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枫论坛 > ◆生活板块◆ > 网友随笔




发表新主题 回复
追加精华  
只看楼主 主题工具
旧 Oct 31st, 2017, 20:25     #1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秋光在空中荡漾(中)

秋光拖着长长的身影

在里昂入住的这家旅店,叫Hotel Le Lumière。来到这里,是因为前面提到的行程变故,而后于Strasbourg车站临时的决定。后来了解到,旅店座落在Lumière兄弟纪念馆附近,并因此而得名。而Lumière兄弟则被誉为现代电影工业先驱之一。有趣的是,Lumière在法语中是光的意思。电影是一种光影的交织艺术,这若有若无的联系,迷乱地呈现在眼前。至于到底谁先谁后,并不想强行找个所谓自己的观点,选边站。正如,到底谁是早期电影之父也有争议一样,不同的见地与看法,尽皆为人言也。

清晨,大街上行人并不很多。路面,似刚被环卫工们清洗过。晨光投在未干的积水上,再与路边店的玻璃反光,光效交织碰撞着,反射再反射。一只街灯杆,树立在十字路口处,拖出了一个长长的身影。忽然在想,纯粹从光影效果说,清晨与日落有何不同吗?如果有人走入此景中,是不是我也可以和TA唱一首歌,“喂,请你慢走。。。”,最后,拍下一张逆光向阳的街景,慢慢地走开去。

在路边一家Pastry店内,见到有几位老者,围坐一隅,低声谈笑着。店外,偶有些个上班族样年青人匆匆经过,围着各式各款围巾。店里的灯光,是白炽灯产生的那种昏黄感。空气,是奶油与糖经过烘焙后,交织出的绵醇味道。端在手中的黑咖啡,似也悄然变白。Croissant入口的焦脆与细润,是从手指中跳脱出来后,自由展开后的融化。想起刚才在旅店走廊,看到一张黑白老照片,大雪中一女子半仰头,做大笑(或大哭,不确定)状,那也是一种恣意的融化,是种极致的感觉。作者是法国摄影师Edouard Boubat,摄于1955年。

不巧,Lumière纪念馆的开馆时间未到,便左近四处转了转。看看外面的挂牌介绍,和一些电影名人的拜谒的名牌。然后去搭乘地铁,进入老城区参观。今早出门时,大娘向推荐了些景点。她还一再说我的决定是对的,Lyon比Dijon好得太多,我感谢地笑了笑。Dijon没去成,便无从印证比较,且那只是大娘的看法。买张公交全天通票,加上自己的双脚,一个背包,就够了。

Lyon是法国第三大城市,有点依山傍水的那种。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初建于公元前43年的罗马共和国期间,原名Lugdunum,后成为罗马高卢行省的首府,且曾出过两位罗马皇帝(第4和第22任)。只是没能查到Lyon这个名字,从何时开始启用的。城市标志却因此,逐渐以狮子为代表,在城内随处可见,成了比较有传袭性和具象性的名号。老城的名号是Vieux Lyon,据维基的资料介绍,是以文艺复兴时期的街区布置为主。

Lyon是法国的一个主教区,大教堂也是比较典型的哥特建筑,始建于十二世纪,竣工于十五世纪。在历史的变迁中也是不乏磨难的。相较于Strasbourg大教堂,其规模小了很多;缺少入云的高塔;前门脸儿,雕像数量不多而且残破;堂内天文钟虽也算历史悠久,但个头偏小,精美程度逊色许多;花窗玻璃规模也小了许多。想着既然来了,转转何妨,旨在领略不同的感受。不意间,一个花窗的介绍吸引了我。上面写道,当年一位“乐善好施”的主教Renaud II of Forez(1193-1226),把他的名字拆为Rain - Ald放在花窗上。想想,这也算做好事,而求个留名清史的小聪明?后来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许多艺术作品作中。不乏各类世俗的金主,纷纷被呈现在宗教画像中。手法类似,只不过这位主教,多少有些近水楼台之嫌罢了

阳光从一侧的花窗透射进来,变幻放大出七彩,映到了另一侧墙上。虽不比在Metz所见那般惊喜,倒也更深地领略到,这教堂花窗的功效。这种幻彩,能带给信众一种奇幻、迷离的感受。教徒们,大多是希望寻求精神的支柱,更易于迷失或沉浸其中。再加上庄严、空灵的唱诗班,配以牧师们富有磁性的宣教“。。。哦,我的神啊,保佑我吧。”反正,我是有点信了。不知怎的,一时间想起,紫霞仙子的那句台词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驾着七彩祥云来迎娶我。只是我猜到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 哈,这想象真的很重要啊,想得多了就能“有戏”。想象,还能帮人类构建出许多共同体。出游前,也曾有过一个琢磨。这想象的“想”,是心上有个“相”。相与象好像在中国象棋中是对等的?但这以“相”而想出来的“象”,它们到底像不像呢?还是“像”只是“象”的一个身影?感觉可能会越陷越深,后来连忙放弃。这样下去,又是给自己挖坑。在作罢后,就稀里糊涂地出来玩了。

大教堂前的广场旁,找个小店,要份沙拉,来杯黑啤,搭杯咖啡,在椅子上,在太阳下,晒一阵。回头看了看,大教堂正门有许多没了头的雕像。想来是法国人民是革命奋争了几个世纪的,这是反抗教权,反抗皇权的革命群众们,做好事不留名的结果。点上一只香烟,仰头瘫入椅子中,能望见Fourvière山上的圣母堂,也能见到那金色圣母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样子。据说这个新堂口,是十九世纪后期由私人捐资兴建的。只是不确定,这一新一旧两个堂口,朝拜的信众成分,香火旺盛程度有多少区别。不过,后来上了山,却能感到圣母堂,参观人群更多一些。新堂是新罗曼与拜占庭风格的结合,不过我不大喜欢。登山过程中,边走边看的感觉很好。

