆的地方,还不在于经济实力,那嘴巴更不如西门庆,这才是决定性的因素。武松是“直心硬汉”,生就不会哄女人,说的全是打打杀杀,想的是那帮兄弟,全是让女人厌倦的话题。西门庆就不同了,西门庆懂得享受,浪漫有情调,嘴巴甜如蜜,说的都是肉麻的话,特会来事,动不动山盟海誓,动不动跪下来“娘子救我则个”,不是送绸缎,就是塞信物,换了今天,肯定要学洋鬼子寄玫瑰、写情书、打钻戒、开party来骗取女人的心,武松哪比得?

女人要的爱情都是虚幻的,只管解当时之渴,不做长远打算。要个象武松武大郎这样没有花花肠子,虽没什么情趣,或许可靠些。她们不知道,男人越是油嘴滑舌,其实越不牢靠,潘金莲一味追求自由追求解放,可她不知道西门庆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就算武松饶了她,由她跟了西门庆,她迟早也会落得一个被西门庆抛弃的下场。

二、淫妇追求的是爱情,一般不是拜金女

不要把潘金莲想象得过于不堪,淫女一般并不拜金,人家小潘远比现在女人有气节,你比不上的。否则当初大户追求潘金莲时,她本可以为了几个臭钱答应当小妾。大户虽年纪大些,却身价千万,小潘放着富翁不要,宁死不从,情愿被大户卖给侏儒武大郎,只是想通过这一极端的行为,向世人表达一个意思:“我小潘的爱是决不能被收钱买的。”这份骨气怕是在男人里也找不出几个。

阎婆惜更不是拜金女。她就是前面讲的那种“卖身葬父”的角色,和宋江的结合本就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她的婚姻与她幻想的“真爱”完全不一致,导致了今后出轨的必然。加上宋江长得丑,一心经营自己的黑白两道,冷落了青春花季少女阎婆惜如梦般的心思,虽然宋江名望那么高,手头那么宽松,却全不是阎婆惜想要的。

宋江最不合带自己那喜欢拈花惹草,有一身讨女人喜欢本领的同事张文远来家里吃饭,让他同阎婆惜认识,做梦也没想到才一顿饭的功夫两人就勾搭上了。

张文远很多地方比不过宋江,没宋江有名,没宋江有权,没宋江有钱,更没宋江的人品和势力,阎母自然向着宋江,竭力要将女儿和宋江拉一块,她明白“下半世过活,都靠着押司。”决不肯成全女儿与张文远的奸情。而张文远强过宋江的地方,只是一张油嘴,一副相貌,外带会“品竹调丝”,懂几样乐器,拿现在比,就是那些不好好读书、成天抱着“爱情冲锋枪”—吉它、装模作样、居心不良、勾引痴迷言情片女生的邪淫男生、情歌王子,这点噱头在阎母眼里一钱不值,却正是不知柴米油盐贵的阎婆惜最看中的。

天下的父母,就算本人再垃圾,也希望找个正派靠谱的人作女婿,而女儿看中的只是浪漫和刺激,要的是邪恶的男人。阎婆惜最需要的就是这张油嘴,宁肯饿肚子,也要张文远给自己带来精神食粮和安慰,对张文远一见倾心,天真地以为只要宋江给自己写个文书解除婚姻关系,张文远一定会娶自己。

阎婆惜没有社会经验,哪里知道花花公子张文远只是把她当婊子看,玩弄她的肉体而已,是决不会与她结婚的。她却步步紧逼宋江,终于把宋江逼得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有人讲女人都是拜金的,我看这种说法很片面。拜金只是女人的权宜之计,追求虚情假意的张文远之流,才真的能令她们痴狂,为烂人情哥哥死心塌地,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们也在所不惜。

你要说马蓉是因为看上王宝强的钱才“爱”上的他,马蓉一定会喊冤,决不承认为了钱曾经出卖过自己的“灵魂”的说法,坚持自己寻找的是真爱,是高尚、纯洁、无价的。嫁给王宝强,恰恰是自己为了与宋喆的爱情而做出的“伟大牺牲”。的确,这话应说成马蓉是因为看上王宝强的钱才“嫁”给他的才比较贴切。正是“王宝强的钱再多,也买不到马蓉的心”。