顺着后山转下去,就来到了Odéon antique de Lyon, 是两个古罗马时期的剧场,一大一小。另外剧场外围还有一些街道遗迹,或许还有罗马浴室。残留建筑部分的可辩论度已经不高。在遗迹处,花了很长时间,走走停停,在大石块上闭目养神。在和暖的阳光下吹过阵阵微风,感觉到心神是安逸与舒缓的。有种若有若无的念头,我可以凭空穿越吗?用一些曾看过的影像或听过的故事,回到那个过去。可想象力的脆弱无助,没有记忆与经历的基础,缺少E.Gibbon的学识,最终无功而返,认弃了,看来我无法成为一个YY世界中的豪侠或大帝。离开之前,我觉得唯一能做的是用影像,致敬古罗马的成就,也致敬数千年的洗历纷扰,沧海桑田。剧场中央树立着几根残缺的柱子,在偏斜的秋光中,逐渐拖出几许并不太长的身影。今天之于过去,便如佛说的前世之因成就今世之果。像是不是那个象的身影?在越拖越长中,似乎越来越不像了?

Rhône河和Saône河在Lyon城交汇,而后Rhône河继续向南流淌。这种依山傍水的城市,大都被形容为人杰地灵的所在。来到Saône河畔,望着静静流淌的河水,在和煦的秋光中,但见河面粼粼星波,美得如诗如画,一艘艘各式游船往来游弋着,岸边又有各种风光,有情侣的相依偎,有跑步或骑行的,也有拿着纸笔,画着风光的,也有如我一般驻足,东想西想的。一切极尽美好的言语都可以用来赞美这个时刻。也能赞美这生养Lyon人民的河流,叫母亲河吧。但是两条呢,咋办?估计大的Rhône河要占便宜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的句子流传了几千年。既这芦苇已然苍苍,当写的是秋色。至于伊人之解读,似多有争议。只是确否果有此人,还只是一个影像而已。此时的Saône河畔,既无苇荡丛生,也无白露秋霜。满眼里只是清澄的蓝天,秋风的轻拂。在树影下踟踌着,似走进阳光里,可会融化,自此不再留下任何身影。人是不是应该只站在坑外?可以不想“真相”为何?身边周围的,不过一组组的“真像”。猛然抬头,却发现自己不过只是在另一个大坑里。

转身,看见一人,好相熟,又陌生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感谢 苹果叔
此篇文章之用户:
Free Concert (Nov 7th, 2017)
旧 Oct 31st, 2017, 20:26   只看该作者   #2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声望: 90333562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秋光里游走穿行

次日清晨从Lyon出发,经过两小时火车,到达法国南部的Nîmes,这里属于Provence地区。之所以当时决定这里作为停驻地,是经过综合比选后的决定。去附近其他几个景点较容易;而且住宿费用比较经济;著名的罗马遗迹Pont Du Gard也离此不远。当年,著名的英国BBC主持人Kenneth Clark爵士,曾经主持过一套关于西方文明的系列片《Civilisation》,片头就是对此遗迹的简介。

Nîmes是个规模不大的城市,有着很悠久的历史,保存着几处古罗马遗迹。城市人文气息、民居风格、餐饮特色,都与之前的Alsace地区明显不同,相对接近Lyon更多一些。天上有些阴沉,偶有细雨飘落。步出火车站穿过马路,来到站前广场。继续前行一段,看到左侧那座保存相当完整的古罗马圆形竞技场。正前方是座喷泉群雕,中央是一位头顶微缩古罗马神殿似建筑的女神,暗喻着Nîmes的历史。女神身旁四周蹲伏着四个人像,并以之来代指四个城市的水源地。出水口喷涌出的水,再经一组阶梯式的水道,沿着站前广场流回车站出口处,以一种现代的方式致敬古罗马的Pont Du Gard。雕像的整体构思与设计还是很巧妙的。

忽然间闪出一个念头,这一路向南,也是离西方文明的摇篮更近了。不知这能否有助于更亲近文明?能否被更纯正的文明气息感染,让自己更文明?或更贴近古人?还是一切所谓文明,只是外于我身的相,我依然只是我而已。人能跟着思想,游走于可想像的空间。想像力多少需要现实依托。超出想像力的境界,大约不是一种碰壁感,更可能像虚无的空洞感。无论想像的空洞是黑还是白,它只让人觉得无助与乏力。

端起这带耳的玻璃杯,看着红红的液体,轻啜这混杂着草莓和小红莓味道的茶,虽有些微酸,却有让我安定的效果。不由得细细打量起眼前的景象。桌上一个木制茶盒内,有序地摆放着各式口味的茶袋。旁边一只小碗,盛着几块方糖,玻璃茶杯下,配以一只小白瓷碟,一把小汤匙。探身给茶杯里放了一块方糖,而后,将后背依靠着旅店窗口。抬眼观察,小旅店并不很大,店主人Thomas正忙于接待其他新来的旅客。一位女客人刚到,他也请她喝茶,被她婉拒了,女游客进屋放好物品便出门去了。我又和Thomas闲聊了几句,他也进到屋内收拾去了。

窗外,大约依旧时有时无地,飘洒着小雨。小巷深处,时而传来一阵高跟鞋,节奏清晰的踏过声;又夹杂着路人,忽远忽近的谈话声;偶尔几只小鸟鸣唱着掠过。各种声音清醒地交织着,不繁杂地在小巷中回响。我就这样坐着听着。窗台不高,隐隐似有一种冲动的念头,想跳入小巷中,去找寻探看。却最终还是放弃,只继续品茗果香、茶香与方糖混合的味道。窗外的秋光,纠缠在细雨的小巷内,节奏清晰地穿行着,不浓不淡,微酸微甜,时有时无,忽远忽近。

锯琴,被一位身着蓝色工装的大爷演奏着。异样的音调效果,显着时而清雅,时而怨艾,徐徐低迴着,情绪积累中,不时跳出一丝尖锐,但又很快重返忧思。大爷用丰富而沉醉的表情,配上风趣幽默的话语,逗得观众们开怀不已。我虽不能明了语意,却也能被语境,曲式感染一二,也偶尔跟着傻乐三四。从旅店出来,雨似乎已经停了。略作停留后,先来个简单的中餐,再就近去瞻仰圆形剧场。

这座圆形竞技场,约建于公元70年,首任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时期,历时三十年。椭圆形占地长133米,宽101米,有34排座,可容纳24000人同时观看节目。规模并不算巨大,但却是现存古罗马竞技场中,保存最完整的一个,历经近两千年的风吹日晒考验。2007年Metallica乐队曾在此举办过一场名为法国之夜(Français Pour Une Nuit)的摇滚演唱会,youtube上可以找到相关视频。在古罗马帝国衰落后,竞技场不仅承受着自然变迁的洗刷,还曾多次遭受人为的损坏。直到18世纪中,法国政府决定进行清理与整修,才得以保存下来。

在场内一通上下游走。细观察下,可分辨出石材的新旧差异。能感到修护过程中,新石材与原有石材的比对匹配,许多可用的旧料是保存下来的。天上阴沉的乌云在堆积着,阵阵秋风吹着,很是凉爽。来到了看台的最高层部分,找了片较平的石块躺下,吹着秋风。四下里望着,场内各式游人,拍照留念或促膝谈心。望着下面的竞技场,只想起电影角斗士中的效果。所以这不是想像,是记忆的重现。想像力,依然是那种无力感。

古迹保护与整修,很是有趣。似有两个派别,所谓“修旧如旧”与“修旧如新”。前一派在欧洲和日本很普遍,而国内多采用后者。我较喜欢这种,它能尽量保存古迹原貌,让人感受岁月的留痕。两年前,在日本关西地区见识过,印象深刻,很是佩服日本人的用心与专注。只是相对成本更高,且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修旧如新”,初衷多是想有重回盛世之感,只是最后所谓的“新”,是不是当年的“新”了,修的人也不清楚要弄成啥样子。大约也想着,修完一次能管它几十上百年又哈。

前朝,这块儿曾有一个楼子或牌坊,多年前被毁或拆了,现在且来个重修XXX。时髦口号叫,延续文化传承,弘扬中华文化。一时间仿古建筑遍地开花,有的号称仿宋一条街,结果修出明清风物感。或与口号自上而下传达有关,基层群众总是不能体会领导的初心。回望历史上,一次次改朝换代,成了焚烧与砸烂过去的好时候,地上古迹几毁坏殆尽。现在,我们大多靠掘墓、挖坟、捞船,来寻找历史遗迹。文化上的传承,更是自打倒孔家店后,就断了好几代人。存世的传人都木有了,后人如何个承接下去呢?就像许久没练着的身子,猛然间却要下腰劈叉,撕裂之感当是强烈的紧。

从竞技场出来,前往下一个遗迹,古罗马神庙,也被称为保存较完整。其实仔细看展厅介绍的话,能知道维护修缮工作相对早了一两百年。据说,因为中世纪神殿上的文字被毁坏,直到1758年这座神庙的用途,才被一位当地学者分析出来,是用来纪念两位英年早逝的,皇帝奥古斯都挑选的继承人。已近关门时间,我没有进入到内厅观摩影片。接近晚饭时刻,在神庙旁选个离古文明很近的餐馆吃喝一番。忽然想,这从南到北的希腊人、罗马人、高卢人、日耳曼人,是从文明向野蛮吗?最终曾经的文明,似乎变成曾经野蛮人身上,用来炫耀的光环?大约文明久了会骄横得自以为是;野蛮,却会有卧薪尝胆的知耻后勇。

最终,天上的乌云并未降下雨来,却让我在夜风送爽中,吃喝完毕。微醺着慢慢向旅店溜达。天色已暗淡下来。在街巷中穿行着,有灯光与月光在此清爽的秋夜相伴。经过古竞技场,看到一座斗牛士的铜像在灯光下,拖出一个又大又长的身影,不是孤独的情绪,绝对不是。我只觉得这场景感超好,光影交织出对比。拍张照片,绝对可以不用遵从所谓1/3构图原则。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共 2 位会员
感谢 苹果叔 发表的文章:
陌上花开 (Dec 16th, 2017), Free Concert (Nov 7th, 2017)
旧 Oct 31st, 2017, 20:27   只看该作者   #3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声望: 90333562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秋光里谁来接班

1983年罗大佑有个《未来的主人翁》专辑,里面的歌曲我没听过多少,但专辑的名字一直记得。当我听说这专辑,已是大一左右的光景。之所以还记得,兴许是年少时的那个记忆,小学生的我们,经常高唱的那句庄严歌词“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依稀曾有过念想,想着既然已经是接班人了,再升级成主人翁,大约是顺理成章的吧。大学一路跌跌撞撞地混出来,开始上班工作,渐渐迷失在生活杂务中。虽偶尔也能沉静下来,心里却逐渐明白,这从接班人升级成主人翁的初心,离我已经远去得太久。