宋喆不必有什么钱,即使也和张文远、西门庆一样只是骗骗马蓉,以后迟早要抛弃马蓉的,但只要有一张能骗人的嘴,能解马蓉的渴,就能拥有马蓉阎婆惜那般的真爱。

三、马蓉是贾氏投胎,宋喆是李固转世

《水浒》里与王宝强有相似经历的其实应该算是卢俊义了。卢俊义也分不清爱情与婚姻的区别,以为有钱就一定能买来爱情,保全婚姻。当吴用忽悠他,说他百日内有血光之灾时,他还吹嘘说:“祖宗无犯法之男,亲族无再婚之女”,以示家风很严,“篱笆很牢”,不会有事。结果,他还是不免走了王宝强的那条路,王宝强的老婆被自己的经纪人睡了,他的老婆也被自己最信任的管家李固睡了。

这也是我看《水浒》的一大疑惑。贾氏看中了李固哪点,非要背叛卢俊义呢?论长相,卢俊义典型高富帅,河北首富,凛凛一躯,九尺开外,更兼武功盖世,独步天下,32岁正当年。李固却是叫花子出身,当年差点冻死在卢府门前。书中虽没提相貌,肯定比卢员外差远了。而且李固胆小如鼠,当“北京慷慨卢俊义”扬言要去梁山把强盗都抓来时,他头一个告假,惹得卢俊义勃然大怒,威胁再敢推辞便要让他尝尝拳头的滋味,他才忍气吞声地去打点行李。又手无缚鸡之力,见了强人,立即跪下投降。这种窝囊废怎么会得到贾氏的欢心,甚至为了他而丧心病狂执意谋害亲夫呢?

而且并非是卢俊义倒霉之后贾氏才和李固搞一起的,据燕青告诉卢俊义:“娘子旧日和李固原有私情。”可能读者会问,为什么燕青不早向卢俊义揭发呢?燕青不是对卢俊义很忠的吗?仔细想想就明白了,燕青是在确认卢俊义自己能找到两人通奸的证据后,才敢向卢俊义交底的。他知道,空口无凭,卢俊义决不相信贾氏对自己不忠。原因很简单,象卢家这样的大户,贾氏过的一定是封建社会妇女的标准生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逢年过节和林娘子那样去庙里烧香,平时能见到的雄性动物,除了卢俊义自己,顶多就燕青、李固二人,怎么可能与人通奸?要是连这么严密的篱笆,狗都会钻进来,老婆也能偷到汉,卢俊义大概只有学皇上,把燕青和李固都阉了当太监才保险。

果然,在卢俊义被梁山释放回家的路上,狼狈不堪,失魂落魄之际,当燕青将真相告诉了他,他仍是一万个不信,反而认为是燕青在挑拨“反说”,还威胁燕青,等自己回家“问出个虚实”,决不与燕青罢休!说完,一脚把燕青踢翻,恨恨而去。试想,换了卢俊义平时,燕青贸然揭发,又不能捉奸在床,会是什么下场?

后面发生的事情终于让卢俊义相信了燕青的话。也许,卢俊义也和读者一样,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贾氏会看上李固?不过,要是他拿我对男人分类的理论来分析,就能找出答案了。

想那李固,五年之内,就哄得卢俊义把自己升为都总管,开一个会,下面伺候的部门经理级别的小总管都有四五十位,能做到这点,那他一定是拍马屁、献殷勤、鉴貌辨色、油嘴滑舌的行家。卢俊义会傻到被吴用那套鬼话忽悠上了梁山,而李固一听就知道有问题,可见卢俊义智商非李固可比。他既能把卢俊义骗得团团转,哄贾氏更不在话下。张文远勾搭婆惜还需要一顿饭的功夫,李固拿下贾氏,估计也就在三言两语之间,眉目传情之一个回合。加上卢俊义醉心练武,对男女之事不上心,还有点大男子主义,虽然是好人,可贾氏早就厌烦他了,正怨恨一辈子要跟卢俊义这夯货过一辈子,没想到生命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知冷知热、善解人意、能让自己耳根舒服的“他”,于是铁了心要帮着李固把卢俊义整死,把卢俊义的家产全部霸占了交给李固,作为自己终生的依靠。