年轻的心性只顾着,怠惰于随波逐流,及时行乐中。又过了几年,当《未来主人翁》中的未来场景渐显后。我更加清醒地意识到,当年的我,拿错地图站错队,抱错大腿开错会。四下里,接班人培训班名额已满,报名同学们依旧踊跃,相互倾轧得实在不堪。我想这选接班人的事儿,多是上代主人翁(们)有了意向,提前安排。至于怎么“选”,好像有两种套路,或最大的主人翁说了算,或一小撮主人翁坐一块儿,“民主集中”一个出来。这“选”字倒也有趣,一个先,加个走之,是走先还先走,不能确定。这(些)被选的,大约都已先走了,徒留不明真相的群众,继续排队。想想既不愿拥挤,但求跳出人海,信仰个逃跑主义也行。况且年少那会儿的初心是有很多的,随便换个料也无妨。就像大学失恋后,老师同学们常教育我说,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周日清晨,Nîmes车站的步道旁,已有跳蚤市场出现。各式用过的旧货,似比新货更受欢迎些。城市主题雕塑的水循环系统,仍是逐级阶梯式地流淌着清澈。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依然青绿。偶有晨风掠过,虽带来一丝秋意渐近的清凉,倒也还舒适。此刻尚早,树枝间的鸟鸣声不算喧闹,却也能盖过路人们讨价还价的声音。迎着晨光的女神雕像,很有范儿的样子,从她的身后向着初升的太阳看去。

原本计划了一个紧凑的日程,从Nîmes前往Avignon,继而转去Orange,再返回Nîmes。但从车站问询后得知,返程火车仍经由Avignon,导致可游荡时间显得局促而压抑。想想,Orange不妨另作打算,即便全天停留Avignon也可以打发时光,行程立时可以轻松下来。

中文里的Avignon被译作阿维尼翁,虽不够传神却也算以“翁”的名义。惹起“主人翁”这茬旧事儿,更能换个牵强附会的开篇方式,倒是一个不坏的巧合。Avignon本是个平常的地界。左近著名的大城市有Lyon和Marseille, 小城市有Arles和Orange,相较之下,都更多些历史与地理上的看点。但十四世纪初的某个初春时分,让一切改变了。小城忽然成了欧洲的焦点,长期居住罗马的天主教教皇,“搬出罗马”,迁都至此另设新坛。个中的原因漫长而复杂,且此后引发的宗教分裂、变革、及各种地缘政治的纠缠加剧,城市的兴衰,不知是似是而非的感觉,还是似非而是的感觉?

现代世界格局中,思想潮流、文化科技、政治体系、经济架构等多数都被认为源自欧洲。细观之下,大家却又认同另一事实,欧洲从蛮荒走进现代的路途上,是因为不断的争斗角力中,汲取了其它文明的养份,才脱颖而出,并引领世界潮流的。在最近几个世纪的时间里,其它更悠久的文明,在较量中渐落下风,让欧洲人及其后裔族群得意不已。现代欧洲文明,可说是传承自两条纠缠的线索,一条古希腊/罗马文明,一是围绕基督教的信仰与思潮。做为后人,我们都倾向于标榜自己,是之前牛X主人翁的正宗接班人。从审美情趣的角度上说,古今中外是一致的。但到底谁才算正宗的接班人,大家却是自说自话。大约前主人翁所托非人,曾经的接班人把传承大业荒废了,继而被人冒名顶替。不知前主人翁所想像的传承,到今天应是啥样。回望历史,我们只见到一个个的片断。连接片断的灵魂人物们,都已被雨打风吹去了。空余我们辛勤地玩排列组合,然后做权重比较,进而猜想求证。至于,前主人翁当年有多少雄才大略的前瞻性,实在不可考,或只是逞一时之快而已。可惜主人翁肚里的蛔虫,也随主人翁仙去了,失去了旁证。

基督教,做为单神崇拜(三位一体)的信仰,公元初期,从犹太教演化而来,却开放地接纳所有世人,并不只限犹太人群。创教之初,被犹太教众认为是偷盗的信仰异端,并伙同罗马各行省对之进行迫害。在颠沛流离中度过三个多世纪。公元313年,Constantine (君士坦丁大帝)颁布“米兰敕令”,宣布基督教在罗马范围内的合法性,他本人也在临终前受洗。公元380年,基督教终得以翻身,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随着信众人数的急增,教会势力也迅速膨胀。到了公元五世纪,西罗马帝国彻底分崩离析。虽然东罗马帝国还存在,但已经偏离欧洲中心,而且势力范围也在不断缩小。欧洲大部陷入权力真空,各部落首领和原有罗马行省的贵族势力之间,进入三百多年的战乱与纷争,分分合合。直到Carolingian(加洛林)王朝的Charlemagne查理大帝,统一大部分西欧。并在公元800年圣诞节,接受教皇Leo III(利奥三世)的加冕,查理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对于Holy Roman Empire(神圣罗马帝国)的解读,有人说这是西罗马帝国的重生;也有人说这不过是原来的Bararian(野蛮人)洗脚上田了。但罗马天主教会的势力继续壮大,资产继续积累,也逐渐放弃对羸弱的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依赖需求。

当时教会官员的任免,虽理论上属于罗马天主教会,却由世俗领袖们实际操控。由于主教或修道院院长可掌控的教会资产,世俗领袖能借任免或买卖职位来增加收入。主教或修道院长的受教程度高于大多数人群,又能参与世俗政务中,任命效忠自己的人或亲属也更利于统治。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更具有特别的任命教皇权,教皇又能为下一任的皇帝加冕。这样教会职位的世俗叙任,便可永不停止的周而复始下去。

罗马教庭内部,逐渐对世俗领主干预宗教人事任免权日益不满。最终激化出一系列事件,1075年,时任教宗的Gregorius VII(格利高利七世)开除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Heinrich IV(亨利四世)的教籍,而皇帝在内外交困,万般无奈下,只能赤脚站在冰天雪地里向教皇请求宽恕。当然,最后皇帝在取得军事胜利后,还是向教皇进行了无情的报复。不久后,出现的那场轰轰烈烈的“十字军东征”运动,却为天平的两边带来了不同的砝码。罗马教皇瞬间化身代表上帝的崇高精神领袖,能团结引领教众,伸张正义,解救圣地,打击异教徒。而各国的国王,领地的贵族们一夜间,变成了紧密团结在以教皇为核心的,随时等候差遣,冲锋陷阵的将士。无形中教皇似乎又跨界站上了世俗层面的领袖位置,但也让他(们)迷失了。

1303年教皇Boniface VIII(美好脸庞八世)与法王Philip IV(菲力普四世)之间的争执,导致教皇准备开除法王教籍,对法国的教区教职大撤换。但在教皇敕令还未实施前,法王在意大利的盟友,便冲入教皇住所,殴打并羁押了他三日,时年73岁的教皇不久死去。1305年,在Philip IV的操纵下,波尔多地区主教当选教皇,史称Clement V(克雷芒五世),1309年3月9日从罗马迁到阿维尼翁,小城当时并不属于法国,是教庭的属地。普遍看法是,教皇从此成了法王的人质,历时近70年,史称“阿维尼翁之囚”。

写到这里,似乎有种心力疲惫的感觉。想来过去的人物与事件,带给有念想的后人是牵绊太多。时空的距离以及思维模式的变迁,总让我有些许不知所措,却又充满探知的兴趣。看来想要穿越的路程会是很长的,不论过去和现在,都已各有其主。未来的主人翁,他们还在红旗下唱着歌。

回想当日的Avignon游荡,似乎并没有太多沉重的心情。火车把我送到小城时,天空倒是阴云堆积的,但潮湿的空气让我觉得凉爽,知道一会要下雨的。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道不算太高的皇城外墙,以及一座座间隔着的碉堡。外墙的箭垛之间的十字架射击孔,很别致。

来到Avignon的教皇宫内参观,首先看到的是整体模型。给人的印象是一座深宅高墙结构,配合碉堡式的防御工事。它的功能是供教皇起居的私密场所,自然不似公众教堂那般敞开大门广迎信众。后来,罗马教庭重返梵蒂冈,新建的宫殿也是类似形式,只是规模更宏大,装饰更华丽。如今梵蒂冈许多场所是对外开放的,成就了一个信仰、绘画、建筑的综合朝圣地。既为教庭带来经济收入,又体现进步开放。在现今思潮下,是互惠且合理的。可在一千多年前的Avignon却无法想像,那时教皇头衔上的光环是绝对神圣耀眼,超凡脱俗的。被称为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代表人物的Petrarch(彼得拉克)和Boccacio(薄伽丘),都曾在此盘桓过。而且当年的教皇也资助了一些绘画雕刻家,来此为宗教题材进行创作。但毕竟教庭停留期不足百年时间,所以存留的艺术作品相对较少。

从皇宫出来,沿着小巷不急不徐地穿行着,此时天空中已经飘洒起细雨。没有带雨伞的我,只顾享受着雨点的飘落。看到一处的街口有一些五颜六色的伞挂在两层楼高的位置,在这雨天的小巷中显得很有味道。有时看到一条深幽的小巷中空无一人,只将我的视线引向尽头,使我有了走进去的念头。飘落的雨水,是无声的,我也没让自己的脚步太急促,轻轻地走进去,不去打扰任何在此时享受宁静的人,树,鲜花,藤蔓,房子,街灯,招牌,石板路,。。。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我一定没想起这接班人或主人翁的故事,应该只是平静带着不够崇高的念头游荡着。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共 2 位会员
感谢 苹果叔 发表的文章:
陌上花开 (Dec 16th, 2017), Free Concert (Nov 7th, 2017)
旧 Oct 31st, 2017, 20:28   只看该作者   #4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声望: 90333562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秋光与西风的纠缠

那天晚些时分,我看到一幕奇特场景。经过一座教堂时,见到一位牧师,在几个手持蜡烛和十字架的随从陪同下,给八辆崭新的卡车洒圣水。当牧师把车身外部都洒过一遍后,一个司机把发动机盖打开,让牧师再给里面的引擎各处也洒点。似乎司机不太相信,万能的上帝所具有的保佑功能,能穿透表面深达内部似的。也或许,他们认为上帝,仅是个不会西班牙语的外国佬而已。

出游的时日里,总会随身带些其他人的游记。上面一段,来自美国旅行作家Paul Theroux的The Old Patagonian Express (1979)。此书是梁道长推荐,算是诙谐轻松一类。之所以喜欢,大约主要是我的回忆中Patagonia高原于我有特殊意义。三年之前的南美行,带给自己许多心境上的变化,心中还念着一个秋季去重游旧地。

清晨不到七点,从旅店去Nîmes车站。水槽中没有水的流动,原来喷泉夜间是停运的。不过水槽的内侧,安排有霓虹能变换色彩,拉出的两条长线,交汇在透视点的远处。霓虹的色彩流转,与四下里的黑色,交织成一种幽冥和诡异,仿佛在展现一种强大的吸引力,也或许是穿透力。四周出奇的静谧无声,几乎见不到任何行人,也没有树枝间鸟儿的跃动与鸣唱。脚下的步子虽在前进,心中却似有丝莫名的情绪不断积累,眼前也有幻觉时隐时现,从无形到逐渐清晰。在寂静无声中,听觉也开始使用敏感,去捕捉一些不确定的声响。在右脚后跟处,似有个声响渐渐出现并跟进着。我是该加快脚步,还是驻足回头看个究竟。心跳也开始局促增强,呼吸急促沉重起来。出发前的那个计较,一旦遭遇危急,先坐下点只烟,再。。。左手伸向口袋,却不自觉地还是回头张望去。原来是喷泉开启了,水槽里有水涌出。

Nîmes到Marseille(马赛)的火车,于一个多小时后到达。没在车站做过多停留,便按图索骥地前往老港。马赛是法国第二大城市,地处Rhône河入地中海处,年均日照时间长,降水偏少。每年冬春季,有一股干燥的Mistral(西北风),使这里的气候显得晴朗少雨。我所在的卡城,在寒冷的冬季,会出现从太平洋东岸吹过落基山强劲的干热西风。虽然两种西风成因不同,却也不免让我对马赛多出几分亲近感。另外,法国有一款以西北风命名的防空导弹系统。今天很是晴朗,却时值初秋,不确定是否也算有西北风效应?