我想马蓉就是贾氏投胎,网上也说,如今的婚姻就是高手们最有效、最安全、最合法的诈骗平台,马蓉与王宝强结婚本来就是她和宋喆设的局,钱没转移完,行动计划就算没完成,婚是决不肯离的,急切之间,还学贾氏,几次制造车祸,企图害死王宝强,把遗产全交给宋喆。

各位看官要想好了,即使你发了点财,钱总没卢俊义多,人总没卢俊义帅,武艺更别说了。人家卢俊义千防万防,看得那么紧,生活在封建礼教的宋朝,老婆能见的男人才三个,贾氏尚且能让堂堂玉麒麟变成了“绿麒麟”,你老婆还在外面“上班”“打拼”“奋斗”,甚至还有“事业”,可以随便出门、出差、出国,灯红酒绿,交际那么多禽兽,你怎么保证得了你孩子还是你的DNA呢?不是我挑拨你家庭关系,你可真得注意注意你身边那些最信任的人,尤其那些嘴巴很能说的,情商高的,最最危险。

最好让你老婆把工作辞了才保险。问题是你老婆不上班你养得起吗?帝制时期,也就是你们说的“旧社会”,男人只要有个职业,别说宋江杨雄当公务员,就是个体户武大郎卖卖炊饼,都买得起小楼,让潘金莲在家过上悠闲生活,而在今天的“新社会”,又有几个男人办得到呢?两人上班都供不起房,一人上班怕连温饱都有问题,我看你那垃圾科研、白领工作还不如人家卖炊饼呢。你有什么脸嘲笑武大郎,仇视帝制,赞美当今呢?不如辞职,剖腹自杀算了。

四、为奸情美女总是奋不顾身、不计后果

大多数美女在性取向上和潘金莲之流并无两样,喜欢亲近油腔滑调的男人,并不苛求对方长相和身份,哪怕与其不可能有结果,哪怕明知对方虚情假意,情愿倒贴,冒死也要越轨。杨雄的老婆潘巧云就是个典型,她竟找了个“满口甜言”的和尚当情人。

潘巧云在和裴如海准备乱搞之前,连联络暗号——后门的香桌和烧报晓的头陀胡道人都准备好了,目的就是不要被人撞破,却偏偏遗漏了一个最大的细节——没有支走石秀。裴如海刚来,就已经看出寄居在杨雄家的石秀不是省油的灯,要潘巧云小心,潘巧云却说“这个睬他则甚?”

潘巧云只要神经正常,就该看出石秀机警过人,且是杨雄的死党,要知道她通奸,定会向杨雄告发,最该避他的耳目。而杨雄的职业是刽子手,杀人不眨眼,平时看起来通情达理,但要犯起横来,却极其凶残,背叛杨雄的严重后果潘巧云应该早就有预判。事实也证明,杨雄在确认潘巧云仅仅是不忠,而并非象贾氏那样要取丈夫的性命,便恼羞成怒,不仅将她和丫环残忍杀害,还讲她开膛剖腹,把肚肠掏出来挂树上喂乌鸦。

邻居都要防,为何又要在石秀眼皮底下通奸呢?要是当时就把石秀支走,奸情绝不会泄露,两人可以放心长期姘居,不会身丧刀下了。而且要做到这点很容易,潘巧云只要对杨雄说:“叔叔这些日子,潘公都说他乖巧。奴家只怕官人平日加班不回,奴家与叔叔孤男寡女单处不方便,邻舍嘴杂,传出闲话,坏了官人名声如何是好?”听起来名正言顺,杨雄只好另外给石秀找住处,只不过可能会耽误几天。

这个困惑,我一直没找到合理的解释,现在想来,只能归咎于潘巧云当时已经欲火焚身,色令智昏,急于要和裴如海上床而奋不顾身,安排香桌和胡道人的事可以当天解决,给石秀另外找房子的几天时间却等不及了,书中也说“那妇人一点情动,哪里顾得防备人看见?”

可能有的女士不太同意我的说法,认为金复新品的《水浒》只是文艺创作,当不得真:“金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美女享清闲?你金大哥向社会散布那么多对马蓉的偏见,危言耸听,今后哪个老板还敢娶我们姐妹呢?”这话说得不假,不过据我观察,不管美女还是丑女,正经人的比例不会超过百分之十。我可以举一个小例子来说明。
金复新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17:39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18 China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