出站不多远,看到一座凯旋门(Porte d’Aix)。网上资料介绍,为路易十六时期兴建,却赶上大革命风潮引起政权更迭,前后耗时五十多年。是比较典型仿古罗马风格,规模小于巴黎的凯旋门。时逢整修期间,无以近观,只远远看上几眼。经过马赛的古罗马遗址区和历史博物馆。结果又不巧,是时尚早,博物馆没开,只大略看了户外空地上的几处残垣断壁。

穿过街巷,进入Vieux Port(老港),顿觉开阔,明丽的阳光从半空洒落,眼前是一片海湾。港口内,密密匝匝地,停满各式小船和它们未挂风帆的桅杆。海水的咸腥气息,弥漫蒸腾在空气里。清澄湛蓝的天际中挂着些许白云,被阵阵秋风,拽曳着丝丝缕缕的,如绸带状。街道上很干静,在秋光投射下,泛着明幻和浸润。街边各色餐饮档,似是又一个彻夜未眠,忙碌地服务着早起的人群。不远处静静地矗立着一座摩天轮,在夜游的人群散去后,多少显得有些疲惫与落寞。街灯造型别致,針状竖立的灯杆,从3/5处向上,由十二只投光灯,螺旋扭绕一周,以实现全方位的覆盖。想夜暮下,老港街道的泛光效果一定很出彩。可惜只准备了当天闪进闪出的行程,没有老港逗留以观落日的计划。如果真要觉得遗憾,就留作下一次的惦记吧。

不知为何,忽然想找个地方坐下定一定神。大约眼前景致,在短时间内来得稍猛,应接不暇。反正不着急,停停看看,过会儿再走也不迟。相机中记录着一组组影像。在半空的阳光照耀下,有人凝神思索,有人向左看,有人向右看,有人戴墨镜,有人不戴;水面有船来船往,天上有海鸥飞来买去,有人荡起双桨,伴着海鸥翩翩飞舞的时刻,天蓝蓝的下面是水蓝蓝;路边有个简单的鱼市,一位大爷一边吸氧一边给顾客装袋收钱;一位小伙子再指着红色金枪鱼块对顾客介绍着;一个中年人往船下搬鱼,他的兄弟在织补鱼网;一船家坐在船上戴着墨镜,晒着太阳看来往人群,不知他的视线聚集何处,也猜不出他的心情,大约这只是个稀松平常的日子。虽我没把今天看成平常的日子,倒也没当成有重大意义的日子。史上所谓有重大意义的日子,都是后人事后追封的,当时当事者,基本玩的都是“跟着哄大爷和大婶”的套路,兴许压根没琢磨啥有关情怀的场景?所以今天鸟人的到此游荡之有何意义,也留给后世了。

老港的海湾两侧,由两座城堡拱卫着,北侧的Fort Saint-Jean和南侧的Fort Saint-Nicolas,修建年代大约是路易十四执政初期。本想先去南岸的圣尼古拉斯堡,再去北岸参观。结果东风不与,内部维修暂停开放。在门前略作盘桓,回头眺望海湾,满眼是清澄湛蓝,简单平和,不需什么特别名义或定义。城堡门前有辆白色Vespa,曾在Colmar见过一辆红色的双人版。这是单人版,身形显得 娇小,线条比较细润,多少有点不安与扭捏感。电影罗马假日中,公主带着记者街头骑行的是款老式Vespa。我倒是几年前搭乘过一次国产电动轻骑。

老港南侧的制高点是座海拔162米石灰岩小山,上面有座天主教堂,名称为Notre-Dame De La Garde(守护圣母圣殿),属新拜占庭风格建筑,建于19世纪中。钟楼高60米,顶部是圣母与圣子雕像,从市内和海上都能看到,据说更是海员们的保护神。是马赛吸引游客最多的景观。同在Lyon感觉一致,登高只为观景或也攒些脚步数。对于欧陆建筑风格,我更偏爱于传统哥特式或巴洛克式风格。一路拾级而上,边走边看,在一处街心小公园留下了许多逆光中的影像,雕像、喷泉、长椅、老人、鸽子、领带之类。在准备游记时,再看这些照片,却找不到当时的思绪是何种情状,似乎多是零乱。最终到达山顶,抬望眼处,似也有些壮怀激烈,满城入视野,影像中仍未能寻觅到一丝出彩处。

等到下山时,见到一只海鸥,顺着海风与山间激荡出的气流翻滚中,左冲右突、前仰后合、忽上忽下、随高逐低?鸥鸟不算名贵的鸟儿。雄鹰代表权力与强悍;鸽子代表平和与和平;仙鹤代表长寿与出尘;它们都会出现在画作中,传达象征意义。我不知海鸥飞翔能算成什么象征意义?当它进入正午烈日的光圈一刹那,我按下快门,算记录我的到此一游,也算写文章的常用手法,来个点题,鸟儿荡漾在秋光中,也表现出很尽兴的感觉。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共 2 位会员
感谢 苹果叔 发表的文章:
陌上花开 (Dec 16th, 2017), Free Concert (Nov 7th, 2017)
旧 Oct 31st, 2017, 20:29   只看该作者   #5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声望: 90333562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秋光里的前尘后世

英语中有个说法,dot the i's and cross the t’s,指英语书写的最后阶段,要为所有字母i加上点,t加上横线。这是传统正宗的套路,也指一丝不苟,善始善终的精神。我的英文书写没学到家。总按汉字习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笔顺写完,无从体验这种情怀。虽说,中文成语中也有画龙点睛,但那点太极致了些,是一招致胜之关键,可比性不足。2005年Steve Paul Jobs,在Stanford大学毕业典礼上那段著名演讲中的一个故事叫connecting the dots,也有关于点的说法。串联过往经历的点滴,成就脉络人生。他说的点与为字母i加点,或有互通或引申之义,不敢确定。生活倒的确是在经历过后,才可回望,才能把过往片断集成于点,进而更宏观或达观,明了点的相连途径。手持其他成功人士的蓝图,按他人的道路奔向小目标,估计只有感叹人生道路,为何越走越窄的份了。

清晨,在Rhône河畔漫步着,微风徐徐,多少觉得有些瑟瑟的寒。此时的天光尚未完全打开,天上被十几条平行航线划下痕迹,此外,并无多少云彩。昨夜应是繁星满天的,此刻的清冷似乎是昨夜的留存下来的。河水在此处有个近九十度的拐弯,延展出的曲线让河面显得很宽阔。凭着印象我想,这里应是那幅名画的取景处。只是运用的想像力或是幻觉?Illusional或Imaginary,哪个来形容现在的状态更贴切,都有点似是而非?

太阳逐渐升起,Rhône河的两岸,交叠在晨光与阴影中,有点阴阳脸感觉。不远处,屋顶上停着一只鸥鸟。当它腾空飞起时,在晨光映衬下,在明暗对比中,依稀有噗巴洛克油画作品中,时常出现的Chiaroscuro手法。它是飞在清晨的蓝天下,开阔而无它物,并非身处拥挤的暗室内,由烛火掩映出的影像。又恍然间想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产黑白电影中,特务的出场,总以脚下舞台灯光,反衬出其狰狞的面孔。后来渐渐明白这只是套路,如果过于恐怖,我便低下头或躲到父母身后。都说艺术是生活的夸张?或许这是教化青少年,从小培养同仇敌忾的初心?印象中,这种培养与教化对我是管用的,至少在年少心智未开之时。

Arles与Marseille,从现代发展角度比较,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马赛是国际化大都市,闻名世界。Arles译作阿尔勒,人口仅五万多。但Arles在古罗马时期的辉煌,却让马赛失色。有种观点说,是Arles城站对了立场,正确地选择了凯撒,而Marseille却错误地支持庞贝。最终,凯撒击败庞贝,至于是否凯撒因此记恨马赛,似并无佐证记录,便只是一种逻辑的可能而已。不过,Arles的确算是拥有了许多一线城市的公众设施,竞技场、剧场、跑马场、公众浴场等。只是,世上没有永远不倒的靠山,也没有永远不灭的帝国。

古罗马公共浴场,在当年帝国城市中,是重要的集会场所之一,主要为自由公民服务。现今世界各地保留下来的遗址并不太多。我猜想可能与基督教成为国教后,人们更加回归家庭与注重隐私有关。这类公共娱乐场所则被视为生活奢侈与糜烂。教堂虽然是公共场所,却是信众亲近上帝的地方,而且显得神圣、庄严、肃穆。这个浴场规模不算大,不巧又是时逢整修,无法入内参观。不过有趣的是,此澡堂以君士坦丁大帝冠名。大约为纪念大帝曾在此生活战斗过,给当地人民留下了福祉。至于大帝,是否曾在此沐浴过,就无可考据了。想来,并不妨碍它成为当地人民的骄傲吧。记得我年少时,去过父亲单位的职工澡堂。那是为单位里所有无产阶级职工提供的。那时,大家都比较无产些,无法在家将洗。我还曾写过些文字怀念过那段经历。而在拜占庭统治下,传统的土耳其浴被视作古罗马浴场及洗浴文化的一种传承。看来日后游荡规划,土耳其行可以之为名。平心而论,个人还是很喜欢公共大澡堂那种氛围的。

继续沿河岸行着,各式场景不急不徐地出现。随手记录中有路旁的窗花,叫得上名字的或叫不上的;雕像,完整的或残破的;涂鸦,中规中矩的或随意而为的。在延伸的小巷内,平静似乎是主调,偶有人穿行其间,为空气中添得几分流动。天光的明媚是肆意地,在屋顶、侧墙上泛滥着。随着街巷的延伸曲折,时而会走进阳光里,时而会进到阴影中。在灼烈与清凉交替中,从各个角度或层面,去感受各式型形色设。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只是当时没想太多。后来,碰上一只诡异的黑猫,跳下山墙遁去,一只行色匆匆的黄狗迎面而来。漫画系列Les Aventures de Tintin中的丁丁开香槟的形象,被人贴在墙上。一直觉得丁丁历险记系列对三毛流浪记是有决定性启发的。

城中心处的竞技场和剧场,以背靠背模式布置,四周民居相对地势更高些。竞技场外有一片很大的宣传栏,用法英德西四种语言,介绍法国国家和地方政府,为拯救与保护南法地区多处古罗马遗迹所作的投入。文档中展示了文物工作者对遗迹现场,所进行的分门别类、采样、分析、建档,而后制定与实施整体修整规划。尽可能呈现遗迹原有风貌,最终安全和完整地展现给参观者。竞技场的整修仍在缓慢地继续。剧场,这边则显得相对平静。与Lyon见到的情景类似,看台呈半圆形阶梯状,舞台部分仅残存了几根柱子,绝大部分结构已损毁。想这“修旧如旧”的概念,应是有一定数量和比例的“旧”依然存在,才可加以修补。如果实在扶不起,就只能摊在地上,让大家以虚拟的方式构建想像了。

时间,是人类发现或发明的一个概念。幼年时只有粗浅认知,只能随年龄增长,逐渐建立从无形到有形。现在我们也知道,用时钟运转认同它的存在,也程式化地认同周遭的变迁,便是时间演进的明证。而在文学作品中,我们用或美好或凄凉的言词来形容它,能让人或奋进或感伤。时间与影像层叠交错,又渐渐斑驳,最终徐徐剥离。尽管我们拥有“先进”的技术号称能“重现辉煌”,却终究物是人非。当年,凯撒或君士坦丁大帝的情怀,或许我们永远不能懂。甚至就连他们的样貌,也无法确定是否果真与存世的雕像毫厘不差。一如技术再高超绝伦,也无法用画笔绘尽千里江山。其实能承认自我的浅薄无知,在此时显得比人定胜天的豪情,更虚怀若谷,也更有传统美德些。

竞技场周边一些纪念品店门前,摆着各式明信片,城市风貌类较少,更多的是梵高的油画作品类。惭愧得紧,对于梵高的作品,一直不大能欣赏。各类于他作品与他个人经历的解读,倒也算有所了解。但我想,艺术欣赏是强求不了的。很佩服他于绘画的执着,Arles碰巧是他曾经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前面提到的Rhône河畔星空,还有街边的咖啡店,也被按照画面的模样仿制了下来。不过,我倒没有把梵高作为Arles行的主要目的。

法国是个很能革命的国家,曾涌现出许多革命先烈。他们在建立共和的道路上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一次次与封建反动复辟势力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迎来共和的诞生。在法国境内,几乎所有城镇都有纪念共和的广场,随处可见的是Liberté, Égalité, Fraternité宣传口号。想来,是希望广大人民能继承革命先烈的光荣传统,为捍卫这来之不易的革命果实而奋斗。

Arles也有这样的广场,中央是一座方尖碑Obélisque d’Arles,高约20米,是四世纪古罗马时期的遗物,由产自小亚细亚的整块红色花岗岩制成,不同于众多埃及方尖碑,这个碑上没有任何铭文。当时是君士坦丁二世时期,树立在Arles跑马场正中。六世纪跑马场被废弃,此碑也倒塌断成两截。十四世纪被重新发现,直到1676年被修复并重新树起,革命的反复让此碑基座的装饰几经更迭。好在没有哪拨革命者把再次砸烂。广场一侧的St. Trophime教堂是旧罗曼式风格的经典,包括西侧正门的雕像群,以及后庭回廊中的柱头雕都是广为称颂的。倒是内堂有一组浮雕让我印象更深刻一些。

已是正午时分,在方尖碑下的喷泉旁坐着会晒晒太阳,也可看看街景。不远处,一位男子坐在一条长椅上拉着手风琴,只见他戴着墨镜,身前放着一只小竹篮,身体随着乐曲和风琴而前仰后合,很享受的样子。上次在Colmar也曾见过一手风琴演奏者,不过当时有种出工挣工分的感受。在离演奏者不远的小店铺门口,一家四人坐在台阶上吃着刚买的快餐。广场上也不时有鸽子飞来飞去,没见到有白鸽,很是平和的样子。

一阵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冲破了此刻的宁静。一辆黑色HD摩托驶入广场,让我转头把镜头给了车手。中年大叔,黑头盔、墨镜、黑白混杂的胡子,一个双肩背。出发前曾看过一法国电影Avis de mistral。曾经的法国硬汉大叔Jean Reno演的,英文名叫普罗旺斯之夏。里面曾有一段大叔大婶跨上尘封的HD摩托,重温曾经的轻狂。不由得在想,难道这算是过去片断或记忆点的一条连线吗?前尘这词让我很迷惑,是之前还是眼前?后世中的后,是身后还是今后?如果过去都能连上了,是不是也该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啥的?也好继续向前,边走边看?望前途可是一路烟花红尘,抛不抛下身后的世界且从长计议。思绪在迷乱中,听到发动机声又轰隆隆地远去了。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共 2 位会员
感谢 苹果叔 发表的文章:
陌上花开 (Dec 16th, 2017), Free Concert (Nov 7th, 2017)
旧 Oct 31st, 2017, 20:36   只看该作者   #6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声望: 90333562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待续中。。。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Dec 16th, 2017, 15:37   只看该作者   #7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声望: 90333562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Arles的几张照片

大叔—1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482/37973174476_60bb1825fc_b.jpg
大叔—2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483/37995978492_38c5704429_b.jpg
大叔—3(王家卫的兄弟?)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478/26250762189_82edf53dc3_b.jpg
一组群雕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502/37995968112_0a8315cf07_b.jpg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旧 Dec 16th, 2017, 15:40   只看该作者   #8
苹果叔
自在鸟人
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级别:61 | 在线时长:4041小时 | 升级还需:51小时
 
苹果叔 的头像
 
注册日期: Jul 2004
住址: 黑鸟乐园
帖子: 4,311
积分:253
精华:53
声望: 90333562
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苹果叔 has a reputation beyond repute
Talking 一组街巷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509/23990846988_a08b5a2d67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506/37795058596_5b38f87d83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493/23990832948_ed23bbfb19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513/37811749942_b5713ab70b_b.jpg
https://c1.staticflickr.com/5/4489/37585610710_951ab906ce_c.jpg

此帖于 Dec 16th, 2017 17:25 被 苹果叔 编辑。
帅哥 苹果叔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感谢 苹果叔
此篇文章之用户:
儿童画 (Dec 25th, 2017)
发表新主题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不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所有时间均为格林尼治时间 -4。现在的时间是 04:50

请尊重文章原创者,转帖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凡是本站用户自行发布的任何信息,皆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华枫网站不确保各类信息的正确性和可靠性,也不承担由此而导致的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以及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1999-2018 Chinasmile